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bad-萨福诗选(30首)

萨福诗选(30首)
诗歌 译作
张文武 发表于:
《诗歌月刊》2009年12期
萨福(约前630或612~前592或560)被柏拉图赞为缪斯附体,足见其诗歌境界。萨福被用作女同性恋的代名词,Lesbian与Sapphic等均源于萨福,她被近现代女性主义者和女同性恋者奉为鼻祖。

萨福

1.都怪阿芙洛狄特

没用的
亲爱的妈妈,我
不能
织完了
你要
怪阿芙洛狄特

尽管她很温柔

她差点儿
要了我的命
她爱上了那个男子

  1. 词语

尽管它们
只是气息,我运用的
这些词语
将会不朽

3.致阿芙洛狄特

你知道这个地方:那么
离开克里特岛到我们这里来吧,
我们在最美好的果树林边
等着你,就在那专属于你的

领地;香气
在圣坛上升腾,清凉的
溪水的潺潺声穿越

苹果树枝,娇嫩的
玫瑰花丛遮盖着地面
颤抖的叶片陷入

沉沉睡梦中;草地上
春花朵朵,马儿们
皮毛光鲜,小茴香的气息

弥漫在空气里。女王!塞浦路斯!
将我们的金杯注满爱
搅出清冽的众神之酒

4.致安德罗米达*

那个乡下姑娘迷惑了你,
她穿着乡下人的衣服
也不懂得
把那些破布拉到脚踝上面。

(注:安德罗米达,Andromeda,希腊神话中的埃塞俄比亚公主, 后与珀尔
修斯[Perseus,宙斯之子]结婚)

5.致士兵的妻子

致萨迪斯士兵的妻子:

有人说骑兵团,
有人说步兵团,还有人
坚持说,海军那疾飞的船桨,

是这黑暗的土地上
最美的景观;但我要说,
只要是你爱的,都是最美的。

道理很简单:难道
海伦没有——她看遍世上
的好男子——把那个

断送了特洛伊荣誉的人
当成自己的最爱?
她跟随他的意志,背弃
自己的种族,自己的孩子,
和他一起远走他乡。
所以,安纳托利亚,尽管你

在远方忘了我们,
你那可爱的脚步声
你眼里的闪光

比吕底亚骑兵的光芒
和那全副武装的陆地步兵的踏步
更能打动我

6.而他们的脚在移动

而他们的脚在移动
富于节奏,就像
克里特少女的脚
曾经围着

爱的圣坛舞蹈,在平坦的
开满鲜花的草地上
踩出一个圈

7.睡吧,亲爱的[又名《克里斯》,疑为残篇]

睡吧,亲爱的
我有一个小
女儿,名叫
克里斯,她就像

一朵金色的
花儿
我不要
任何富庶的
王国,和附加的
爱,因为她

……

不要问我该穿什么
我没从萨迪斯*
给你带来我曾经戴的这种
绣了花的束发带,
克里斯,
我的母亲总是说
在她那个时候,扎在头上的
一条紫色的丝带就被看做
非常奢侈了

而我们的发色较深:
一个姑娘家
如果她的头发比火炬的
颜色要黄,她就不应该
戴别的头饰,而只能戴鲜花

(注:Sardis,古吕底亚王国的首都)

8.没有预兆

没有预兆
就像旋风
袭击一棵栎树那样
爱撼动着我的心

9.梦中的塞浦路斯*

梦中的塞浦路斯,
紫色头巾的褶皱
遮住你的
双颊——

提马斯曾派人
从福西亚*送来的
一个羞怯的礼物

注:
*塞浦路斯:Cyprian,女神维纳斯的故乡。
*福西亚,Phocaea,小亚细亚西部的一个古代爱奥尼亚希腊城市,位于爱琴海上、今天的土耳其境内,公元前 1000—公元前600年是一个重要的海港城邦。但在公元前540年被波斯人围攻后败落。

10.是缪斯们

是缪斯们
让我
拥有荣耀:她们
把自己的技艺传授给我

11.是的,阿缇斯,也许你是对的

是的,阿缇斯,也许你是对的

即使是萨迪斯的
安纳托利亚也会经常想起我们

想起我们在此共同度过的时光,你就像
那女神的肉身
你的歌唱最能取悦她

此刻,她傲立于吕底亚王国的
那些女人中间,如同日落时分
升起的闪着红光的月亮

被众星围绕;
她的光芒均匀地洒向
咸咸的海面和铺满鲜花的原野

甘美的露珠降落于大地,滋润着
玫瑰、纤弱的百里香
和盛开的美丽的三叶草;她徘徊着

漫无目的,想起温柔的
阿缇斯,她的心不断
下沉,小胸脯装满了渴望

她高声呼喊:回来吧!我们知道,
黑夜中有一千只耳朵听到了这呼喊,
它在分隔我们的闪光的海面上回荡

12.是你说的,阿缇斯*

是你说的,阿缇斯

“萨福,如果你不
起来,让我们看看你
我将永远不再爱你!

“起来,解开你的腰带,
撩起你的开俄斯睡衣
然后,像一枝百合般斜躺

“在泉水里,在水中沐浴。
克里斯*从衣柜中
拿来你最好的

“紫色礼服和黄色长衣;
你将戴上斗篷
和花儿做成的王冠……

“布拉克西诺亚,我的孩子,你能
烤一些坚果给我们当早餐吗?众神中
有一位正在施恩于我们:

“今天,我们终于要去
米提林尼了,我们最爱的
城市,和萨福——那座城里

“最可爱的女人一起;她将
走在我们中间,像一个母亲
被她的女儿们围绕着,

“当她从流放地返回家乡……”

但是你忘记了这一切

(注:阿缇斯:Atthis,众神之母赛比利[Cybele]的配偶)

13.春日黄昏

春日黄昏里
满月照耀着:
少女们围成一圈
就像围绕着圣坛

14.无言

她一句话也不对我说

坦白地说,我真希望自己死掉。
离开时,她久久地

哭泣;她对我说:
“必须忍受这分离,萨福。
我也不愿离去。”

我说:“走吧,高兴点儿
但是请记得(你很清楚)
你要离开的人儿,她已被爱拴住

“如果你忘了我,想想
我们送给阿芙洛狄特的礼物
和我们曾经分享的爱情

“那些紫罗兰花冠,
那些玫瑰花蕾织成的穗带,缠绕在
你脖子上的莳萝和番红花

“没药树脂倒在你的脑袋上
坐在软垫上的少女们
她们渴望的一切都围绕在身边

“然而没了我们的声音
没有人唱歌,
没了歌声的春天,没有树林会开出花朵……”

15.敬畏她的光芒

在美丽的月亮旁边
星星们遮住了自己
明亮的脸
它们敬畏月亮的光芒
当她
在最圆之时向大地
洒下银辉

16.我没什么可抱怨的

我没什么可抱怨的了
金色缪斯们
给我的幸福
不会骗我:死后,
我不会被人忘记

17.我拿起我的七弦琴

我拿起我的七弦琴,说道:
来吧,这来自天国的
龟甲,变成
一个会说话的乐器吧

18.也许你会忘记

也许你会忘记,但是
让我来告诉你:
将来的某个时候
有人
将会想起我们

19.他不止是一个英雄

他不止是一个英雄
他是我眼中的神——
那个被许可
坐在你身边的男人——他

亲密地听着
你那甜蜜的
低语,那迷人的

笑声,它令我
心跳加速。如果我突然
遇见你,我将无法

言语——我的舌头断裂;
稀薄的火焰在我的皮肤下
奔涌;我将失明,

也只能听到自己双耳
发出的嗡嗡声,我汗如雨下;
战栗遍布我的身体

脸色变得比枯草
还要苍白。在这样的时刻
死亡离我不远了

20.以他的毒汁

以他的毒汁
无法抗拒地
苦乐参半地

让我四肢
瘫软,爱

像个爬行动物一样
将我击倒

21.停在我的床边

她停在我的床边
穿着金色的鞋子
黎明,用第一道光
唤醒我

22.向帕福斯的圣女祈祷

戴着五彩花冠的阿芙洛狄特,
神的永恒的女儿,
陷阱的制造者!求求你,不要

让悲痛来吓唬我!来吧,
就像以前那样,听到
我遥远的呼喊,哦,你一边聆听

一边跨出父亲的家门,
登上你的金车,驾着雀儿从天上驶来,
它们那长着厚厚羽毛的美丽翅膀

在空中划行,载着你
顷刻间将光芒
带到黑暗的人间;然后,你,

神圣的你,露出那永恒的笑容
问我,是什么让我再次
呼唤你

而我那狂乱的心
最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我要
把谁劝回到

“你的爱之怀抱?萨福,谁
错怪了你?
让她走吧,她很快就会回来;

“如果她不接受礼物,
有一天她会赠出礼物;而如果
她不爱你——她很快就会

“爱你,尽管不情愿……”
如果你曾经这样——请再次到来吧!
让我摆脱这种煎熬!

我心里最渴望什么事情发生,
就让什么事情发生;请你
做我身边的救星吧!

23.告诉所有的人

告诉所有的人
今天,此刻,我将
优美地歌唱
为了让我的朋友们快乐

24.在她们成为母亲之前

在她们成为母亲之前
勒托和尼俄伯
已经是
深爱彼此的朋友

(注:
*Leto,希腊神话中的勒托,被宙斯所爱,与其生Apollo和Artemis。
*Niobe,希腊神话中的尼俄伯,她的十四个儿子因自夸而全被杀死, 她悲伤不已, 后化为石头)

25.守夜

今夜我守着
月亮,
七姐妹*
下沉了

此刻,夜已
过半;青春
溜走;而我

独守空床

(注:七姐妹,Pleiades,[金牛座的]昴宿星团,普勒阿得斯的七个女儿。)

26.悲伤的声音

我是否必须提醒你,克里斯:
那些悲伤的声音
不适合
诗人的家庭,

而它们也不适合
我们的家庭

27.我们应该欣赏它

我们应该欣赏它
至于那
挑毛病的人,愿愚蠢和
悲伤吞噬他!

28.我们很清楚

我们很清楚
死神是个魔鬼;
众神可以
作证;他们也
愿意死去,如果死亡
是个好东西

29.我们把骨灰瓮放到船上

我们把骨灰瓮放到船上
瓮上刻着这样的文字:

这是小提马斯的骨灰
她的未嫁之身被送往
冥后珀尔塞福涅阴暗的卧室

她离家如此遥远,
为了哀悼她,和她同龄的
姑娘们,拿着新开刃的刀子
割掉她们柔软的鬈发

30.我当然爱你

我当然爱你,
但如果你爱我,
娶个年轻的女人吧!

我不能忍受
和一个年轻的男人
一起生活,我老了
© 版权声明:
本译作版权属于译者张文武,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推荐最后更新 2010-09-17 22:41:28
德国jojo
2012-02-04 08:45:10 德国jojo (人如风后过江云)
虽是从英文转移的,不合时宜的明快风气也被就这样带了进来,也许会被骂作不古典。但“我不能忍受/和一个年轻的男人/一起生活,我老了”这种翻译还是颇快意。

马里兰乐园园长
2012-02-09 20:39:36 马里兰乐园园长 (Alle Lust Will Ewigkeit)
求萨福的《王冠》

转载请注明:《tribad-萨福诗选(30首)

2 人吐嘈

  1. talkasme 文章作者

    《“萨福”:一个欧美文字传统的生成》
    三联书店
    田晓菲 编译
    10月30日重阳,收到孔网1种:
    《希腊女诗人萨波》周遐寿编译。上海出版公司,“文艺复兴丛书第一辑”。1951年8月初版。原价8300元,现从迎风而舞处购价150元(含邮挂)。
    此书期盼久矣!编译者“周遐寿”,即周作人,由他来翻译介绍古希腊的女诗人萨波(现通译“萨福”),无论从学术标准还是从我个人的倾慕推崇来说,都是“两全其美”于一册的;何况,这书还有一点使我特别感念的因缘,遂不惜高价而聚之。
    先从其翻译背景谈起。1949年,是中国当代史上一个极为重要的转折年份,于周作人生命历程亦然:据张菊香等编著、天津人民版《周作人年谱》,这年1月26日,他被保释离开南京老虎桥监狱,结束了牢狱生活。次日,他即与友人尤炳圻往上海,居尤宅。8月12日,与尤乘火车离沪,8月14回到北京,此后居京直至去世。
    小住沪上的185天里,周作人经历了上海的解放(5月),在天翻地覆的变动中,在对个人未来出路的思量和选择中,他仍继续文字生涯,这一期间最重要的成果,应该是这册《希腊女诗人萨波》。据《周作人年谱》:他从7月20日开始编译,7月29日译毕;8月2日作《序言》,8月4日将此书编好;8月5日校阅,同日与尤炳圻约定同往北京。
    当然,编译此书并非周作人客居无聊的一时意兴。《序言》说:“介绍希腊女诗人萨波到中国来的心愿,我是怀的很久了。”早在1911年左右,他就为之发表了一篇《希腊女诗人》。此后不时在文中记之译之(如收在《周作人集外文》里、1914年作的《艺文杂话》,收在《异域文谈》里、1915年作的《希腊女诗人》,收在《谈龙集》里、1923年作的《希腊的小诗》和1925年作的《希腊的小诗二》,收在北新书局版《自己的园地》里、1926年补缀的《希腊女诗人》,收在《看云集》里、1931年写的《蔷薇颊的故事》等);也不断搜求有关萨波的书籍,其中,英国人韦格耳的《勒斯婆思的萨波——她的生活与其时代》,甚得周作人欣赏,因为此书“很致力于时代环境的描写”,便于对萨波“知人论世”;又解决了萨波作品“所存多是断简残篇,难成卷帙”的问题(原著“把萨波遗诗之稍成片段的差不多都安插在里面,可以说是传记中兼附有诗集,这是很妙的办法”)。但“全书太繁冗”,周作人做的编译工作是:
    其一,在原著中摘译了6篇;另“有可补充的材料收入各篇后附录甲中”;然后取原著所收诗歌80余节(萨波作品“十九收罗在内”),列为附录乙。
    其二,在将原诗英译本译成中文时,逐一对照希腊原文的集子进行校订(自承“此系原诗真面目,可资参考处当不少”);又对于人名地名的译音,除部分早有通行译法外,其他也“勉力以中国字去表现希腊语音,不用第三国读法。”
    其三,自行撰写了一篇全面概述性质的《关于萨波》,置于全书卷首。
    如此,周作人终于较全面地把这位“《诗经》时代的女诗人”介绍给国人,“聊以了我多年的心愿,可以算是一件愉快的事。”(上引文摘自《序言》、《例言》)
    但是,此书在两年后的出版,还需借助一个人的主动支持,这就是我前面说的书外可念之缘。周作人晚年写的《知堂回想录》之《我的工作(一)》,记这本“介绍萨波遗诗为主的评传”,说:“我对于这书觉得很是满意”。最后回忆出版经过:“书编成后将原稿托付康嗣群君,经他转交给上海出版公司,后来郑西谛君知道了,他竭力怂恿公司的老板付印,并且将它收入他所主编的文艺复兴丛书里边。古来有句话,索解人难得,若是西谛可以算是一个解人,但是现在可是已经不可再得了。”
    ——不独周作人,我这旁人对此也甚是感怀,在早几年写的一篇长文《周作人古希腊译事小摭》中,曾专门将这段关系拈出:周作人和郑振铎昔年同声气共创事,此后各走上不同的文学道路,直至出现相反的立身选择。但彼此仍“有一种共通的地方”,那就是对希腊神话的兴趣。抗战胜利、周作人被捕后,郑振铎写了一篇客观公正的、既义正辞严又有厚爱善意的名文《惜周作人》,当中提到周氏“对于希腊文学的素养也是近人所罕及的”,提出了一个“保全他”的方法:“囚禁着他,但使他工作着,从事于翻译希腊文学什么的。”到解放后,两人地位悬殊,但郑振铎在这本《希腊女诗人萨波》的出版上、在《伊索寓言》的翻译上,都一再给周作人提供帮助。——道不同矣,但至少在古希腊这一共通点上,二人还是知心的,不负当年之交。上引周作人在郑振铎去世后写的那段回忆,末一句“但是现在可是已经不可再得了”尤其平实得朴讷,然而有无限的深情,也有言不能尽的寂寞。(这番意思,后来我还曾写过一篇独立的《记得曾在古希腊的握手》。)
    所以,我一直希望读到此书,除了因为当中译者的心愿、编译的用心和翻译的背景外,还因为它印证了旧友之谊。我觉得郑振铎的所为,不仅是“对书不对人”、“不因人废书”等等,而是一种难得的的情义:人世苍茫,挥手自去,然不忘旧好,珍惜对待,并以实际行动相和应,表达了一点珍重。如此有情有义,最为我所注重。
    原书只印了3000册即绝版,存世稀少。所以我在2000年初写的《周作人古希腊译事小摭》里,便特别呼吁希望看到其重印。可是这些年来,周作人的翻译作品已重新出版了好一些,却始终未闻此书音讯。今书缘终至,实感欢喜,亦恰为重阳念远怀人之属也。
    当然,前面谈的只是译者和书外的故事,但该书的内容——我所倾慕的古希腊之伟大女诗人——也是极让我欢心的。
    中国翻译和研究萨波(萨福)的最新成果,是三联书店2003年12月出版的《“萨福”:一个欧美文学传统的生成》,由田晓菲编译。该书极佳,我曾撰《带回曙光散布出去的紫色花儿》记之(兼及萨福)。它选译了萨福诗作113首,收录西方历代相关的诗文20篇,书前并有作者详尽介绍萨福的《引言》,还插录了一批图片。其中译诗部分有独立成篇的“译者注”,其特点一是文艺评论,二是附录、分析了中西诸家的译文——这些内容大有汇集之功,尤为我所激赏,特别是她对周作人翻译萨福的爬梳。田晓菲还在《引言》里说,她当初就是“因为看了周氏的(萨福诗)译文,深为其素朴优美感动,才发心翻译古希腊诗歌。”又说一直想找周氏编译的《希腊女诗人萨波》,但未如愿。——此亦本是我的怅怅,如今我终于如愿,不知田晓菲找到了没有。
    顺便说一下,田晓菲书中展示的萨福诸多中译,尚有一些大家手笔遗漏,如杨宪益译《奥德修纪》所附的萨福诗9首;又如我前阵子看《洵美文存》,原来邵洵美也钟情于萨福(他译作“莎茀”),有文谈之,并自述译过萨福诗30余首,似也为田晓菲所未注意。
    最后,从这本《希腊女诗人萨波》里,随手拾取两个周作人译的萨波诗句,以志其书:
    “你来了,那很好,因为你已经来了……”“来吧,我的神圣的竖琴,发出声响来吧。”
    萨福的“蔷薇指” – [书读一半]
    Tag:
    萨福诗娄伯第九十六首,有两段景色描写真是十分的好。在《“萨福”:一个欧美文学传统的生成》中,田晓菲的译文是,
    “在落日时分,蔷薇指的月亮
    压倒了所有星辰,照耀盐海,也照耀
    花深似海的平原:
    露水优美地倾泻,
    蔷薇怒放,柔弱的
    细叶芹和开花的苜蓿。”
    依上文看,萨福借了“蔷薇指的月亮”用以形容她喜爱的一个女子,这些景色并非实指。但这一番景色在六行之间即从极阔大转而化为极幽微,两种迥然不同的美同时写来却是浑然一体,确是美到了极处。
    不过“蔷薇指”一语初读来,有点费解。田晓菲对此注解说,“蔷薇指,本是荷马对黎明的描述,这里却被萨福用来描写月光,呈现出奇特的效果。”只点明了出处,含义也不很明确。
    手头有《奥德修纪》杨宪益译本,翻开查了一查。书中几乎在提及曙光初现的每一处,都用了这么一个句子,“当那初生的有红指甲的曙光刚刚呈现的时候”。在《奥德赛》陈中梅译本里,这句话则被译为,“当年轻的黎明,垂着玫瑰红的手指,重现天际”。“红指甲”与“玫瑰红的手指”应该就是田晓菲的“蔷薇指”了,不过蔷薇那样颜色的到底是手指还是指甲,似乎依然没有答案。也许是年代久远,两者皆可罢。
    田晓菲将这个字眼译作“蔷薇指”,我略嫌有些叫人读了摸不着头脑。当然杨宪益的“红指甲”也未必就可以照搬来:用来比喻曙光,“红指甲”还过得去,因为指甲的光泽与曙光相仿佛,但形容柔和之月光就不适用了。“玫瑰红的手指”不用说了。
    后面还有一句“蔷薇怒放”。读到此处,想起废名《三竿两竿》一文中说,“苦茶庵长老曾为闲步兄写砚,写庾信《行雨山铭》四句,‘树入床头,花来镜里,草绿衫同,花红面似。’那天我也在茶庵,当下听着长老法言道,‘可见他们写文章是乱写的,四句里头两个花字。’真的,真的六朝文是乱写的,所谓生香真色人真难学也。”我想萨福也是乱写的,前面拿蔷薇作了喻体,后面又写到蔷薇,拿废名的话来说,这就是“这么容易的好句子”罢。
    萨福好象很喜欢用花来比喻人体。娄伯第五十三首有“手臂好似蔷薇”,想必又是拿色泽作比。娄伯第二十一首、第三十首有同样的一个句子云,“她的乳房好似幽谷芳兰”。这句在第二十一首里是附在括号里的另外一种译法,田晓菲采用的译法则是“她紫色的衣褶”。她注解说,“关于诗中‘紫色衣褶’一词,众说纷纭。按此词常见于萨福诗中,或用以描述神女,或用以赞美新嫁娘。它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的ion,意即紫罗兰,但也可解为紫色的,深颜色的,或者‘好似紫罗兰一般的’;第二部分的kolpos,意为‘胸脯;膝盖;子宫;松缓衣服上的褶子;任何的空洞’。卡尔森把它翻译为‘膝上有紫罗兰的’;娄伯版本译为‘身着紫袍的’;我在正文中采取的是‘紫色衣褶’,但在括号中采取了伯恩斯通的译文。”可见伯恩斯通的理解是“紫罗兰一般的乳房”,尽管不合理,但意象很美,毕竟还有人把乳房比作鸽子呢。诗总归是诗。
    1、
    给安娜多丽雅
    我觉得同天上的神仙可以相比,
    能够和你面对面的坐在一起,
    听你讲话是这样的令人心喜,
    是这样的甜蜜:
    听你动人的笑声,使我的心
    在我的胸中这样的跳动不宁,
    当我看着你,波洛赫,我的嘴唇
    发不出声音,
    我的舌头凝住了,一阵温暖的火
    突然间从我的皮肤上面溜过,
    我的眼睛看不见东西,我的耳朵
    被噪声填塞,
    我浑身流汗,全身都在颤栗,
    我变得苍白,比草叶还要无力,
    好像我几乎就要断了呼吸,
    在垂死之际。
    杨宪益 译
    2、
    不朽的,心意斑斓的阿佛洛狄忒,
    宙斯的女儿,你扭曲了一干竖琴——
    我祈求你,不要用强劲的疼痛,
    女神啊,粉碎我的心;
    请你降临我,正如
    曾经一度
    你听到我来自远方的呼唤,
    遂离开了你父亲的金屋,
    乘坐群鸟所驾的金根车
    来到我身边——那是从黑色丘陇上
    飞起的瓦雀,在半空中
    呼啦啦地拍打着它们的翅膀——
    而你啊,福佑的女神,
    你不朽的容颜带着微笑,
    问我是什么样的烦恼,如今又一次
    困扰你,为什么你如今又一次呼唤我的名,
    你痴狂的心,到底最想要什么?
    我该(如今,又一次!)去劝导什么人
    接受你的爱情?什么人
    萨福啊,给了你这样的苦痛?
    如果现在逃避,很快她将追逐;
    如果现在拒绝,很快她将施予;
    如果现在没有爱,爱很快就会流溢——
    哪怕是违反着她自己的心意。
    降临我,爱的女神;解除
    这份强劲的重负;成就我全心
    所渴望的成就;你
    且来做我的同谋!
    田晓飞 译
    以上两首是萨福仅有的保存完整的诗了。
    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的《萨福》也是挺不错的,不过画上的萨福怎么看都不像是同性恋,眼神太规矩了,之于阿尔凯乌斯,百度上搜到的结果就更少了,唉,谁让他不是女的呢。也怪那个年代男诗人除荷马之外都太不争气……
    3、
    给所爱
    他就象天神一样快乐逍遥,
    他能够一双眼睛盯着你瞧,
    他能够坐着听你絮语叨叨,
    好比音乐。
    听见你笑声,我心儿就会跳,
    跳动得就象恐怖在心里滋扰;
    只要看你一眼,我立刻失掉
    言语的能力;
    舌头变得不灵;噬人的感情
    象火焰一样烧遍了我的全身,
    我周围一片漆黑;耳朵里雷鸣;
    头脑轰轰。
    我周身淌着冷汗;一阵阵微颤
    透过我的四肢;我的容颜
    比冬天草儿还白;眼睛里只看见
    死和发疯。
    周煦良 译
    这首是给法翁也的吧,也最有可能是篡改的,毕竟是否有法翁其人历史上还未有定论。
    4、
    月落星沉
    午夜人寂
    时光流转
    而我独眠
    这首大概是最喜欢的之一了,还找到了英文版:
    The moon has gone
    The pleinds gone
    In dead of night
    Time passes on
    I lie alone
    还有个一本也不错:
    月已没,七星已落,
    已是子夜时分。
    时光逝又逝,
    我仍独卧。
    也深深感到了诗歌的不可译性,英文版就很糟糕……
    5、
    明月升起
    群星失色
    用它圆满的光辉
    把世界锻成白银
    —–萨福(娄伯34)
    另译本:
    在那美丽可爱的明月身旁
    繁星纷纷褪色而藏起面庞,
    只因满月升起,把整个天宇
    注满了银光。
    6、
    它们的心渐渐冷却
    任双翅垂落下来
    7、
    好似山风,
    摇撼一棵橡树,
    爱情摇撼我的心。
    8、
    你来了,我为你痴狂;
    我的心为欲望燃烧,你使它清凉。
    9、
    我不能企望
    用自己的双手
    去拥抱天空。
    10、
    死去的时候,你将躺在这里,无人
    记得,也无人渴望——因为你不曾分享
    匹瑞亚的蔷薇,即使在冥府
    你也寂寞无闻,在黯淡的影子当中
    摸索行路——轻飘飘地,被一口气吹熄。
    11、
    正如甘棠在高枝上发红了,
    高又高的,在树顶最高枝上:采甘棠者忘记它了——
    不,不,哪里是忘记?——只是不能企及罢了
    我还是更喜欢苹果的译本,甘棠,很难想象这个意象:
    恰似一个又红又甜的苹果高悬枝头,
    在树梢上,摘果人不知怎的把它遗漏。
    啊,不是遗漏,而是至今无人能摘到手。
    12、
    恰似风信子开花在山野里,牧人的脚
    不断践踏,把紫色的小花儿踩入了泥……
    13、
    死是灾难。这是天神如经
    判断。否则他们早已死去。
    14、
    我不要蜜蜂,
    也不要那蜂蛰。
    15、
    太阳向大地
    投下笔直的火
    一只蟋蟀在翅膀上
    弹奏出尖锐的歌
    萨福的诗
    ◆土地
    亲爱的, 这一片土地多么肥沃
    我种下喜怒哀乐
    它回报我以爱情的芽
    我掉下一滴眼泪
    它也开花
    我掉下一颗门牙
    它也开花
    我掉下一根头发
    它也开花
    最后
    我连整个身子都掉下去了
    黄昏星
    收敛起所有
    被黎明驱散的——
    收敛起绵羊
    收敛起山羊
    也收敛起孩子到母亲身旁
    或者
    你爱一个男子胜过于爱我
    比蛋壳更洁白
    自会有人记得我 我说 即使在另一个时代
    诸神说 死是恶事 诸神规定如此 否则诸神也会死去
    阿狄司,你也许会相信
    阿狄司,你也许会相信
    即使在沙第司
    安娜多丽雅也会常常想起我们
    想起在这儿过的日子,那时
    对于她,你就像是女神的
    化身,你的歌声最使她怡悦
    现在,她在里底亚女人们中间
    最为出众,就像长着粉红纤指的
    月亮,在黄昏时升起,使她
    周围的群星黯淡无光
    而她的光华,铺满了
    咸的海洋和开着繁华的田野
    甘露滴落在新鲜的
    玫瑰、柔美的百里香
    和开花的甜木樨上,她
    漫游着,思念着温柔的
    阿狄司,在她纤弱的胸中
    她的心上挂着沉重的渴望
    她高喊一声:来吧!千耳的夜神
    重复着这一叫喊,越过
    闪光的大海,传到我们耳边
    罗洛 译
    ——————————————————————————–

    月已没,七星已落,
    已是子夜时分,
    时光逝又逝,
    我仍独卧。
    水建馥 译
    ——————————————————————————–
    暮色
    晚星带回了
    曙光散布出去的一切
    带回了绵羊,带回了山羊
    带回了牧童回到母亲身边
    水建馥 译
    ——————————————————————————–
    无题
    哪儿去了,甜的蔷薇?
    哪儿去了,甜的蔷薇?
    一旦逝去,永难挽回
    我不复归,我不复归
    飞白 译
    娇嫩柔美的缪斯曾视你为心仪的礼物
    也是宙斯、女孩们还有优美之七弦琴的
    往昔体态温柔,如今已衰老
    你的黑发已星星;
    我的心沉重,膝盖不听指挥
    曾几何时它向舞会飞奔
    我哀叹残年急景;但又能何为?
    身为凡夫俗子,无法不迈入暮年垂垂
    故事关于提托诺斯和脸颊如玫瑰的黎明女神俄厄斯
    他陷入爱河,却被带入世界末日
    哦年轻英俊的提托诺斯,如今空余两鬓灰白
    把他带走吧作那不朽妻子的丈夫(以上是新发现的萨福诗篇全文,括号内文字为马丁·威斯特翻译成英文时所加)

  2. talkasme 文章作者

    《萨福的情歌》是迄今收录最为完整的萨福诗篇合集。诗歌温婉典雅,真情率性,大多以人的爱和欲望为主题——不同于她以前的诗歌是以神作为歌吟的对象——诗中充满了爱的劝喻、爱中的甜美与痛苦或两者相互交织的情愫,以及弥漫着怜悯和嫉妒的悲鸣之声。读她的诗歌,犹如冒险去远航。

    人都说九个缪斯——你再数一数;请看第十位:莱斯博斯岛的萨福。——柏拉图

    如火焰一般炽热的萨福。——拜伦《唐璜》

    谷色中的嘤嘤之声萨福萨福亲我一下/你装饰额角的诗歌何其甘美/你凋零的棺木像一盘美丽的棋局。——海子《给萨福》

    堇色头发,纯净的,笑容好似蜂蜜的萨福啊。——阿尔凯乌斯(古希腊诗人)

    (萨福的诗)虽然不多,但朵朵都是蔷薇。——《希腊诗铭集》绪言 米雷格(约公元前100年 历史学家)

    作者简介 · · · · · ·
    萨福(Sappho,约前630或612—约前592或560),西方文学史上第一位女诗人,也是第一位描述个人的爱情和失恋的诗人。她一生写过不少情诗、婚歌、颂神诗、铭辞等。萨福诗歌的风格朴素自然,感情真挚热烈,在古希腊备受推崇。后人将她的诗体称为“萨福体”。

    译者:

    姜海舟,60年生,祖籍临沂,80年代开始发表诗歌和英语原创诗歌写作,浙江师范大学英语专业毕业。主要译作有萨福的诗全六卷、希腊现代诗代表人物之一扬尼斯·里索斯的主要作品和他的一本诗集、英国诗人伊恩·波普勒的两部诗集《玻璃外壳》和《拯救空间》,以及其他重要诗人的作品。英语原创诗歌获得美国诗歌国际图书馆和美国著名诗歌网(poetry.com)2003年度优秀诗歌成就评选甄选奖。系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