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国务卿布林肯

拜登的国务卿布林肯

顾子明_明公 2020-11-24 投诉阅读数:19380

​​1988年,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的一名教授开启了他的访美之旅,教授将在美国的所见所闻以及其政治现状的成因与影响记录在一本书之中,名为《美国反对美国》。

同年,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就读的一名博士,将自己对地缘与外交的思考,以及美国与欧洲和中东盟友之间博弈整理出版,名为《盟友对抗盟友(Ally Versus Ally)》。

这位博士,就是安东尼·布林肯。

据彭博今日报道,拜登将提名布林肯为美国新任国务卿,他也即将取代蓬佩奥,成为未来四年我们在地缘外交上的主要对手与搭档。

布林肯出生在纽约的一个著名外交世家,其父亲曾担任美国驻匈牙利大使,其叔父曾担任美国驻比利时大使,家族不仅是民主党的铁杆支持者,也是重要的捐款人。

其继父与政治引路人塞缪尔·皮萨更是在誉满全球,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名誉大使和跨国大律师,是各国权力阶层的座上客。

在爸爸和父亲的庇护下,1994年底,32岁的布林肯被选中,出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规划办公室主任,负责克林顿政府的外交政策撰稿。

而冥冥之中,历史似乎也在玩弄着巧合。

就在哥大博士进入白宫西翼的几个月后,复旦教授也离开上海,进入了府右街2号,出任中央政策研究室政治组组长,开始他的政策撰稿生涯。

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就在布林肯一路顺风顺水,在37岁时就晋升为国安委负责欧洲事务的高级主任之际,共和党的小布什凭借着佛罗里达的州长弟弟击败了戈尔成为了新任美国总统,背靠民主党的布林肯开挂式职业生涯也不得不慢了下来。

当然,开挂的人生就是这么的强悍,凭借着家世以及外交领域的卓越才能,离开白宫的布林肯转而进入国会山,担任民主党参议院外委会办公室主任。

也是在这个时刻,布林肯结识到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时任民主党参议院外委会主席(首席议员)拜登。

从此,布林肯成为了拜登外交领域最心腹的干将,2007年,拜登刚宣布竞选总统,布林肯更是第一时间加入其竞选团队,担任外交政策顾问和秘书。

而大洋彼岸的复旦教授,也在这一年成为了新一届书记处的书记。

2008年,奥巴马凭借着超高的人气战胜拜登和希拉里之后,民主党迅速组建了奥巴马、拜登、希拉里的三驾马车,最终形成合力,战胜了如日中天的麦凯恩。

随着民主党三分天下,作为副总统拜登国家安全顾问的布林肯,很快就成为拜登在外交和国家安全领域的代理人。

而巴马连任后希拉里退出国务院,促使拜登的权力也得以急速的扩张,2013年,布林肯被任命为副国家安全顾问,2015年晋升为常务副国务卿,成为了国务院的二号人物。

有着布林肯的支撑,拜登成为了近几十年来美国在外交领域最有权力的副总统之一,而有着拜登的支持,布林肯也在暗中扶持力量,成为民主党内一个庞大的力量。

譬如身为常务副国务卿,代表着拜登的布林肯执掌着美国的外交大权,而他的妻子埃文瑞安,作为希拉里身边负责日常安排的助理,也在奥巴马政府中担任负责教育与文化事务的助理国务卿。

此外,在布林肯的组织下,一群中生代的新锐们也都抱团成长,他们都利用阿斯彭安全论坛年会的闲暇时间去钓鱼,组建了一个强大的渔夫帮(The Trout Fisher)。

这里面有前常务副国务卿斯坦伯格、前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前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多尼隆、前白宫发言人卡尼……

而且,利用父辈在欧洲的人脉以及自己在奥巴马政府任期内的纵横捭阖,布林肯在欧洲政坛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譬如今年欧洲各国领导人第一时间庆祝“当选总统”拜登,电话就是布林肯统一安排的。

未来,随着布林肯执掌国务院,这批中生代的美国渔夫帮们很快就会成为美国新时代的影子政府,影响着全球各股力量的平衡。

因此,对布林肯的研究,就变得尤为重要。

布林肯从家族来说,父亲和叔父都是政商旋转门玩得贼溜的大商人,母亲更是配合着这些商人的艺术公司,不同于老一代纠结于意识形态的外交官,布林肯在意识形态方面不会过分强硬,而是更看重美国能否获取利益。

作为显著的,莫过于特朗普开启贸易战之后,布林肯旗下公司做的一个大生意,就是帮助美国企业绕过特朗普的制裁继续跟中国交易。

因此,无论未来中美关系走向如何,最起码绝大部分事情也都是可以交易的,大家也都有了缓冲的余地。

但是,看似人畜无害的布林肯,实际上却是一个城府极深,布局极其隐蔽的狠角色,就像白衣渡江的吕蒙那样,总能趁着对手的松懈打出致命一击。

无论是在普京的眼皮子地下扳倒了乌克兰的亚努科维奇,把乌克兰变成了北约的前沿阵地,逼着普京出兵克里米亚。还是在中韩一片亲善的繁荣之下,暗中把萨德系统安装在了韩国,引发了半岛一系列的激烈冲突。

而布林肯最辛辣之处,就是只要出手,对手们就很难翻盘。

就像特朗普花了四年的时间都没有解除好基友普京的制裁,让俄罗斯重回八国集团,文在寅花了四年的时间也没有修复与中国的关系与经贸往来,限韩令遥遥无期。

可以预见的是,作为拜登的心腹以及大管家,只要明年拜登能够顺利成为总统,那么布林肯大概率可以当4年的国务卿,政策的连续一致性会使得美国的众多盟国会加速修复与拜登政府的关系。

尤其是布林肯主张美国让出部分主导权给盟友,在特朗普实质性撤离欧洲和中东的动作之下,英法德等国家会在中东和东欧地区填补美国力量撤离后留下的空白,而美国自己则会把重心重返亚太,甚至重返TPP。

这意味着我们在南海与半岛方面的压力会急速增加,各种不确定与黑天鹅也会在未来的四年内频发。

不过,当我们了解了我们的对手,自然也就会相应的应对措施。布林肯也并非没有软肋,每个人的童年,都对他有着深远的影响。

譬如布林肯的继父与政治引路人塞缪尔·皮萨,就是对他影响非常深远的一个人。

犹太人皮萨作为奥斯威辛的幸存者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屠杀历史教育和防止种族灭绝问题特使,以毕生之力进行全球防止种族灭绝的教育。

而继承着继父衣钵的布林肯,在反屠杀问题上也有着相当强硬的执著,认为美国和其他文明国家需要肩负起世界范围防止残暴的责任,在种族问题上坚定支持对外干涉和动用武力。

譬如在打击“伊斯兰国”这个原本美国养寇自重的问题上,布林肯极其强硬,牵头带着美国的盟友们进行了残酷的打击,击伤一号头目巴格达迪击毙二号头目阿尔卡杜里,并为伊拉克政府提供了大量的反恐武装。

甚至在阻止卡扎菲屠杀的问题上,一项唯拜登马首是瞻的布林肯也会在白宫会议上打断其老板的讲话,列出美国需要对利比亚动武的一系列理由,促使了美国的出兵和卡扎菲政权的覆灭。

而2011年的刺杀恐怖主义头子本拉登,也是令这位犹太政治家最兴奋的事情。

这就是未来中美合作的一个关键点。

今年,随着疫情带来的全球冲击,全球的极端力量都在积蓄力量,欧洲连续的恐怖袭击与美国种族之间的枪杀事件只是开始,各股极端力量都会试图通过撕裂社会获取权力。

无论是共和党与民主党,还是欧洲盟友与中东王爷,反对美国的有可能是美国自己,对抗盟友的也可能是盟友本身。

混乱,是各方生存与博弈的阶梯。

到底是《美国反对美国》,还是《盟友对抗盟友》,一场复旦与哥大之间宿命的对决,也许即将拉开帷幕。​​​​

转载请注明:《拜登的国务卿布林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