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erreturn中情局、克格勃、摩萨德:地下党可能比他们更强

历史 > 热文 > 正文站内

中情局、克格勃、摩萨德:地下党可能比他们更强

2020年12月01日 18:22:45
来源:这才是战争

21人参与3评论

1939年农历正月初一早晨,中共平津地区地下抗日小组组长王森(原名郭生秀,1906年12月出生于山西临县碛口镇),接到上级的一项紧急任务——立即动身,从北平去太原,跟潜伏在日军中的一名红色特工秘密接头,去拿一份重要情报。接头时间定在农历正月初五中午十二点(当时沦陷区使用的是日本东京时间,相当于北京时间十一点),地点在太原火车站外。作为一名资深的特科人员,王森对于接头对象是日军军官这一点,并不震惊。抗日战争中,日军中潜伏着一些秘密的红色特工,这些日本人对日本的战争行径深恶痛绝,自觉或不自觉地成为了红色间谍。我方的地下情报工作者中,有一些人曾经和这些日本红色特工有着或多或少的接触。

尾崎秀实和中西功

尾崎秀实和中西功

日籍红色特工中目前比较知名的有中西功、西里龙夫、尾崎秀实等人,当然还有被中国作家编造出来的“武田毅雄”。除了编造出来的“武田毅雄”,中西功等人都是因为二战时苏联著名特工佐尔格而为人熟知的。我们以前发过卓叔的文章,对佐尔格小组的活动有过详细的介绍。

中西功、西里龙夫、尾崎秀实等人为人所知,是因为佐尔格被日本人逮捕,与他有关联的日本红色特工统统暴露。实际上除了中西功、西里龙夫、尾崎秀实等人,还有相当数量的日本人从事着反对日本侵略战争的秘密工作,为了保护他们,他们的身份至今没有公开。

王森

王森

农历正月初二黎明时分,王森以日本香烟代销商的公开身份,从前门火车站出发了。从北平到太原,现在高铁最快只要两个多小时,抗战前要十多个小时,可是王森这次足足花了两天半时间。

太原火车站的候车室,与太原东南城墙外的山西大饭店遥遥相对。饭店楼前与车站外各有一片篮球场大的广场,两广场汇合处是通向太原新南门的马路。组织规定的接头地点,就在两片广场的交汇处。

民国时的太原火车站

民国时的太原火车站

王森事先观察了接头地形,感到十分为难。火车站周围空旷得很,没有什么建筑物可作掩护。只在马路拐向新南门的地角上有两个零售香烟、食品的棚子。一个普通中国老百姓,怎么能在这样空旷的地方,与一个日本军人接头呢。

王森出发前,交通同志详细转告了接头的一切细节,对双方穿着的服装、作为识别标志的什物,都有严格规定。但在什么地方互换情报却未作具体规定,可能是让接头双方自行处理吧。王森反复观察城外,没有可以掩护交换情报的地方。王森想,只有进城找僻静处了。然而进城后又上哪儿呢,商店不行。邮局呢,日军有军邮,他们根本不进一般邮局。王森一时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地方,只能到时候见机行事了。

接头那天中午,王森按照规定,头戴一顶古铜色的旧礼帽,帽腰裹着半寸宽的白布条,身穿一件黑布棉袍,腰系一条白布腰带,脚穿一双布棉鞋,鞋面蒙上白布,穿戴就像是为长辈戴孝的样子。他的手中拿着男用方形手绢裹着的一条仙岛牌香烟。

时针指向十二点,王森准时从火车站门口走出,遥望山西大饭店的楼门。按规定,对方应在同一时间从饭店门走出。王森缓缓向前走,凝望着饭店的楼门。

楼门里果然走出一个穿草绿色军便服的人。王森心一动,仔细一看,不料,同时又走出两个穿同样衣服的日本军人。他们三人一起缓缓向王森走来。三个人中究竟哪一个是王森的接头人呢?

组织上规定,接头人穿着草绿色毛料军便服,戴一顶与服装同一颜色的军便帽,戴一副宽边眼镜,留鼻胡,手提一个三角形式的皮夹子。走来的三个人,服装相同,有两个留着鼻胡,手中都拿着大小不等的皮夹子,一时看不清是三角还是四角的。怎么办呢,时间不能拖延,王森决定快走几步,走在他们前边,让对方识别自己。

王森希望对方辨认后,能与同行者设法分开并尾随过来。可是当王森走在马路拐弯处扭头偷眼看身后时,三个日本人仍在一起不紧不慢地走着,看起来没人在注意他。

转眼快到城门了,王森必须排入进城的中国老百姓的队列里,经受伪警搜身检查并给日军的门岗鞠躬九十度。当王森被检查时,他看清楚从另一条道走进城去的三个日本人中,有一个人的皮夹子像三角形。王森心中一喜,经过检查后,快步进城,想跟踪他而去。

民国时期的太原首义门(又称新南门)

民国时期的太原首义门(又称新南门)

不巧的是,新南门内大街上,有几个日军宪兵带着伪警察正在临时戒严检查行人。王森被一个伪警察打了一拳,推进检查的行列,眼巴巴地看着要接头的人向北走去。检查虽然没等多久就放行了,可是,那三个日本军人早已无影无踪了。王森心中感到万分遗憾,因为这次如果接不上头,必须等下个月的这个时间再来接头,岂不误了大事。

王森下意识地快步向北走去。当到红市牌楼丁字街时,王森彷徨了,该上哪边呢?向东是上马街,西去是繁华的桥头街。他拿不定主意,徘徊在一个卖香烟的摊子前,心中的懊悔、焦急真是难以形容。王森这次能否顺利完成接头任务吗?

正当王森绝望的时候,忽然发现上马街那边缓缓走来一个穿草绿色衣服的日本军人,定睛一看,正是那个提三角形皮夹的接头人。他顿时感到真是天无绝人之路,镇定了一下,等这人走过去,便保持距离跟在他后面。那人没有回头,只是迈着矫健的军人步伐向桥头街走去,随即又转入了去海子边公园的巷子。但是他没进公园,只沿着公园的围墙向南走,已临近民国初年建造的自省堂,这地方四周极其僻静。

民国时期的太原公园

民国时期的太原公园

自省堂东边是一条弯曲的小巷,通到南边纯阳宫。就在这个四面无人的巷子,接头人迅速用左手摘掉他戴的宽边眼镜,扭头望望王森,便又敏捷地戴上原来的宽边框眼镜。王森意识到对方完成了接头的最后一个动作,便大步向前,递给他一支水笔。同一时间,对方交给王森一包哈德门香烟。两人互望了一眼,接头人低而有力地说:“阿库修。”几乎在同时,王森快速地回复说:“共同奋斗。”瞬间,他们一个向南,一个向北分开了,这次接头顺利完成了。

在王森的记忆里,这位潜伏在日军中的红色特工,约有三十来岁,皮肤黝黑,粗粗的眉毛,眼睛十分有神。1940年,另一位同志和他在天津还接过一次头。遗憾的是,王森始终不清楚他的真实身份和后来的下落,上级没有告诉王森,只能祝福他能平安度过战争,回到家中与亲人团聚。

关于日军中的红色特工这个事,公开史料几乎见不到。我专门请教了一位老人,他的父亲是日本人,一位日本八路军。老人告诉了我一些关于他父亲的故事。抗日战争后,这位日本八路军又做了哪些工作。他知道的也不多,因为他的父亲从来不跟他讲。他只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了上级来人和他父亲的谈话,因为他当时陪同在座,他们谈的是允许他听的内容。他这才隐约知道了自己父亲经历的不凡。而关于他的父亲,公开资料也只讲了在八路军时期的工作,之后的经历就不再提及了。听完后,我只想说,隐秘战线一直保持着当年在周总理领导下的光荣传统。中情局、克格勃、摩萨德、军情六处,这些名字确实响亮,但我们,可能比他们更强。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推荐19最热评论

凤凰网友qjbT23V [云南,昆明网友]

现在呢?比得上摩萨德吗?推荐7/回复/举报2020-12-04 12:00

凤凰网友 [广西,南宁网友]

致敬英雄推荐8/回复/举报2020-12-04 12:23

转载请注明:《yuerreturn中情局、克格勃、摩萨德:地下党可能比他们更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