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72-多地强制接种疫苗?变种毒株围城时刻中国的两难抉择

多地强制接种疫苗?变种毒株围城时刻中国的两难抉择

7月份以来,已有18地相继发出“最后通牒”,要求符合条件的人群接种疫苗,否则出行和出入公共场所将受到限制。

7月11日,浙江宁波市海宁县疫情防控办发布公告,要求18周岁以上,无疫苗禁忌症者,均须接种,且要在7月25日前完成第一针剂接种,8月25日前完成第二针剂接种。

7月25日起,没有接种新冠疫苗者,将不能进入医疗机构、住院部、养老院、学校(幼儿园、托儿所、校外培训机构)、图书馆、博物馆、监所等重点场所。农村集市摊主将不允许出摊,商超、宾馆、酒店、影剧院等场所也可参照管控。

江西安吉市井冈山区也有类似要求,如果7月27日前未接种,就不能进入医疗机构住院部、养老院、托儿所、学校等重点场所。

虽然性质类似,但是江苏南京、淮南、宿迁、连云港等地的通告略显怀柔,要求进入商超、农贸市场、宾馆酒店、餐饮场所、车站及乘坐交通工具时,要查验新冠疫苗接种情况。同时这些通告都提醒居民,为了不影响正常生活,于某日前尽快接种。

虽然并未提及如何处置未接种者,还是给人无形的压力。

进入7月,疫苗接种形势正在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这个阶段的政策往往因为其中的“限制”二字引发了巨大争议,但是流行病学专家对八点健康闻分析,“目的并不在于限制,而在于催促打疫苗。”

国内的疫苗接种时间表已经进入下半年,为了完成接种目标,地方政府推进疫苗接种的紧迫感骤增。而且,近来国内多起和德尔塔变异毒株关联的疫情,也将防控压力层层释放给了各级政府。

5月下旬到6月中旬,在和变异病毒的第一次遭遇战中,广州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后勉力过关。

7月2日,在阿富汗—武汉的一架入境航班上,就发现52例感染者。

7月5日,云南瑞丽开始了一年内的第四波疫情,截至7月11日24时,已造成60人感染。测序结果表明,瑞丽此轮疫情流行的同样是Delta变异毒株。

在瑞丽再次暴发疫情的同时,国内多个城市发现了新冠阳性病例,既有境外输入隔离期满后复阳,也有源头不明的外地输入病例:

目前尚不清楚,以上多地发现的确诊病例的基因测序结果。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传染力更强的Delta变异毒株的“围攻”下,中国面临着更大的外防输入压力,“零感染”的防控要求受到了巨大的挑战。

瑞丽市民接种新冠疫苗。图片来自人民视觉

新病毒“兵临城下”

中国的 “零感染”政策受到的最大的挑战来自一株变异新毒株——B.1.167.2。该支异毒株是2020年10月在印度首次被发现,后随今年三四月份,印度疫情的海啸式爆发传播到全球的。

此后,世卫组织为其定名为“德尔塔毒株”。

4月起,德尔塔毒株开始从印度向南亚传播,随即到整个东南亚,世卫组织的最新数据显示,德尔塔毒株已经在超过100个国家进行传播。

与我国接壤的14个国家中,南亚和东南亚国家有6个,各国疫情防疫的状况纷纷堪忧。临近我国的东南亚国家,多个国家突破了疫情以来的记录——

越南,7月9日~12日新增确诊病例总数,超过了过去13个月的累计病例;

印度尼西亚,7月8日单日新增3.8万例,这大约是一个月前单日新增确诊病例的6倍;

缅甸,12日晚间宣布,单日新增新冠感染者达到5014人,首次超过5000人创新高,疫情处于失控状态。医用氧气短缺也日益严重……

受到波及,疫情爆发的邻国,开始不断向中国输入新冠病例。

此前,4月,变种毒株德尔塔就曾攻进我国,迫使我国多城接二连三被迫上演围城保卫战。

要知道,在德尔塔毒株入境之前,今年3月,国内还有过单日28省区市新增确诊病零新增病例的安稳日子。这一切安稳,伴随着德尔塔毒株在全球的席卷后,成了奢求。

毗邻接壤,腹背受敌,变异毒株德尔塔——给我国带来了巨大的防疫压力,在被疫情点爆的南亚中,中国如何突围?弦,绷紧了。

早在4月,德尔塔毒株传入我国。仅4月下旬至五一前,中国上海、浙江、重庆等省份已陆续报告15例印度输入确诊病例。

此后,携带变异毒株的输入型病例,接连不断。但好在均未形成本土规模性传播,疫情可控。

坏消息来自广东。这一次,弦差点断了。

广州“5·21”疫情,是中国大陆第一次与新冠病毒德尔塔(Delta)变异株交手。从5月21日通报首例本土病例,广州市及其关联疫情的感染者累计达167例,疫情发生了两个潜伏期(28天)才得到有效控制。

深圳东莞“6·14”疫情,先是一名海关工作人员阳性感染者,接着6月18日,东莞市在医疗机构发热门诊中发现1名新冠肺炎阳性感染者。基因组测序和流调发现,两地病例样本病毒全基因组测序高度同源,病毒为德尔塔毒株。

广东疫情刚刚平稳。在我国的西南边境,云南边陲小城瑞丽,开始迎战近一年来发生的第3波疫情……

不间断的输入病例,德尔塔变异毒株,边境防控困难,国际疫情汹涌……种种原因交错,让我们不得不意识到,我国的疫情状况整体平稳,但在局部多地,稍有不慎,极易引爆。

今年上半年反复出现的几次国内疫情,使不少地区几乎成了惊弓之鸟。

年初那句“严防境外输入,守住国内防疫成果”几乎变成了每个城市、每个城市管理者、每个疾控官员心里的一座山。重压之下,人人变成了滚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不敢放松一刻,一旦石头滚下来,满盘皆输。

升级,升级,再升级

高压之下,中国各级政府都绷紧了神经。

5月底,广州发现疫情之初,当地的抗疫指挥中心还试图用“精准防控”来控制疫情发展,想把损失降到最小。没想到后来疫情发展速度超出预期,精准防控失灵,广州这座近2千万人口的大城市不得不启动全员检测,且还有不止一轮的大规模检测。

“抗疫不利”的后果非常严重。早在疫情还没有完全控制的6月13日,广东省就成立了疫情防控问责联合调查组,准备对疫情防控中存在的失职失责问题进行调查,如果相关负责人确有履行职责不力、失职失责,将难逃严肃追责。

有广州的前车之鉴,其他省市根本不敢怠慢。

7月4日云南瑞丽报告3例本土病例,7月6日,又新增15例确诊病例,2例无症状感染者。第二天(7月7日),当地政府就果断宣布“封城”。

随后,虽然还没有疫情出现,保山市腾冲市、德宏州陇川县、普洱市孟连县等多个中缅边境城市疫情防控升级。

上述市、县并没有公布发现病例,其中芒市在公告之后还澄清称:没有出现病例。可以说,地方抗疫的态度,已经不止是“零容忍”了。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副教授张洪涛向八点健闻分析指出,相比其他国家,中国的严防体系,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其他国家都做不到。中国体系对疫情管控一直非常有效,武汉疫情之后,无论是上海、北京、石家庄还是广州,都很快被遏制住了。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成果也正在成为一种“包袱”。

也就是说,任何人都无法承担疫情“反弹”、“前功尽弃”的责任。

然而现实是,始终严防死守、保持“零感染”,并不现实。比如这次封城的瑞丽,在过去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已经出现四次疫情,封城三次。最近的一次,就在三个月前。当地人的生活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因此,除了日常防控,加快疫苗接种率也是重中之重。疫苗是公认的抗击疫情“大杀器”。姜庆五不断向八点健闻强调疫苗接种的重要性,“如果人群中没有免疫力,一旦有火种进来就可能会燃起一票大火。”

也许便是这种压力,引发了多地政府从“最后通牒”到“查验证明”的种种强制接种的举措。

这实际上已经违背了疫苗应接尽接和自愿相结合的原则,然而却也许是地方政府面对变异毒株的必然反应。汕头大学病毒学专家常荣山告诉八点健闻,国内抗疫“零容忍”的态度,给地方行政官员造成的压力太大。

变异毒株传播速度太快了,在这种情况下,尽快提高疫苗接种率已经成了首要任务。

有行业人士透露,7月12日召开了今年下半年的新冠疫苗接种工作会,会议定了两个目标:年底前全国人口全程接种率达到80%;尽快开展18岁以下人群接种,接种率不低于95%。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7月12日,全国疫苗接种已经139143.2万剂。专家估计,接种率已经达到40%左右。但是日程过半,下半年接种任务也更加艰巨。而且从近期健康中国公布的接种量来看,7月10日以来,每天的接种量已经降到了1000万剂以下。

这或许也是各地使出强硬手段的原因。

“零容忍”还是“流感化”?

分岔路口上的抉择

与中国以新冠病例“清零”为防疫目标,严防死守不同,新毒株围城之际,另一些国家,正在慢慢放开管控。

今年7月,新加坡提出,“将新冠与普通流感一样对待,不再做大规模检测,不再记录新增新冠案例,公众可恢复正常生活,重新恢复往来。”

英国在因德尔塔毒株将6月的“解封”计划推后一个月之后,终于决定在7月12日宣布将于一周后正式取消新冠疫情下的限制措施。届时,法律将不再要求佩戴口罩,也不再需要保持社交距离,私人住宅内限聚六人的规则和居家工作的指引都将被取消……

对这些“放开”的举措,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生物化学系教授、病毒学家金冬雁认为:新措施是建立在相对较高的疫苗接种率的基础上。用疫苗防住了重症,只要不对医疗资源造成挤兑,有感染也没事了。

金冬雁解释称,在疫苗的保护下,新冠病毒能被当作季节性流感处理,是因为新冠病毒的致死率与季节性流感不相上下。

“本来流感也会死人,新冠病毒此前的致死率是0.48%,现在是0.13%,而厉害的流感死亡率是0.1%。”

这一观点,与外媒7月发布的一篇评论几乎不谋而合,在那篇评论中,作者认为,变异毒株德尔塔的传播凸显了长期全球疫情的一个潜在特点:

“疫苗接种进展较差的国家与疫苗接种率较高的国家反差强烈。前一类国家的住院率和死亡率急剧上升,而在后一类国家,确诊病例增多与重症病例增加之间的关联已基本被打破”。

事实上,在欧洲杯和夏季假期两大需求的驱动下,从7月1日开始,欧盟疫苗证书生效。完成了疫苗接种,拥有了疫苗证书,就可以方便地在欧洲内部旅行,“免除一些隔离、检测义务”。

全民接种到全面重启的节奏,早在今年的三四月份,就曾有数名专家预测过,当时的媒体纷纷发文:多国加紧提升疫苗接种率,为重启全面开放做准备。

而对中国而言,面对变种毒株,是继续升级防控措施,甚至通过“限行”提升疫苗接种率;还是像国外一样,在大力接种疫苗同时,逐步放开管控,政策制定者已经站到了一个分岔口。

本次中国的多地强推疫苗接种,是有为改变零容忍政策做准备的企图,还是病毒围城时刻的唯一选择?

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张玉蛟教授认为:零容忍是一种战时政策,却也是必须的,中国有特有的国情,人口众多,医疗基础比较差。“在目前的情况下,欧美越是开放,对中国抗疫的压力就越大。”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姜庆五同样认为:“当前输入病例要管住,管得紧紧的。”

张洪涛则表示,目前的管控手段,长期使用“不太现实”,将来可能会逐渐把一些措施减下来,但“只有世界疫情缓解了,中国面临的压力会比现在小,届时才敢进行一些探索性的操作。”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公共卫生专家表示:“新冠最终的归宿肯定是流感化,我们不会为了一场流感而封城”。

然而,他同样提醒:“作为世纪毒王,新冠没那么容易就流感化了,德尔塔不是最后一种变异株,新的早就在路上了。也许,过几个月,我们讨论的就是另外一种了。”

【你接种新冠疫苗了吗?欢迎在评论区分享】

陈广晶、李琳、朱雪琦丨撰稿

李珊珊|责编

转载请注明:《11672-多地强制接种疫苗?变种毒株围城时刻中国的两难抉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