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的冬天可能真的要来了

华为的冬天可能真的要来了

 BOO聊通信 BOO聊通信 4月1日
来自专辑
BOO的ICT行业分析

在高调发布旗舰新机P40后的几天,华为在3月31日公布了2019年年报:

2019年在美国“断供”压力下,华为依然保持了增长:2019年全年实现全球销售收入 8588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19.1%,净利润为 627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6%

但是,相比于往年利润持续接近30%的增速(2018年25.06%,2017年28.08%),华为19年明显出现利润增速急刹车

究其根本,还是因为美国“撺掇”盟友禁用华为5G通信设备,以及谷歌断供GMS(相当于停止向华为手机提供一切谷歌旗下应用,而这些应用均被国外用户高度依赖,关于GMS可参考围追堵截下,华为携HMS背水一战)影响,造成海外市场发展受阻

 

带括号的数字是负值的意思

2019年,华为虽然在中国和美洲市场依然保持增长,但欧洲中东非洲市场收入勉强维持现状,亚太市场收入更是大跌13.9%。要知道,华为2018年欧洲中东非洲市场收入增速是24.3%,而亚太市场也录得15.1%的营收增速,与国内市场增速相差无几。

 

然而,短短一年的时间内,华为面对的形势急转直下,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中国市场的强劲增长,今年利润增速是正是负还难说。

当然,对于华为来说,眼前的困难相比于即将到来的困难,可能还只是easy模式

据CNBC和路透社报道,特朗普政府可能又双叒叕要限制华为全世界供应商,不许给华为供应芯片和设备。这是手伸得最长的一次,上次的规则是,如果你用了25%以上美国的产品或技术,你就要听我指挥,没有我的许可,不能给华为供货。华为芯片的制造商台积电评估了一下,发现不需要听美国的,现在美国准备修改规则,把25%降低为10%,以迫使台积电就范
观察者网

没错,美国政府准备通过简单粗暴的修改断供规则,来使得更多华为供应商就范,停止向华为供货,而这次美国妄图逼迫的对象直指华为的重要合作伙伴:台积电

台积电对于华为来说有多重要呢?这么说吧,就算华为脱离美国全部供应商的供应,也总归是能从韩国、日本、国内找到差不多的替代品。

世界头号芯片代工厂“台积电”,对于世界上所有高端芯片设计公司来说,都是无法绕过的一环。不管高通、三星、海思、联发科们拥有多么高精尖的芯片设计能力,最后统统都要找到台积电,因为只有台积电才具备将高端芯片造出来的能力

 

台积电一家企业,就占据了全世界芯片代工产业一半以上的份额,而中国大陆第一的中芯国际,仅仅具备中低端芯片代工能力,市场份额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4.3%,这里面绝大多数营收还来自本土企业(比如华为的非手机使用的中低端芯片)。

 

对于芯片来说,最重要的参数就是“制程”,制程数字越低,代表芯片集成能力越高、性能越强。目前最高端5G手机使用的芯片,基本都是采用7nm制程,而台积电即将具备5nm制程量产能力,正在试产3nm芯片。而中芯国际呢?据其财报披露:第一代14nm芯片已经实现量产,预计2021年正式出货。

什么叫代差?这就叫代差

如果华为真的被台积电断供,后果是什么?要知道,华为消费者业务占整体收入的50%以上,手机业务出现闪失,那么公司就要出大问题。

 

有没有解决办法呢?有肯定是有的。一个方法是停止自研芯片,直接购买日韩替代品,但是性能肯定会大打折扣,且依然把自己的命脉放在了美国盟友手中。

另一种方法就是扶持国内产业链企业,实现与美国及其盟友完全脱钩,难度极大,且可能会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关键面对激烈的消费者市场竞争环境,华为能不能等得起,也是个问题。

 

所以,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对于美国政府升级断供措施的谣言回应如下:“中国政府不会让华为任人宰割,或者置之不理。我相信中国政府会采取反制措施。”

 

没错,与上次被谷歌断供GMS时余承东“华为仍将保持与谷歌的良好合作,持续沟通等待事情的解决。我们相信技术应当是开放和普惠的。”无奈的表态一样,这次徐直军的意思已经非常明确:如果美国政府真的干得出来这种事,我们真的就没啥好办法了

而且,就算没有美国的断供升级,华为在现有的断供下,也快弹尽粮绝了。

“2020年华为公司将是最艰难的一年。因为全年都处于实体清单下。我们的储备也快用完了。”——徐直军

回首2000年底,在华为蒸蒸日上的阶段,任正非曾发表过一篇文章,题为《华为的冬天》,我给大家摘抄其中比较经典的几句话:

公司所有员工是否考虑过,如果有一天,公司销售额下滑、利润下滑甚至会破产,我们怎么办

华为的危机以及萎缩、破产是一定会到来的。我们还太嫩,我们公司经过十年的顺利发展没有经历过挫折,不经过挫折,就不知道如何走向正确道路。磨难是一笔财富,而我们没有经过磨难,这是我们最大的弱点。我们完全没有适应不发展的心理准备与技能准备。

                                                                                                       

当年任正非的《华为的冬天》,更多的是居安思危,唤起员工的危机意识,但如今,华为的冬天可能真的要来了。

同时面对美国政府断供升级、受疫情影响全球需求急剧萎缩的局面,也难怪徐直军调侃的说到:“2019 年对华为是最有挑战的一年,今年是华为最艰难的一年。2020 年华为力争活下来,争取明年还能发年报。”

转载请注明:《华为的冬天可能真的要来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