望江阁楼

望江阁楼

成都望江公园有座著名的古塔,二楼上有前国防部长张爱萍题的名字“崇丽阁”的匾一块,最近去了几次望江公园的薛涛博物馆,几次登临崇丽阁,看着府河对岸的地铁工地,往事历历在目,不禁浮想联翩。

1986年10月2日,大学刚毕业的他才21岁,上班不久一切都很新鲜。国庆放假母亲带他去走亲戚,到了火车北站一条小溪旁的隔房舅爷家,正好三个小表妹也在外公家玩,于是四个人就耍到了一起。
因为他以前没有见过这三个表妹,所以就相互介绍,三个表妹一个13岁、一个12岁、一个6岁,都在上学。大表妹在西城区少年宫舞蹈队领舞,二表妹在东城去少年宫舞蹈队领舞,她们两个要比赛看谁赢了,胜者代表成都市参加省里的比赛。
“不管你们哪个队赢,都是我的表妹赢!”表哥这一说,把三个表妹都逗笑了。

三个表妹平时在一起玩的机会多,有她们习惯的玩法,今天不同了,有一个令她们都很佩服甚至有些崇拜的大学生表哥,四个人一起可以有更好的玩法。
“我们来逮猫儿!”二妹提议。
“好啊!”大表妹应和。
“我也好久没有逮过猫儿了,以前小时候经常玩,非常好玩的游戏”,表哥说。
三妹没有表态,因为她太小,往往都是跟着两个姐姐,姐姐玩什么她就跟着玩什么。

小溪旁边有一组农民新居的工地,这是“逮猫儿”最好的地方,于是四个人剪刀石头布,结果大妹输了,她负责逮猫儿,其他人藏猫儿。
第一次藏猫儿,因为三妹年纪小,跑不快,还没有藏好,已经被大妹看见了,所以三妹马上就被逮住了。二妹和他因为跑得快,都安全“进框儿”了。
三妹不乐意了,非常抱怨的说:“这不公平,你们大,跑得快。我小,跑不快。”
三妹一副想退出游戏的样子。
“这样吧”,他对三妹说,”下次你跟着我,要跑的时候我抱着你跑。“
“好啊!”三妹立刻显得兴奋起来。

于是四人重新剪刀石头布,这次是二妹输了,二妹负责逮猫儿。
三妹被他牵着手去藏猫儿,“进框儿”的时候,他抱着三妹飞快地跑起来,也安全的“进框儿”了,三妹因为胜利了高兴的拍起手来。
这次二妹一个猫儿都没有逮着,所以下次她继续“逮猫儿”。

一个下午的“逮猫儿”游戏,让四个人兴奋了好几天,都想着还有机会再玩。
可是后来再也没有合适的机会在一起了。
四人再次见面已经是十年以后的1996年的夏天。这次是因为一个老者的祭日亲戚聚会他们才重逢的,四个人见面后也是格外兴奋,相互之间有说不完的话,因为聚会的原因没有太多的说话时间,正好第二天是星期天,四人都有空,于是邀约次日到成都望江公园再聚。

经过十年时间,三个表妹出落得十分靓丽,表哥已经31岁,正是风度翩翩的年龄。大妹23岁已经结婚并生了一个孩子,二妹22岁也快要领结婚证了,亭亭玉立的三妹16岁正在读高一。
他们从薛涛井路过硕大的白果树,走到“共一楼”的一楼露台,表哥讲起了他短暂不幸的婚姻。原来他刚结婚不久就离婚了,他用婚礼收的剩余礼钱买了一台486电脑,他说“将电脑当成老婆”,和电脑结婚,现在成天和电脑在一起。
“你神经病!”大妹嗲骂表哥,“你这么好的条件,应该找个好嫂子。”
“好什么好?厂里不会重用我的。”表哥说了他和领导关系不好,不会重用他的,他只有每天将主要精力用在电脑和互联网上,希望哪天利用网络知识东山再起。

在风景如画的府河边的古典秀楼里,一个大帅哥对着三个大美女说话,游人以为是在演戏,观察敏锐的表哥看着游人的目光,想找个清静一点的地方再聊,就对三个表妹说:“我们上楼吧!二楼也有一个露台。”

于是四人上到二楼,来到二楼的露台。二妹看到露台,像个小型的舞台,就想起小时候参加表演的情景,她马上站到露台的中央,一副要报幕的样子。
表哥知道她们对他的故事和电脑及网络不感兴趣,就转移了轻松的话题。
“大妹你和谁结婚呀?未经过我同意还生了一个孩子?”表哥调侃地说,“你应该嫁给我!”
“表哥她不能嫁给你,因为有血缘关系。”二妹认真的说。
“可以的!”三妹更认真的说,“我们和表哥是三代以外的隔房关系,根据法律是可以结婚的。”别看三妹才16岁,居然知道这些法律规定。
“可是我已经结婚了,表哥:你没有机会了!”大妹幽默地说着。

“那二妹你嫁给我!”表哥见大妹不成,又转移了目标,看着二妹说。
“我也不行”,二妹红着脸说,“我虽然没有领结婚证,其实相当于已经结婚了。”
“好啊?你敢未婚同居!”表哥有点生气地叫道。
“啪”地一下,大妹拍了一下表哥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再逼迫二妹。大妹看得出表哥一直都很喜欢二妹。

眼看大妹二妹都不行了,表哥转头对三妹说:“那三妹你嫁给我!?”
“我还小!”三妹骄傲地说,“我的成绩比两个姐姐好,我要像你一样考大学。”
守着三个大美女,表哥一点希望都没有,不免有些垂头丧气。于是三个表妹都一起说好话安慰安慰他。

从“共一楼”下来,他们四人上了崇丽阁,他问三个表妹有没有上过塔的楼上,她们都说没有上过,问她们“想不想上去看看?”
“想!”三个女生异口同声地回答。
于是表哥找到公园的一个熟人,这个熟人偷配有崇丽阁的钥匙。表哥和他说好让他们四个偷偷上楼,让熟人把门锁好,三个小时后再来开门让他们下来。

上到崇丽阁的楼上,表哥说要给三个表妹讲薛涛的历史知识,三个表妹都只知道薛涛是唐代的著名女诗人,其他的知道不多,但是都很感兴趣,都很想听听看表哥怎样讲。
十年不见,他们之间都有很多话可以说,四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三个表妹总是争先恐后的要对表哥说,于是表哥想了个办法,就是一个一个的说,他告诉三个表妹,现在假设回到唐代,边关将士或者节度使征战回来,要拜访薛诗人,看三个表妹扮演诗人如何接待。
“现在大妹就是二楼的阁主,二妹是三楼的阁主,三妹是四楼的阁主”,表哥兴致勃勃的安排着,“每个阁主给一个小时的时间,要接待好凯旋的客人。”
“好啊!”三个表妹一起回答。

俊男美女在一起的事情,被人知道难免会引发风流闲谈。表哥知道他上班的单位就在望江公园附近,要是被同事知道了,会说他又是一夜风流去了。
转而一想,星期天大白天的事情,说一夜风流不准确,最多说“一日风流”。

依娃 16:45 2017-12-10

转载请注明:《望江阁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