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解析二战苏军的政委“死亡率高”问题

历史 > 热文 > 正文站内

数字化解析二战苏军的政委“死亡率高”问题

2021年03月19日 11:00:15
来源:冷炮历史

0人参与0评论

电影《兵临城下》中摇旗呐喊、怂恿部下送死的苏联政委形象

提起二战苏军的政委,我们不由得想起让•雅克•阿诺所导演的电影《兵临城下》中那些躲在后方“摇旗呐喊”,在战况不利时便掏出机关枪对着溃散的战友痛下杀手的刽子手。诚然《兵临城下》对历史上苏军政委的所作所为有一定程度的艺术加工,但并非空穴来风。

督战队和227号令毫无疑问是板上钉钉的历史铁证,而关于“二战苏联红军政委死亡率多高?”、“二战时期苏联的政委是一种什么存在?”这两个问题,部分对军史早已经摆好自己的立场的所谓“苏联爱好者”想当然地认为:与《兵临城下》所表现出来的恰恰相反,苏联红军的政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对抗纳粹德军的战斗中总是身先士卒,一直冲在一线激励“斗志不坚定”的红军官兵,导致伤亡率居高不下。

卫国战争的著名照片–第18步兵军第4步兵师第220步兵团政委奥列克西·叶廖缅科,拍摄完这张著名的照片之后,他就阵亡了。

然而,历史并不总是他们想的那么简单,这部分群体根本拿不出一份能证明苏军政委死亡率高于普通官兵死亡率的文件,因为事实上苏军政委的死亡率并不高。在二战期间,大部分苏军政委并不是什么引得苏军上下拥护喜爱的群体,对其深恶痛觉的一线官兵暂且不提,就连是苏军的一些高级将领都对政委嗤之以鼻,甚至于1942年10月9日提出废除政委制度,原因就是因为“政工干部在战斗中起到的用处不大。”

日后晋升空军主帅的戈洛瓦诺

苏联空军元帅戈洛瓦诺在其《空军元帅回忆录1941-1945》第578页写道:1942年秋天,科涅夫在与斯大林的谈话中提出了取消红军中的政委制度的问题,解释说这个制度现在完全没有必要。他认为,现在军队最主要的是需要单一首长制(единоначалие)。科涅夫说:“我自己当过政委,为什么还要政委!指挥人员已经证明了自己对祖国的忠诚,不需要额外的控制”。朱可夫则认为“……需要把政工人员从军队中清除出去。他们只会降低武装部队的地位。”朱可夫在自己的小圈子里甚至将政工人员称为间谍,并反复说:”我们还能容忍他们(指政委)多久?还是我们不相信军官?”

《关于建立完全统一指挥制度和取消红军军事委员会》,该命令发布于1942年10月9日,直接结束了苏联政委的历史。

科涅夫的话给斯大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开始就此问题征求意见。大多数军事领导人都支持科涅夫、朱可夫等人的看法,根据政治局的决定,1942年10月9日最高统帅部发布命令,废除军队中的政委制度。

谈完苏军将领对政委们的态度后,笔者这里将利用俄罗斯国防部数据库初步统计苏军政委在二战中的损失情况:

第一:为了尽量避免重复统计,我进行有条件筛选,但需要注意,因为为了避免重复统计,设置筛选条件后可能会造成统计结果低于实际损失。(但这种情况对所有统计分类都一样,所以不影响总体比例)

第二:以下所有内容筛条件目完全相同。

(筛选仅为最大限度剔除重复录入的,相关数据来源见注释)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按照数据库默认的统计方式会出现许多重复录入的,因为俄罗斯国防部收集人员建立这个数据库更多只是为了军人亲属寻找他们家人的情况。

以红军普通官兵,大士和士官(1941-1943年军衔)为例,如果按照档案馆系统默认的录入方式便有14231744人(142万条)(注释1)

一般列兵(1943-1945年军衔)为例,就是9139416(913.9万条)(注释2)

那么从1941-1945年,阵亡、疏散阶段死亡、因伤死亡、因病死亡、被俘、失踪的苏军最低一级的士兵总数就是:

红军官兵(1941-1943年军衔)14231744人+普通列兵(1943-1945年军衔)9139416=23371160(2300万条)

所以我们必须筛选,以此设三个筛选项:

1.不可恢复性损失文件(因为这包括阵亡、疏散救护阶段死亡数据、失踪人员数据)

2.医疗机构的文件(因为这是受伤死于医院、或生病死于医院的数据)

3.德国战后移交给苏联的战俘营文件(因为这是被俘人员数据,需要注意德国后期战败此类文件相当不完整)

即不会选择墓地文件,兵役局死亡通知卡片存档等等文件,那样会导致重复统计。

另外为了高效率统计我只统计陆军军衔。

下面统一按着这一口径查找。

士兵一级的经过粗略统计为:

红军官兵、列兵

红军官兵(1941-1943):被记录7117891条(711万条)(注释3)

列兵(1943-1945):被记录2427422条(242万条)(注释4)

士兵(红军官兵1941-1943 + 列兵1943-1945)约7117891条+2427422条=9545313条(约955万条)

——这是为了避免重复统计,进行筛选后的数据。如不筛选,即按系统默认的现役军人资料得到的结果是23371160条(2300万条红军战士和列兵)。

所以下面按统一口径筛选,目的是为了尽量避免重复统计。

士官(包括下、中、上士)被记录条1746534(174.6万条)不包括政治干部(注释5)

大士被记录条221714(22万条)不包括政治干部(注释6)

综上所述,士官(包括下、中、上士)被记录条1746534+大士被记录条221714(22万条)=1968248万(约196万士官)

下面统计军官数据:

首先是尉级军官,该级军官总共被记录1215059条(120.5万条,不包括大尉,因为单词的原因没法放一起搜)不包括政治干部(注释7)

大尉被记录107080条(10.7万条)不包括政治干部(注释8)

综上所述,尉级军官1215059+大尉107080=1322,139(约130万条)不包括政治干部,接下来统计跟高一级的校官。

少校被记录36139条(3.6万条)不包括政治干部(注释9)

中校被记录8896条,不包括政治干部(注释10)

上校被记录5210条,不包括政治干部(注释11)

综上所述,校级军官在数据库中共计有50245条记录,不包括政治干部。

根据数据库筛选其中尉、校两级军官大约共1322139+50245=1422629(142万条)

伊利延科夫,在《不能忘记为祖国牺牲的千百万保卫者》一文中统计的军官损失是110多万人。

下面我们开始寻找政工干部,统计口径同上。

政治指导员被记录111389条(11万条)。(注释12)

政治委员被记录8352条(注释13)

政治指导员(111389)+政治委员(8352条)=政工干部合计119741条(约11.9万条)

由此可见,在数据库中经过筛选

士兵(红军官兵1941-1943 + 列兵1943-1945)约7117891条+2427422条=9545313条(约955万条)

士官(包括下、中、上士)被记录条1746534+大士被记录条221714(22万条)=1968248万(约196万士官)

尉级军官1215059+大尉107080=1322139(约130万条)不包括政治干部

校级军官50245不包括政治干部

政治指导员(111389)+政治委员(8352条)=政工干部合计119741条(约11.9万条)

9545313(红军战士1941-1943 + 列兵1943-1945)+1968248士官+1322139尉官+50245校官+119741政工干部=13005686(约1300万条)陆军军人(不包括海军、内卫、边防等,甚至也不包括某些时期的空军,因为我是按陆军军衔系统搜的)

注意:为了避免重复,去掉默认的现役军人统计库,可能会造成遗漏,但这种情况对所有统计分类都一样,最终结果并不影响总体比例。

1941、1942年是苏军人员损失巅峰期,但是由于笔者是根据相关单位处理日期定年(目前条件只能如此设定)而不是死亡失踪日期。比如一个苏军士兵在1942年失踪,由于战况恶化,苏军上层对他的确认可能会拖到1943年。由于存在这种延后确认的情况,因此把年限设为1941、1942年的时候,因此一定会遗漏他。(但这种情况对所有统计分类都一样,所以不影响总体比例)

注意2:1943-1945年的军衔上等兵,在1941、1942年也有少量出现,这是记录人员书写习惯的问题,并不存在重复记录。

 军衔1941年1942年小计  
士兵红军战士(1941-1943)88322721715263361359  
列兵90056190525  
上等兵769518330  
士官士官(包括下、中、上士)100603368330538405  
大士2515644316  
尉官(不包括政工)尉官(包括下、中、上尉)224749275710531963校尉军官合计(不包括政工)548306 
大尉1712014384 
校官(不包括政工)少校5609574316343 
中校11511451 
上校13781011 
政治指导员 356046036295966政工干部合计102839 
政委 270141726873 
       
士兵+士官+校尉军官合计(包括政工)+政工干部合计4550909    
      
校尉军官合计(不包括政工)548306/4550909(1941-42年总损失)12%即:校尉军官合计(不包括政工)约相当于1941-42年总损失12%
政工干部合计102839/4550909(1941-42年总损失)2%即:政工干部仅相当于1941-42年总损失2.2%
 

校尉军官合计(不包括政工)548306/4550909(1941-42年总损失) 12% 即:校尉军官合计(不包括政工)约相当于1941-42年总损失12%政工干部合计102839/4550909(1941-42年总损失) 2% 即:政工干部相当于约相当于1941-42年总损失2.2%

根据The Red Army Handbook 1939-1945,以及1942年3月18日步兵师编制人员职位表等,苏军步兵师中普通军官和政工干部总数的比例大约是3:5-4.5:1左右。显然政工干部在1941-1942年的损失率明显低于普通军官的损失率。

同时这一数据也从侧面证明了,1941、1942年苏军大量有关让政工干部负责督战的命令得到了强力执行,这才造成政工干部损失大大低于普通军官。

红军官兵(1941-1943)1941年883227条1942年2171526条列兵

注意2:1943-1945年的军衔上等兵,在1941、1942年也有少量出现,这是记录人员书写习惯的问题,并不存在重复记录。

1941年90056条

1942年190525条

上等兵1941年 7695条1942年18330条

士官(包括下、中、上士)1941年100603条1942年368330条大士1941年25156条1942年44316条

尉官(包括下、中、上尉)1941年224749条1942年275710条大尉1941年17120条1942年14384条少校1941年5609条1942年5743条中校1941年1151条

上校1941年1378条1942年1011条

政治指导员1941年35604条1942年60362条

政委1941年2701条1942年4172条

结 论

二战苏军政工干部的损失(阵亡、疏散阶段死亡、因伤死亡、因病死亡、被俘、失踪)只占整个现役军人系统的损失的大约0.9%(119741/13005686)。只占整个军队干部系统损失的7.7%。(普通军官1422629+政工干部119741=1542370,119741/1542370)

即冷酷的事实是政工干部只占现役军队总损失的1%左右,只占军官损失的1/13,仅此而已。也就是说平均每损失13名军官,才会损失一名政工干部;每损失109名现役军人,才会损失一名政工干部。

这对二战苏军总损失而言显然不是一个很高的比例,自然也不存在所谓的“身先士卒”,这也难怪经历1941-1942年艰难战局的苏联红军上下对这些人员大吐苦水,最终遭苏联高层取缔。

如此一来,二战苏军政委“因‘身先士卒’‘激励部队’而导致死亡率高”一说完全是子虚乌有,是对第二次世界大战苏德战争历史真相的又一歪曲。

转载请注明:《数字化解析二战苏军的政委“死亡率高”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