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多次呼吁美公布德特里克堡军事基地真相 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资讯 > 国际 > 正文站内

中方多次呼吁美公布德特里克堡军事基地真相 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2021年01月20日 11:29:40
来源:肿瘤情报局

3014人参与476评论

编者按1月19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临下台前一天,再次攻击中国阻碍病毒溯源和进行“虚假宣传”,指责武汉病毒研究所人为制造及泄露病毒、武汉病毒研究所同军方秘密合作等。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就此回应,该论调毫无科学和事实依据,世界各国科学家都已公开予以否定,“如果美方真的尊重事实,就请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并就美海外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等问题公开更多事实,请世卫组织专家去美国开展溯源调查,回应国际社会关切,用实际行动给国际社会一个交代。”华春莹的这一反驳,使神秘的充满争议的德特里克堡基地再次浮出水面。此前,中国外交部也至少3次点名德特里克堡基地。凤凰网肿瘤情报局特别就德特里克堡基地与美国多家生化实验室泄露问题,进行了一次深度调查,首次还原了美国军方德特里克堡基地在数次泄露后,关闭又重开的内幕。

文/虞梦奇 特约撰稿员

核心提要

1、曾多次发生病毒泄露事件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宣布他们正在研制新的冠状病毒疫苗。

2、美国BSL-3实验室的数量已增长到1,495个,关于生化实验室的安全性问题也成为监管机构面临的最大风险。

3、河冈义裕的病毒研究曾被美国政府叫停,但却在2019年初再度被批准继续展开相关工作。这一决定引发了广泛的批评。

4、民调界最权威的皮尤研究中心4月8日公布了一项调查数据,结果发现,竟然有将近30%的美国成年人相信,新冠病毒是在美国实验室中人为制造出来的。

美国陆军德特里克堡生化试验室

储存致命病毒泄露事件内幕重重

曾因发生病毒泄露而被关闭、并被质疑与这次新冠病毒相关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在关闭半年后重新开放,再度遭到了媒体的关注与质疑。

去年4月中旬,CDC宣布位于马里兰州迪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恢复全部运作能力。这家一直处于漩涡中心的神秘生化研究室,宣布他们正在研制新的冠状病毒疫苗。2021年1月,美国媒体报道,这家军方试验基地八个多月来,似乎并没有任何关于疫苗的消息传出,仅有的消息是以色列一家公司在今年年初发布了一个与这家基地进行的动物试验。外界猜测他们可能并没有研制任何疫苗,而是在进行某种生物泄露防御试验。但这一消息,并未得到美国军方任何回应。

2019年7月,CDC称,这家生化试验室由于缺乏对员工进行定期培训,发生了泄露等不安全事故。这家顶级的军方生化试验室随即被关闭,五角大楼并将其资金冻结。虽然CDC公布了这家试验室关闭的原因,但对于媒体与阴谋论者来说,这家生化试验室的关闭背后有着不为人知的内幕,网络上对它的讨论至今不绝。

图/美国陆军传染病研究所,这里维护着武器级生物炭疽的储存

前美国陆军情报研究局副局长,《细菌:生物武器和美国的秘密战争》一书的作者朱迪思·米勒认为德特里克堡是“五角大楼的死水”,鉴于实验室的安全失效和管理不善的历史,重新开放可能为时过早。

事实上,这家军方的生化试验室,在美国早已因各种层出不穷的管理问题以及令人恐惧的病毒泄露事件臭名昭彰。

它最著名的生物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在 2001年9月,当时USAMRIID的一位科学家通过将致命的毒剂放入邮件中进行了炭疽生物恐怖袭击,造成5人死亡,17人感染,并使2万名美国人服用了抗生素以便抵抗这种病毒的侵袭。直到2008年这次事件的嫌疑人才被公布。2015年9月10日,一名陆军的研究人员在北卡罗莱纳州坎普里昂的临床传染病课程中检查血液样本。

成立于1969年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目的是对付超级细菌的发展或武器化。 那里拥有美国军方唯一一个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BSL4)。是美军最重要的生物武器技术研究机构,储存有埃博拉病毒、炭疽杆菌、布鲁氏菌等数十种致命的“特定生物制剂与毒素”,开展与其相关的检测试剂、药物、疫苗等实验研究。在那里工作的科学家必须身着类似宇航服的全身加压防护服并使用呼吸净化头盔。

《今日美国》报依据联邦《信息自由法》获得的实验室事故报告显示,这些防护服在2013年和2014年间的20个月内,至少出现了37起破裂或穿孔事故。

一些报告表明,防护服设计有缺陷,另一种说法是,防护服已经太破旧了。2013年3月的一份报告说:“这些防护服已经用了9年,多次使用后由于反复弯曲和折叠,导致材料破裂而裂开。” 生物安全防护服被持在陆军试验室的消毒车间。但显然这些防护服带来了许多安全问题。

报道说,2014年5月,一位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的科学家注意到,在离开实验室接受淋浴消毒时,由于防护服破损,研究人员的腿被淋湿了;另一名工作人员报告说,在接受消毒液时,发现遮面板上有一个洞。2014年7月,研究所还发生了三起防护服破损事件,其中两起,防护服正穿在研究人员身上。

该研究所官员拒绝接受媒体采访,事后发布书面声明说,BSL-4实验室的防护服服会定期更换,而且即使有破损,防护服内的正气压也会阻止病毒进入感染研究人员。

2019年7月,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由于在CDC安全检查中未能过关,被勒令关闭运转。这次检查是2019年6月展开的,《德特里克堡新闻邮报》通过《信息自由法》的要求获得了一份检查结果报告,尽管由于涉及机密,有些内容被遮盖,但其中还是介绍了CDC检查期间发现的一系列问题,以及USAMRIID管理层的答复。

CDC在其检查结果中指出,与美国政府设定的处理特定物品和毒剂规则相对照,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有六个方面的问题。其中之一谈及两次违规事件,这些事件表明实验室未能“落实和持续执行保证特定物品或病毒安全的控制措施”。由于没有说明具体违规情况,《德特里克堡新闻邮报》认为,这可能说的是,作为BSL4实验室,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在特殊防护设备、气流控制和标准操作程序等方面有漏洞。

检查报告中还谈到检查人员现场发现的问题,其中一次,工作人员故意将正压房间的门打开,另一次,清理生物有害废物违规。报告称,前一项操作违规“增加了病毒从实验室泄露并被吸入正压无菌室,造成空气被病毒污染的风险,而正压室内的工作人员都没有穿戴保护装置和电动呼吸头盔。”后一项违规,可能指的是研究所的废水废物净化系统有问题,《德特里克堡新闻邮报》在检查前就报道过,该研究所实验室先前的正规处理系统坏掉了,随后转向化学处理。检查后,研究所又说,它将改回热净化系统。

曾于1995年至1998年担任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指挥官的戴维·弗兰茨(David R. Franz)今年3月撰文介绍说,大雨冲毁了该研究所在冷战时代建设的一部分废物处理设施,而为实验室新建备用处理系统的工程也失败了,所以在2019年夏季,CDC显示发出警告,然后关闭了那里的高等级实验室。

弗兰茨指出,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名头很大,但在过去十年中,早就因管理不善而漏洞百出。首先,10年中换了5名指挥官,每两年一个,没有一个是懂生物研究的科学家,根本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充分理解高等级生化实验室的复杂结构和广泛任务。

其次,1998年时,研究所内的工作人员大约一半是穿制服的军事科学家和技术人员,还有一半是政府文职人员,只有两个承包商雇员,但现在800名员工中,大约有300名是承包商派来的,他们流动频率很快,极不稳定,也远不如老一辈专业;最后,如今,该研究所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已大大降低,就在新冠疫情暴发前,一位高级科学家将那里的气氛描述为“恐惧和不信任”。

“今日美国”在报道陆军德特里克堡生化试验室的故事时,认为发生事故以及有过病毒泄露的实验室,在美国似乎是一个常态。这些风险可能正在蓄势待发。

图/陆军德特里克堡生化试验室的科学家正在进行新冠病毒的测试

20年100多起安全事故

揭密美国生化试验室病毒泄露幕后

在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发生的炭疽事件,埃博拉和禽流感引起的实验室重大事故,以及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发现了被遗忘的致命天花病毒小瓶,在一所大学的疫苗实验中被感染的牛被反复屠宰,并将其肉出售给人类食用……

这些发生在美国各大生化试验室的安全事故,被媒体披露后,引起了全美范围内对实验室安全问题的关注。

“今日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自2003年以来,美国实验室发生了100多起人类意外接触致命微生物的事故。这些接触,既可能导致直接接触者被致命病毒感染,也很可能让病毒经由这些个体传播到社区中,形成流行病疫情。这篇震憾性的报道列举了其中一些典型的案例。比如,2014年6月和9月,佐治亚州美国农业部东南禽类研究实验室,两次出现实验人员装备的空气净化过滤装置故障,导致研究人员直接暴露在致命的H5N1禽流感病毒毒株面前,当年6月,美国另一家BSL3实验室,也在给感染H5N1病毒的鸭子取样时,出现了类似的设备问题。

在2013年4月至2014年9月之间,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报告了8次实验室用老鼠逃跑事件,这些逃掉的不是普通老鼠,而是感染了SARS或H1N1流感病毒的老鼠。调查记录显示,这些已经被病原体感染的老鼠甚至跳到研究人员身上,或者在实验室的冰柜下狂奔,研究人员则用扫帚手柄将它们赶出来抓回去,有一些则不知去向。

在2014年6月的另一起事件中,爱荷华州美国农业部国家动物疾病中心的工作人员,不遵守基本操作安全过程,没有穿戴适当的个人防护设备,就在工作台上而不是生物安全柜内,处理可能致命的钩端螺旋体病毒。当年,同样是在爱荷华,州立大学的一位科学家被发现,从西班牙引入了一株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病毒,未经大学监督委员会批准,2013年在一个BSL2实验室展开研究,而研究这一病毒最低安全标准是BSL3实验室。

国防部曾披露,2015年其在犹他州的Dugway试验场的生化实验室曾因工作人员“失误”,将活炭疽的样品而非杀伤标本发送给了美国各地的实验室,以及韩国的一个军事基地,该基地有22人因曾有接触史,而接受抗生素治疗暴露于生物恐怖病原体的威胁。CDC的调查称,在九个州的多达18个实验室收到了这些病毒。而这已是由陆军生化实验室引发的第二起“炭疽恐怖事件”了。

1500多个生化试验室,

至少一半有安全问题?

美国外交学会网站2013年的一篇文章说,“9·11”事件以来,世界各地的生物安全3级(BSL3)和4级(BSL4)实验室剧增。在1990年之前,美国只有两个BSL-4(生物安全4级)实验室,一个在亚特兰大的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另一个在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在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9/11之后,美国又开放了10个生化实验室。美国审计署(GAO)首席技术专家基思·罗德斯(Keith Rhodes)在一份报告中指出,“ BSL-3和BSL-4实验室正在大规模的在美国建设,目前拥有至少 1500多个 生化实验室。 ”

BSL-4实验室可处理世界上最致命的病原体,并对复杂和危险的病毒(例如埃博拉病毒,拉沙热和马尔堡病毒)进行研究。 按照定义,这些都是可能展开双重用途研究的设施,在那里可以储存并研究致命流感病毒、埃博拉病毒和天花等特殊病毒毒株。

图/一家生物安全4级实验室的一名研究人员在对埃博拉病毒进行分析研究。

在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德克萨斯州加尔维斯顿市,密西根州汉密尔顿市和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市设有六个BSL-4实验室。2020年4月6日,与冠状病毒的传播有关,美国国会的研究机构发布了一份关于该国生物安全体系的组织以及建立新中心-国家生物安全和农业保护基金会的报告。(NBAF)。报告指出,美国还将计划建造另外七个BSL-4实验室。BSL-4实验室是一个高度敏感的地方,要使实验室符合BSL-4的资格,它必须具有特制的通风系统,加固的墙壁和严密的安全系统。

随着已知的美国BSL-3实验室的数量从2004年的415个激增至目前的1,495个,关于生化实验室的安全性问题也成为监管机构面临的最大风险。

图/穿着防护服的研究人员在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生物安全4级实验室进行试验

在1978年至2000年间,全球有超过1200人从BSL-4实验室感染,22人死亡。从那以后,不断有报道实验室工作人员被埃博拉病毒和非典或严重的后天性呼吸道综合症杀死。

尽管CDC和美国农业部负责注册与“精选试剂”(可用作生物武器的微生物和毒物)合作的实验室,但除非明显违反处理这些微生物的规则,否则他们不能撤销该批准。 根据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科学家2012年的一份报告,2004年,有16例高致命性“微生物”从筛选剂实验室丢失或泄露,这意味着从放错样品到被感染的研究人员走出带有病毒的门,安全故事变得越来越频繁。2018年这样的事故报告上升到了269件。

流行病学家马克·利普西奇(Marc Lipsitch)和艾莉森·P·加尔瓦尼(Alison P. Galvani)对全美生化试验室的“大跃进”感到担忧,他们在《公共科学图书馆·医学》杂志的社论中写道:“创造这些类型的新型传染原会使人类处于危险之中。”他们估计,如果10个美国实验室进行了10年的此类实验,那么实验室工作人员将有20%的机会被其中一种新的超级流感病毒感染,并有可能将其传染给其他人。

事实上,他们的担忧正在变为现实。根据政府审计署的一份报告,在过去的十年中,美国的BSL-3实验室发生了400起事故。明尼苏达大学的迈克尔·奥斯特霍尔姆教授在一次研讨会上说:“生化试验室病毒的泄露可能会造成历史上最严重的大流行。”他告诉路透社:“如果在人与人之间轻易传播这种病毒的风险将会是灾难性的,”

另外的不安与抗议来自于住在这些实验室所在州的美国人。弗吉尼亚州乔治·梅森大学的Gregory Koblentz教授指出, 从事危险病原体研究的实验室和科学家的激增增加了我们的集体风险。这些包括意外泄露,工人感染,盗窃和内部感染威胁。 尤其是这些高风险的试验室大都在沿海城市,甚至陆军的生化试验室距离华盛顿仅69英里。“至少这些实验室应该在偏远的农村地区,这样可以减少病毒泄露带来的风险,应该关闭几十个并不安全的生化实验室。

丹·布朗的悬疑小说《地狱》

写的竟是真实的美国生化泄露事件

在《今日美国报》列举的一连串美国实验室违规和泄露事故中,有一起甚至可能与今天美国流行的阴谋论还有关联。

2013年11月,威斯康星大学一名研究人员在该校流感病毒研究所的BSL3实验室,用装有H5N1禽流感病毒的针头不慎刺穿自己的皮肤。这一事件被迅速上报,然后这名研究人员被隔离了7天,全程戴着N95口罩。隔离期内,此人的家人也被临时隔离起来,先在一家旅馆,后来搬到了一处公寓。就是这起事件,引发了《今日美国报》对全美病毒实验室安全问题的深度调查,结果发现,美国政府竟然都没有一份全面的生化实验室清单,也不知道这些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都在什么地方。或者说,政府并不愿意告诉媒体他们所知道的全部。

而这次事件之所以受到关注,一是因为在BSL3实验室使用针头就是严重违规行为,二是因为那里研究的不是普通的H5N1病毒,而是经过加工的传播性更厉害的加强版H5N1。 实验室带头人为日本东京大学兼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教授河冈义裕,他在那所实验室中还分析了起源于美国的H1N1猪流感病毒的基因变化,故意把病毒“还原”至疫情暴发前的状态,成功辨认出能让病毒绕过人类免疫系统的关键结点,然后将流感病毒加以改造,使之够绕过人类免疫系统。一旦这种超级病毒外泄,人类将毫无抵抗力。

这些故事被丹·布朗写进了悬疑小说《地狱》,现在河冈义裕的团队正在研发新冠病毒疫苗。美国政府2014年后叫停了河冈义裕的研究,一个原因是他的研究争议极大,二是在威斯康星大学流感病毒研究所的生物安全防护虽为三级,但部分实验却还是在二级防护实验室展开的。尽管校方强调病毒无泄漏风险,但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DC)早前发现过存在BSL3实验室泄漏炭疽菌的情况。

2019年初,美国又再度批准河冈义裕继续展开相关工作。这一决定引发了广泛的批评 ,总部设在华盛顿特区的非盈利组织军备控制与不扩散中心高级研究员林恩·克洛茨(Lynn Klotz)2019年8月接受英国《快报》采访时表示:“很有可能出现一场新的疫情,是一种此前未知的病毒,它来自实验室,因为故意或不慎泄漏引发致命大疫,这场传染病可能造成超过百万人死亡。”

克洛茨特别提到,河冈义裕和荷兰一家名为Ron Fouchier的生物公司,自2018年开始,已经合作建立一家“研究企业”,旨在制造可在哺乳动物身上传播的、高致病性的禽流感病毒。这种病毒可以通过空气传播,类似于季节性人类流感。截至2018年11月,该企业已选定14所实验室开展工作,包括威斯康星大学中两处河冈义裕长期使用的生化实验室。

克洛茨认为,河冈义裕所研发的某一种病毒从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高达30%,这种风险太高了,无法容忍”。 他还指出,实验室泄漏造成人为流行病的风险并非假设,以前有过先例,历史记录表明,实验室引发的流行病暴发包括,1977年大流行性英国天花疫情,1995年委内瑞拉的东方马脑炎,SARS大流行之后的小规模暴发,以及2007年英国的手足口病”。

图/生物学家BrianKearney在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的生物安全3级实验室中采集冠状病毒样品。该病毒库正在用于创建COVID-19测试,疫苗和治疗剂。

为什么美国人相信新冠病毒来自实验室?

全世界都流传着关于新冠病毒的阴谋论,这并不令人奇怪。令人惊讶的是,在美国,竟然有那么多的人相信阴谋论。民调界最权威的皮尤研究中心4月8日公布了一项调查数据,结果发现,竟然有将近30%的美国成年人相信,新冠病毒是在实验室中人为制造出来的。

这项调查于3月10日至16日完成,虽然43%的受调查者同意科学界的普遍认识,相信新冠病毒是自然产生的,但仍有29%的人说,它极有可能是在实验室中产生的。进一步细分,23%的美国人认为病毒毒株是在实验室中有意研发出来的,6%的人认为,它可能是从实验室中意外泄漏出来的。此外,还有25%的受调查者选择,他们不确定病毒的起源。

更有意思的是,与老年人相比,美国年轻人更相信“病毒人造论” ,年龄在18至29岁之间的成年人中,约35%认为,病毒是在实验室中开发的,而65岁及以上的成年人中只有21%持这种看法,同时,支持“病毒自然起源论”的,在老年组中比例也更高,达到了51%,而 30岁以下的成年人中认可这一说法的只有39%。

这张显微照片来自美国军用炭疽疫苗免疫计划网站,图中显示了猴子脾脏中的芽孢杆菌营养细胞。炭疽病是由炭疽杆菌产生的,是一种传染性细菌疾病,它通过与被感染的动物接触,处理被感染的产品,吃被感染的肉或呼吸武器分散的炭疽孢子而传播。

受教育程度是另一个因素。皮尤研究中心将受调查者的相关情况分为两组,一是具有学士学位或更高学历,二是只有高中文凭或以下学历、教育程度不高的人,结果前者只有19%相信病毒是人造的,后者这一比例为35%,前者中61%相信病毒从自然界演化突变而来,后者持这一观点的比例为31%,其余34%表示搞不清状况。以族群划分,在西班牙裔美国人和黑人中,分别有39%和34%的成年人相信阴谋论,持这一观点的白人只有26%。

从政治归属和意识形态方面看,共和党人和偏保守派的人,比民主党人和中间偏左的人,更容易相信病毒是在实验室中制造的,比例为37%比21%。

看到上述数据,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有这么多美国人相信这种阴谋论呢?全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们过去几个月来已经发表了数以千计的论文,一致而坚决地排除了这种臆测。

要解释这一问题,美国政客和保守派媒体的误导显然必不可少,民众普遍教育水平和科学认知能力不敢恭维。但必须了解的另一个事实是,在过去差不多20年时间中,美国民众不仅从电影和连续剧中,而是从媒体披露中得知了大量有关美国生物研究对人类构成安全威胁的事情,也就是说,他们相信的那些不着边际的阴谋论中的确有真实阴谋的影子。

事实上,了解威斯康星大学和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的现状就会发现,它们简直就是美国政客栽赃中国的阴谋论原型 ,先是怀疑设在武汉的中科院病毒研究所制造了新冠病毒,最近又开始炒作说,有可能是这所研究所管理不善不慎泄漏了病毒。

可是,那些美国政客又拿不出任何实际证据,无非是引用来自所谓美国情报界和国务院的报告。问题在于,美国情报界和国务卿当年曾信誓旦旦地拿着一管洗衣粉展示给全世界看,称那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同时,恰恰美国的生物实验室,到处存在着争议性研究和严重管理不善,如此贼喊捉贼,果然验证了蓬佩奥的话:美国有一门体现其荣耀的课程,专门教撒谎。

[责任编辑:宋东泽 PN242]

(本文章版权归凤凰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推荐1442最热评论

吃素有益健康1 [山东,青岛网友]

细思极恐,想到真相的背后令人发指!推荐323/回复/举报2021-01-20 11:30

师春冬 [中国网友]

希望美国个别政客,尊重科学,拿出起码的良知,停止搞“甩锅”和政治博弈把戏,为国际溯源合作和国际抗疫合作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推荐236/回复/举报2021-01-20 11:30

转载请注明:《中方多次呼吁美公布德特里克堡军事基地真相 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