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解体投票环节 他唯一投下反对票的代表?

热文

站内

苏联解体投票环节 他唯一投下反对票的代表?

2020年05月16日 17:23:04
来源:地球知识局

原题:连续执政26年,一把手这次还能赢么? | 地球知识局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NO.1488-连续执政26年

作者:临溪主人

制图:孙绿 / 校稿:酸奶 / 编辑:养乐多

前几日,据白俄罗斯官方媒体“白通社”报道,尽管新冠肺炎疫情方兴未艾,但白俄罗斯(我国外交部官网仍称其为“白俄罗斯”而非“白罗斯”)仍计划于今年夏季8月举行新一轮总统选举,本次选举也将是白俄罗斯自苏联解体以来第六届总统选举。

俄罗斯旁边这个就是白俄罗斯了

面积相当于2个浙江,人口接近1000万▼

但值得一提的是,前五届白俄罗斯总统都由亚历山大·卢卡申科所担任。所以尽管卢卡申科先前已经保证过,总统选举将“绝对公平有序”,自己不会霸占总统宝座不放,但他的态度仍然受到了不少人的质疑。

放心,这一切都是绝对公正的

(图片来自@exsilentroot / Shutterstock.com)▼

十字路口的国家

白俄罗斯民族和现在的俄罗斯民族同出一脉,都源自于古代的斯拉夫人族群。公元6世纪左右,斯拉夫人迅速在整个欧洲大陆开枝散叶,当时就有一支东斯拉夫族群,在现在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的广大草原上定居。 公元9-12世纪期间,以第聂伯河流域的基辅为中心,出现了东斯拉夫人为主体的基辅罗斯国家。

跟当时的欧洲国家比,基辅罗斯疆域仿佛很大

基辅罗斯位置也大致相当于今天俄、白、乌三国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社会和政治的组织程度

这方面最为紧凑、合理、有效的仍然是拜占庭帝国

(11初欧洲大致状况)▼

然而随着基辅罗斯的衰落与分裂,东斯拉夫人内部也开始迅速分化,逐步分地域形成了后世的俄罗斯人、白俄罗斯人、乌克兰人三大部族。基辅罗斯覆灭以后,尽管白俄罗斯人曾短暂地建立过以本民族为主体的国家,但旋即先后被周边的立陶宛人、波兰人所统治。18世纪末波兰被瓜分后,白俄罗斯又被并入俄罗斯帝国。

18世纪末欧洲大致状况,两件大事:

俄、奥、普瓜分了巨大的波兰-立陶宛,俄国空前庞大

法国发生激烈的内部革命,在多次残酷的角逐后

以拿破仑为中心的军事帝国即将踏上征服欧洲之路

(18世纪末欧洲大致状况)▼

根据19世纪末沙俄的一份人口普查报告显示,占据全国人口4.7%左右的白俄罗斯人,有85%左右的人是不识字的文盲,而且大多数以农业为生。由于受教育程度低下、地区经济发展落后,所以当时的白俄罗斯人没有衍生出激烈的反俄思想和组织。与此同时,当时占据统治阶级地位的俄罗斯人也常常把白俄罗斯人视作是自己民族的一部分。

斯拉夫人中的东斯拉夫、西斯拉夫、南斯拉夫

可以对应到今天的三组国家中

俄、白、乌其实也有都有各自的民族认同

其中俄罗斯更倾向于一统东斯拉夫(毕竟自己最大)▼

但是十月革命以后,白俄罗斯地区的社会经济得到了飞速发展。通过“一五计划”、“二五计划”,白俄罗斯在短短二、三十年内便成为了苏联境内一个以机械制造业为代表的加盟国。到1940年,其工业总产值已经是1913年的8.1倍。到苏联解体前夕,白俄罗斯已经形成了现代化的国民经济综合体。

苏联绝大部分工业还是集中在西部的东欧核心区

即俄罗斯西部+乌克兰+白俄罗斯+波罗的海+高加索

(苏联炼油化学工业分布,明斯克为白俄罗斯首都)▼

然而戈尔巴乔夫改革的失败以及随之而来的苏联解体,却给白俄罗斯带来了灭顶之灾。在苏联解体之前,其境内各加盟共和国在经济上有着非常紧密而有效的分工协作关系,当时白俄罗斯85%商品输入额都来自于兄弟加盟共和国的商品交换。而在联盟解体后,原本各加盟共和国之间形成的紧密经济关系也不复存在。

1991年8月,苏联人民代表大会上的戈尔巴乔夫

四个月后,苏联正式解体

(图片:Konstantin Gushcha / Shutterstock)▼

与此同时,当时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舒什克维奇效仿俄罗斯采取了休克疗法,在国内大力促进私有化,仅1993-1994年度,就有874个企业被私有化。

白俄罗斯人口本身不到1000W

发展工业必须和更广阔的的市场相互协作

在苏联解体前,无疑是苏东阵营实现了这个效果

(2019年,乌兹别克斯坦总统访问,明斯克拖拉机厂展示产品)

(图片:Maksim Safaniuk / Shutterstock.com)▼

激进的改革无疑严重影响了白俄罗斯的经济。1991-1995年期间,白俄罗斯所取得的不是比以往更有效的成就,反而是通货膨胀加剧、白俄卢布贬值、财政赤字加大、对外债务增加等一系列经济恶化表象。作为白俄罗斯国民经济支柱的工业,其产值和1990年相比,也下降了40.9%。

上世纪80年代末至18年的三国GDP走势

苏联解体之后的严重困难,花了十几年才走出来▼

反腐斗士和政治新星

卢卡申科正是在如此严峻的经济局势下逐步走向政治舞台的。

他出身于白俄罗斯莫吉廖夫州的一个农民家庭。自大学历史系毕业后便参军入伍,退役后长时间在基层农场工作,拥有着丰富的农业生产和农场管理经验,并一度在全国级别的农业会议上做了发言,因此而小有名气,转型进入了政坛。1990年,就在苏联解体前夕,卢卡申科甚至成功当选为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的代表。

不过卢卡申科并不乐见苏联解体。他曾说过这样一句名言:“白俄罗斯不能离开苏联独立生存。”在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的解体投票环节,他自己声称是唯一一个投下反对票的代表(但是有人对此存不同说法)。

白俄罗斯是完全为苏联加盟国做包围的

既不沿海也不挨着西方阵营

而且其工业基础在白、俄、乌之中也是最弱的

其经济确实高度依赖苏联▼

但大势所趋,并非卢卡申科一人所能逆转,牢不可破的联盟最终解体,白俄罗斯还是独立了。此时人们才发现,迎接他们的是国内经济持续下滑,而且政治也越来越腐败,国内广大社会民众也对政府颇有微词。另一方面,白俄罗斯政府内部的政治斗争也颇为激烈。在各怀鬼胎的斗争中,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通过了成立一个调查腐败现象的反腐委员会的决定,并由卢卡申科出任委员会主席。

卢卡申科执掌这个委员会后,便表达出了与贪污腐败势力斗争到底的态度,迅速采取了铁腕手段在职权范围内对涉嫌腐败的官僚进行了调查。经过几个月的不懈努力,1993年12月14日这天, 卢卡申科在向议会发表演讲时,拿出了一堆调查报告,并戏剧性地宣称:“我掌握了这里最可怕的事实。”

卢卡申科的调查在白俄罗斯政坛引起了震荡,就连先前曾支持反腐委员会成立的最高苏维埃主席舒什克维奇,也涉嫌动用政府公款给自己修建别墅,几乎没有一个此前的玩家从中得益,除了卢卡申科本人。

舒什克维奇(左三)代表白俄罗斯签署

“消除苏联并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的协议”

当时一定没想到,后辈崛起的如此快

(图片来自@U. Ivanov / Ю. Иванов / wikipedia)▼

由于在反腐斗争中的表现出彩,卢卡申科积累了崇高的政治声望,成为全国的政治新星,获得了社会各界的瞩目。

1994年,白俄罗斯通过了新宪法,并在当年进行了首届总统选举。反腐明星卢卡申科遥遥领先于其他候选人,最终成功当选,开启了卢卡申科时代。

两轮选举下来,卢卡申科众望所归▼

卢卡申科时代

此前由于经济下滑,白俄罗斯的贫困率已经急剧上升,从1990年的1%迅速攀升至1995年第一季度的36%。除此之外,和所有前苏联加盟国遇到过的问题一样,长期恶性通货膨胀消灭了大部分居民储蓄。失业登记人数更是从1991年的两千多人上涨到了1994年的十万余人。

只有一千万人口的白俄罗斯正处在数年的痛苦时刻

确实需要一个能减轻痛苦并指明道路的能人出现▼

为了拉动经济回升,卢卡申科放弃了过去激进化的经济改革,改以渐进式的改革。他采取的首要措施,便是发布总统令以减缓私有化进程。与此同时,卢卡申科也积极推进白俄罗斯的经济体制改革,朝着“社会市场经济”方向迈进。在1996年出台的未来五年白俄罗斯经济规划中,确立了以出口贸易、住宅建设、粮食生产作为经济结构调整方向的方针。

卢卡申科倡导的“社会市场经济”,有时也可称作“市场社会主义”。这种思路一方面在社会保障体系上延续了苏联时代的不少政策,积极保障中下层群众在养老、教育、医疗等方面的利益。另一方, 在经济体制上则主张建立起以国家所有制为主题的混合所有制结构,并加强宏观调控和市场机制相结合的国民经济管理体系。

经济改革从来不是请客吃饭,必然要动摇很多人的利益,其实际执行也有赖于改革者的威信。因此在改革过程中,卢卡申科拥有了一套以他为中心的威权体制,这一点则常常为西方国家所诟病。其实早在卢卡申科上台之初,就有反对派议员站出来抗议他的统治,并围绕总统的权力限制问题展开了斗争。

就算每次卢卡申科都以压倒性支持率胜出

但总归是有投票权的国家体制

在大选后还是会有反对派出来抗议结果

(图片来自@Unomano / Wikipedia)▼

1995年,白俄罗斯进行了一次全民公投,除了表决总统是否有权解散议会外,还围绕“是否与俄国建立更紧密的联系”和有关“俄语的语言地位”等议题进行了表决。结果是卢卡申科一方大获全胜,其获得了解散议会的权力,成为他建立起威权主义的第一步。

1997年,卢卡申科和叶利钦签署《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联盟成立条约》

(图片来自:wikimedia@Vladimir Rodionov)▼

1996年,卢卡申科和反对派的斗争日趋白热化。在卢卡申科提议下,进行了扩大总统权力的宪法修正案的公投。这场公投结果并不出人意外,总统的议案以70.45%的赞成票通过。总统不但获得了几乎绝对的行政权力,甚至还剥夺了一部分司法系统的权力,而议会在这之后也变得难以制约总统和政府。以卢卡申科为中心的白俄罗斯威权主义体制,基本得以构建起来。

卢卡申科能在这些两次全民公投中获得大部分支持,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一方面固然要感谢早期卢卡申科的反腐行为给社会各界留下的良好印象,另一方面卢卡申科的政治经济改革也实在地保障了中下阶层群体的利益,具有自己的民意基础。

一代一代的竞选人陪跑

只有卢卡申科几十年如一日的胜券在握

(图片来自@deposit / 图虫创意)▼

由于苏联时代实行的计划经济和国有制体系,白俄罗斯在独立之初本来拥有着为数众多的在国有经济和集体经济体制内就业的工人和农民。但早先大刀阔斧不计后果的私有化进程,严重损害了这一群体利益,他们怨声载道,希望有人能为自己说话。

卢卡申科上台后积极保障这一群体的利益,并拿出了不少国家财政收入用于补贴、提高普通居民生活,使得广大社会群众自认是卢卡申科经济改革下的受益者,并进而与这位总统在政治上进行绑定。

多年来,卢卡申科这套经济模式,在其官方声明中被吹捧为“白俄罗斯经济奇迹”,号称令国家享有稳定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加强了对人民的社会保护,并有稳定的金融状况。

是了,运筹帷幄的感觉

(图片来自:Siarhei Liudkevich / Shutterstock)▼

而客观地来看,卢卡申科的改革也确实行之有效。他上台仅两年,便扭转了经济衰退的趋势,在1996年实现了经济恢复增长,通货膨胀下降。1996年到2014年间,白俄罗斯的GDP一改90年代前半期的颓势,呈逐年上升趋势,在独联体国家内部也属于领先地位,他或许真的摸到了一条适合自己国家的发展之路。

和之前的惨淡相比确实走出困境

比俄罗斯差一些(毕竟不能直接卖油气)▼

不过,在西方反对人士看来,尽管白俄罗斯有了不小的经济成就,但其“专制”是甚于俄罗斯的,故而把卢卡申科统治下的白俄罗斯称作是“欧洲最后一个独裁国家”。

俄罗斯版《教父》是一部批评卢卡申科的纪录片

艺术混合着现实

(图片来自@wikippedia)▼

但卢卡申科能够在白俄罗斯政坛上屹立二十多年不倒,必然有其高明之处。一方面卢卡申科成功带领国家适应了苏联解体后的新世界,另一方面白俄罗斯人民也因为自己在社会经济改革中获利,而送给了他一个“老爹”的昵称。

就算是“老爹”,动了有些人的蛋糕也要遭到抗议

不过没什么用而已,还可能招来牢狱之灾

(图片来自@Andrei Bortnikau / Shutterstock.com)▼

今年这届总统选举,外界普遍估计他还能再下一城。卢卡申科个人和白俄罗斯这个国家的绑定,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参考文献:

孟君.帝俄政府认知视域下的白俄罗斯人[J].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44(3):57-61.

Andrew Wilson. Belarus: the last European dictatorship[M].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1.

[白]A.A.科瓦列尼亚,赵会荣 译.白俄罗斯简史[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

栗丽.白俄罗斯社会市场经济改革研究[D].北京:中国人民大学,2005.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Svetlana Turchenick / Shutterstock

转载请注明:《苏联解体投票环节 他唯一投下反对票的代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