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三星李在镕假释“归来” “财阀共和国”改革的又一次溃败?

科技 > 人物 > 正文站内

三星李在镕假释“归来” “财阀共和国”改革的又一次溃败?

2021年08月13日 17:00:08
来源:澎湃新闻

241人参与19评论

“有钱无罪,无钱有罪。这一决定任谁看都是照顾财阀,并且,三星仍旧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三星’。”

这是韩国劳动组合总联盟(简称韩国劳总)对韩国法务部8月9日宣布假释三星掌门人李在镕决定的评论。

李在镕于2016年11月卷入韩国前总统朴槿惠“亲信干政”案遭检方调查。在今年1月的判决中,法院认定,李在镕向朴槿惠及其亲信崔顺实行贿86.8亿韩元(约合5100万元人民币),以换取政府支持他继承三星集团经营权。李在镕当庭被捕并获刑两年半。

自李在镕入狱之后,有人称这是韩国总统文在寅“财阀改革”的一大胜利,有人却称为了韩国的半导体产业,应对其假释甚至赦免。

8月9日,韩国法务部宣布,在综合考虑全球经济、国家信用风险等各项条件后,决定假释李在镕。

13日上午,李在镕在入狱207天后被重获“自由身”。众人瞩目的“三星皇太子”又回来了。

这将会成为半导体产业的“一道曙光”,还是会掀起民意的暴走,亦或是加剧韩国社会对政府的怀疑,一切仍是未知数。

01 韩国财界的“刚需”?

现年52岁的李在镕作为独子一直被理所当然地视为三星第三代继承人,而自其父、前三星会长李健熙2014年因心肌梗塞入院以来,他也一直被外界认为是三星的“实际领导人”。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去年10月李健熙去世后,外界普遍预计,李在镕最终将接任三星董事长一职。但他一直身陷法律纠纷,除涉及“亲信干政”案之外,还面临三星一家子公司涉嫌财务欺诈的问题,并且可能会因涉嫌滥用丙泊酚(该药物在韩国被批准用于手术的镇静剂)而面临审判。尽管李在镕对这些指控一再否认,但也对集团业务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路透社报道指出,尽管三星的日常运营几乎没有受到李在镕入狱的影响,但受该公司组织结构的局限,公司内部涉及移动、消费电子和芯片的三大主要部门整体战略决策除了李在镕之外,几乎没有其他人能签核。

除此之外,在全球芯片短缺和新冠疫情背景下,更有人认为,没有李在镕,韩国可能会失去在半导体行业的优势地位。

《中央日报》报道称,目前有待李在镕点头的最重要决定包括投资170亿美元的美国工厂选址。该计划自今年五月宣布起一直迟迟未予最终通过,消息人士称李在镕一旦被假释,该计划将加快速度定案。此外,报道也称,自李在镕被拘留的2017年起三星电子的业绩停滞不前,半导体部门、IT、移动通讯部门的业务均遭到了影响。

面对此等复杂形势,财界的呼声持续高涨。早在今年四月,韩国五大经济团体联名向政府提交建议书,称在日益激烈的半导体行业竞争中,三星“统帅之位”的空缺若导致投资和决策的迟延,很可能在一夜之间丧失其多年积累的优势。而今年6月,韩国四大企业(LG集团、SK集团、现代汽车集团以及三星电子)掌门更是向文在寅委婉建议赦免李在镕。

“有掌门人在,集团才能及时地做出决策。”当时,三星电子副会长金奇南如此表态。

尽管韩国政府曾明确表示无计划赦免李在镕,但种种呼声之下,政府态度也逐渐微妙。今年6月,文在寅称,不少国民也对企业和财界面临的困难感同身受,将“听取相关意见”,此后李在镕将被假释或赦免的消息更是不胫而走。

本月司法部公开将假释李在镕的消息后,韩国财界呼声四起,一片祝贺。但由于韩国法律规定,经济犯罪分子在五年内限制就业,而且获得假释的人员出国旅行受限。目前,仍不清楚李在镕是否可以立即返回这家韩国最大企业集团工作,但财界已有如此呼声。

大韩商会常务副会长禹泰熙发表声明指出,尽管对假释决定表示欢迎,但财界也就其间赦免李在镕的提议未被接受表示遗憾,并主张政府应“尽可能”让李在镕在假释状态下专注经营活动。

韩国全国经济人联合会也称,此次假释是“经营届的立场”和“国民的呼声”得到了认可,但该机构也坦言,为了能让李在镕恢复正常经营活动,行政方面需要给予“最大限度”的关怀。

02 民意的“暴走”

“机会是不平等的,过程是不公平的,结果是不公正的。”

在支持者拥护假释决定甚至希望政府能给予李在镕进一步权利之时,反对的声浪也是层层迭起。

位于首尔的倡议者团体“人民参与连带”表示,以“经济振兴”或“企业增长”为借口给假释李在镕找理由,这是对司法公正的死刑判决。韩国市民团体“为了民主社会的律师团体”更是发表评论称,李在镕的假释决议是对社会特殊阶级的特惠,李在镕贪污公司资金86亿韩元向时任总统行贿,这种重大犯罪嫌疑人因其是财阀而轻易获得假释,将严重损害司法制度的公正性。

李在镕获得假释是“公正”的吗?这是否为司法部给予的“优待”? 劳动界和公民团体强烈谴责法务部降低假释标准为李在镕提供特殊待遇之下,韩国司法部似乎也有合理解释。

据《华尔街时报》报道,李在镕在2017年曾被判处五年监禁,2018年2月一名上诉法院法官减轻了对李在镕的最初量刑,将其从狱中释放。今年初被判处30个月监禁是其第二次入狱,由于他的第一次服刑已被计入新刑期,到这个月,他总计已服完约60%的刑期。

而韩联社报道称,法务部上月放宽对假释预审对象的标准,预审对象条件从原先的服满55%~95%刑期改为50%~90%刑期。韩国法务部长官朴范界也指出,假释预审对象的标准早已被降低,服满50%的刑期便为预审对象,李在镕的情况并不属于特殊待遇。

但这一说法并不足以平息质疑。《韩民族日报》报道援引统计数据称,近10年来,像李在镕这样连70%刑期都未服满就获得假释的人不到全体假释者的1%。且像李在镕这样,其所涉及的其他案件正在审理,却被假释的人同样不到全体假释者的1%。

“通常,罪犯除正在服刑的本案外,若其还有需接受调查或审判的其他案件,只有在像违反道路交通法被处以罚款等那样较轻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获得假释。”具有丰富假释咨询经验的金正范律师在接受《韩民族日报》采访时表示,像李在镕这样,有可能将在“非法继承经营权”等其他案件中被判重刑的情况下还能获得假释实属罕见。

03 “改革”之下的哗然

“钱就是熨斗,把一切都烫平了。”这是去年斩获奥斯卡多个奖项的《寄生虫》中的经典台词,同样也反映了被誉为韩国“亚洲四小龙”、“汉江奇迹”背后的真实写照。贫富阶级的差异和对立,财阀地位的难以撼动,在这其中,尽管“去财阀化”、“经济民主化”的呼声四起,但“赫拉宫殿”依旧矗立,顶楼的一片繁华也未曾淡去。

今年1月,李在镕入狱后,《韩民族日报》曾在社论中写道,这是疾声要求改革财阀的“烛光市民”取得的成果,这也应成为消除财阀企业“经营权非法继承”和“皇帝经营”等积弊,加快改革的契机。的确,对财阀的压制确实曾有成效,以制止财阀扩张势力为竞选纲领的文在寅自上任起便向韩国财阀“开战”,而李在镕案也是他的标志性成果之一。

但这一裁决仅仅过去七个月便显得略微苍白,尽管此次司法部决定假释并非总统特赦,但“公正”这一主题再次引起了民众的哗然。

“反对释放李在镕,谴责文在寅政府。”据韩国《国际新闻》报道,韩国正义党青年分会领导人康民进于13日早上在首尔拘留所门口举牌抗议。她批判道,“烛光政府在财阀权力面前屈服,把约定变成了废纸。”韩国民间组织公民经济正义联盟也指出,认为“赦免权”才是总统的权力,与此次的“假释权”是两码事的想法“大错特错”,要求文在寅对此事表达明确立场。

“财阀共和国!”“三星共和国!”这一声声质疑背后,并非单单是对于假释是否为优待行为的讨论,其中既有在财阀快速扩张后所遗留的治理问题,又有韩国社会长期存在的深层矛盾作祟。更有政府在“财阀改革”背后的博弈,以及双方之间看似分离又略显紧密的关系。

山东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刘荣荣对澎湃新闻表示,韩国民众对财阀的态度很矛盾。一方面对财阀的特权不满,另一方面又不希望财阀倒下,很多年轻人渴望进入财阀企业工作。

“文在寅的改革,一直遭到在野党和保守媒体的反对,举步维艰。在目前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文在寅政府也不得不借助财阀的力量提振经济。韩国想在国际上提高国家地位,也需要财阀助力,难以做到对财阀伤筋动骨的改革。”刘荣荣认为,韩国财阀根深蒂固,与政治势力盘根错节,很难靠一届政府就发生改变。这种矛盾对于目前的韩国来说确实很难解。

04 略有改变的“财阀共和国”

三星掌握韩国的经济命脉,而此次假释背后的抗议也凸显了在几大财阀联合把持整个韩国经济命脉之下,韩国所面临的问题。但数十年过去,这一问题是否有改变,“财阀共和国”这一说法又应如何看待?

“若是说‘财阀共和国’,还是要看怎么去理解它,从经济、社会影响力的角度看,可以将它形容为‘财阀共和国’。” 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教授刘洪钟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韩国财阀规模巨大,每个财阀甚至都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小社会’,对韩国社会与民众的影响可以说是无孔不入”。

更为关键的是,“在1997年东亚金融危机以前,韩国财阀与政治、金融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往往是不透明的。那个时候政府、财阀和金融之间的关系常常被称为‘魔鬼三角’,这种关系下的韩国政治也被称为黑金政治。”刘洪钟说道,财阀与政府形成了战略性的风险伙伴关系,如果听政府的话,财阀就能够得到政府大量的低息贷款和其他优惠安排。在此情况下几乎所有的财阀都发展得非常快,‘章鱼腕式’的扩张使得财阀进入到了韩国几乎所有行业,进而大大挤压了中小企业的生存和发展空间。因此,从这个角度说,说韩国是‘财阀共和国’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从政府与财阀的关系角度来看,‘财阀共和国’这一说法恐怕不太确切。”刘洪钟告诉澎湃新闻,由于民众对财阀巨大的不满,谋求改变的声音自然响亮,东亚金融危机后,从前总统金大中到后来的卢武铉一直到现在的文在寅,韩国政府一直在努力从公司治理、银企关系、政企关系等多个方面进行改革,尽管很难撼动财阀数十年根深蒂固的地位,但政企关系的本质已悄然发生改变,总体看,相对来讲现在变得越来越透明。

刘洪钟指出,尽管财阀对韩国政治的影响力仍然很大,但现在的腐败案例和1997年之前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换句话说,当前韩国的政治竞选中虽然财阀依然介入很深,但像原来黑金政治的情况还是越来越少。企业现在的经营方式,不再像原来那样与政府息息相关,两者之间已经从以前紧密的风险伙伴关系变为正常的基于市场规则的政企关系。

“当然这次假释李在镕,除了财阀的影响力之外,我个人觉得其实可能还有国际经济竞争的深层次背景,现在国际竞争的一个核心领域是半导体,经过几十年持续的努力,三星已经在世界半导体行业居于举足轻重的地位,对于韩国的发展来说至关重要。如果李在镕一直无法在任,对于韩国的高科技行业可能会是沉重打击。”刘洪钟告诉澎湃新闻,从这个角度看,文在寅政府假释李在镕也是可以预见的事实。

[责任编辑:吴悦 PX254]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推荐92最热评论

迈阿密OmiamiOS [广东,清远网友]

流水的总统,铁打的财阀🤷‍♂️推荐45/回复/举报2021-08-13 19:51

希琳雷洛 [江西,赣州网友]

这不是资本主义国家,是被资本控制的国家推荐42/回复/举报2021-08-13 19:57

转载请注明:《92-三星李在镕假释“归来” “财阀共和国”改革的又一次溃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