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维》第四章 实现突围

第四章

实现突围

一一努力让自己提升的技术指南

 

如何打破冷场

Q

在不熟的机会场合中,总是不知道该怎么带动气氛,一说话就冷场,感觉好尴尬,这种情况该怎么避免?又该怎么改变自己呢?

 

就在几分钟以前,我刚刚退了一个微信里的小群。你们可能会出问,退个群什么的,是件很常见的事啊,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大半夜跟我说呢?

这可能跟我这个人有关。

说实话,我一直没能彻底学会、接受微信群这种交流方式。比如,各种中学、大学同学群,几百人在里头,每天聊的热火朝天,可我总是不知道该怎么加入到当前的话题,而且,我是个有严重强迫症的人,每次打开微信,看见某个群里有上百个未读信息,我会感到非常焦虑。

再比如,对于大家喜闻乐见的发红包、抢红包活动,我也一直有一种固执的偏见和抵触,我总觉得这是一种挺虚情假意的玩意儿。

首先,我懒得抢。王朔老师好像说过这么一句话,原话不记得了,大意是:我已经过了为蹭一顿饭而跟人浪费一整天时间的年纪。其次,我也一直拒绝发红包。有一年春节大家在微信上发红包、抢红包,正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我还不合时宜的发过一条微博说:

比在网上抢红包更被可悲的是,在网上发红包的,无非是想买点别人对他的接受和好感。一个群里发红包越大放的人,不安全感往往越强烈。

现在,你知道我这人有多烦人了吧?

 

还有就是各种同学群,那是一个比同学群更令我不适的存在,一般人在群里天天晒加班、晒敬业,争着第一个转发各种业内新闻、动向,以示自己的敏锐嗅觉和洞察力,当领导偶尔在群里发言的时候,他们又纷纷跳出来比拍马屁的速度和水平,反正就是突出一个虚伪,这样的东西看多了,会让你对世界失望。

我还发现过一个定理:在一个有领导的同事群里,发言越多的,越傻。这条判断谁傻的依据特别准,不信你试试。

所以,对于微信群这种东西,我一贯是采取一种消极抵抗的策略,你非要拉我进去我不反对,但是我会这么做:一、设置消息免打扰,也就是不到万不得已,从来不看;二、从不发言。除非是那种几个人为谈事情临时组成的群,说完了就散,这样的微信群,我觉得没什么不好。

只有极少数的特例。

 

刚才我退出的那个群,是我少有的不屏蔽消息,还会经常发言的一个非临时性的群。我还真的认真的反思过这个群跟那些令我反感的微信群,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我想到了两个:

第一,这个群很小,一共就十多个人。你别看我平时显得很能说,但是我跟很多人一样,如果你把我放到一个有很多人的场合,往往会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经常是一说话就冷场,只有在人数极有限的时候,我才能真正的跟大家聊起来。

第二,这一点很关键,我发现我跟这个群里的每一个人都吃过饭。也就是说,这些人首先都不是只在网上认识的,而是在生活中见过的,不仅见过,还必须有足够的了解。我一直坚信的亲密程度是可以用“一起吃过饭的次数”来估算的。为什么结婚是这么重大的一个决定呢?因为这意味着你许诺要跟一个人一天吃三顿饭,而且一吃就是几十年。

铁凝老师写过一篇很感人的小说,叫《安德利的晚上》,讲的是两个在同一个工厂里工作了很多年的人的爱情故事,他们虽然不是正式情侣,可是每天一起吃午饭,便吃成了亲人。

 

扯远了。

我还是先回答这个问题吧,我多年前博士毕业找工作的时候,曾经买过一本教人怎么面试的英文书,书名很可笑,叫“Knock Em Dead”,要是让我翻译成中文,应该是“打死丫的”,书中讲到过一个具体的、常见的场景。

就是说,在面试的时候,忽然冷场了,面试官不说话,你也不说话,场面形成一种有点尴尬的空白,这时候,你该怎么办呢?

据《打死丫的》这本畅销书的作者说,在这样的场景下,你不应该试图没话找话打破冷场,或者主动去干点什么改变气氛,你最优的策略是:什么也不说!

你应该坚持沉默,你可以微笑,可以保持目光接触,但是,你不需要先开口。

这个建议猛的看起来有点匪夷所思,但是后来我发现,对于一个应试者来说,这绝对是一个极好的策略,尤其是当我坐在面试桌子的另一面的时候,我才越来越意识到,应试者主动打破冷场,往往是一种慌张不自信的信号,同时,也往往是对面试官的误判和对面试节奏的破坏。一个自信、令人愉快的应试者,应该放松地把面试交给对面的人去掌控,而不是总是觉得自己有活要气氛的责任。

把这个思路应用到这个问题上,在不熟的聚会场合中,没必要觉得自己有带动气氛的义务,说句听起来有点鸡汤的话吧:下一次,可以试着做一个好的聆听者,放手让别人去掌控聚会聊天的话题和节奏,你只需要微笑、目光接触、跟着大家的节奏加入聊天就可以。

 

我刚才退出了一个小群,可能是因为我忽然意识到大家一起吃过的饭还是太少。

 

 

友谊的三个层次

Q

在友情观、审美情趣等诸多很重要的问题存在巨大分歧的情况下,如何还可以保持坦诚交往?我们怎么样可以训练出这样的胸怀?

 

友谊分三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是“因为”型友谊,也“因为”某某有才,或者有钱,或者有趣,或者能学到东西,能给你的事业带来提高,而跟他交朋友。这种友谊很常见,同事、同行里很多所谓的“朋友”都是这个类型,还有种说法叫“人脉”,这个层次的友谊是一种功利的友谊。

第二个层次是“尽管”型友谊。“尽管”某某是你不喜欢的某些人,或者爱好养生,或者爱听某某的歌人的歌,但你还是愿意跟他交往。这种友谊也很常见,你可以喜欢一个人到忍受那些他让你不顺眼的地方,感情比第一个层次深了一些。但问题是,你还是觉得那些东西不顺眼,能改了最好,很有可能你总想着要说服教育他。

第三个层次,也就是友谊的最高境界一一“无条件”型友谊。如果你觉得你难以说清喜欢一个人的原因,用所谓的套话一一感觉是“无缘无故的爱”,怎么看怎么顺眼,那种友谊就应该算是真爱了。真爱的一个特点是,一件事情在别人身上会让你反感的事情,发生在这个人身上反倒显得很可爱。

 

俗话说,美女的屁都是香的,就是这个道理。

 

“混圈子”的原则

Q

有什么“交友秘诀”和“混圈原则”?怎样才能混进比自己优秀者圈子?如何避免无效社交?是否赞同在校大学生或者刚进入社会的年轻人去刻意“混圈子”经营人脉?

 

你可能把朋友圈里的“圈”跟“混圈子”里的“圈“弄混了。这是这个问题里的第一出错误。

接下来问的几个问题都跟这个错误有关。

比如,问有什么“秘诀”和“混圈原则”,跟朋友成为朋友没什么秘诀可言,喜欢就是朋友,不喜欢就不是朋友,有朋友组成的圈子是不需要“混”的,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秘诀”,那就是:一心想混进来的,肯定混不进来。

第二个问题问“怎样能混进比自己优质的圈子”。这让我想起某导师的一个“成功学”鸡汤,他说你应该花心思结交比自己优秀的人,而不是比自己差的人,这句话猛一听很有道理,但你想过没有,如果世界上每个人都听这样的教导,只跟比自己优质的人绝交,那谁跟谁都不会有结交的机会了。

想起伍迪·艾伦老师讲的一个笑话,他说所有有我的成员的俱乐部,都不值得加入。

所有“比你优质”的圈子,都是你混不进去的圈子。

你的第三个问题问“如何避免无效社交”。我说了半天,其实“无效”这个词就是你所有错误的根本,你太功利,交个朋友还非要“有效”。

说句实话吧,没人愿意跟这种人交朋友,不管是比你强的,还是不如你的。

 

城市的癌症

Q

网上热传北京非常有文艺氛围的方家胡同里,被全面整顿改造了,网上的相片还做了对比,你觉得城市对这些街道怎么整改才算合理?

 

几年前的一个春节,我去长沙看我舅舅,我表弟和他女朋友带着我去湘西凤凰古城玩了几天。表弟很热情、很周到,从头到尾都是最好的招待。但是对于那次旅行,我还是感到很失望。

我们住的地方是古城中心临河的一座老房子,从外面看,很古老、很漂亮,但是进去以后,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整座房子已经被完全掏空重建过,只剩下外面一张皮还是原来的,从房间的装修和装饰上看,你能感觉到老板还是用了心的,也许是过于用心了,画风是这样怎么样的呢?可惜上当时我手头没有相机,所以你只能听我描述了。

 

借用一个你问题里的词吧,就是“文艺”。

一种在中国各类古镇、老城区、旅游景点常见的那种小清新式的所谓“文艺”。4月,两位北京的长辈来上海玩,慕名想去上海附近的朱家角古镇住两天,我联系了一个朱家角的朋友,给他们找了一个有大院子的古宅,那个朋友把房间照片发给我看,跟我当时在凤凰古城住的房间风格几乎一模一样,简直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这种“文艺”跟湘西无关,跟江南无关,跟大理洱海什么的也无关,只跟那些侵入、破坏这些古镇的外来店主,以及他们目标客户群的失败品位有关。

而这种品位的牛就在于,它的巨大生命力和传染性,不管你把它移植到什么地方,它都能马上生根发芽,并且迅速地把全国各地的游客吸引过来,然后彻底淹没和摧毁原来的东西。

想起一个词:癌症。

 

冯小刚演的《老炮儿》你们看过吧?电影里的一些镜头应该是在后海拍的,一个又一个的门面,里面无一例外都有几个咿咿呀呀水平极低的被称为“驻唱歌手”的无业青年,门口有几个普通话都说不好的可疑人员拉你进门。临湖几百米长的路上,密密麻麻的长出来的都是类似的东西。

有时候,我挺同情那些坐在里面自我陶醉的游客,他们大老远来北京玩儿,结果折腾了半天还是坐在一个跟北京毫无关系的地方体验“北京风情”。

其实,为了这样的体验,大家根本不用费这么大的周折,北京跟长沙跟郑州跟凤凰古城没有区别。

你在南锣鼓巷吃的“老北京臭豆腐”,跟你在田子坊吃的“老上海臭豆腐”,跟你在凤凰古城吃的“苗族传统臭豆腐”都是一种东西。

 

除了生命力顽强,“癌症”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爱转移。在把一个健康的地方摧毁之后,他一定会转移到下一个地点,然后开始繁殖。

北京的“文艺”地带的转移路径基本是这样的一一从后海转移到南锣鼓巷,再转移到五道营胡同,再转移到方家胡同(798是另一条转移路径),每一次,有些人都会用同样的神秘口气跟你说,某某地方已经out了,现在最文艺的地方是某某。

 

我有一个“臭豆腐定理”,任何一个所谓“文艺“街区,一旦出现“臭豆腐”,那么这个地方的癌症已经彻底完成了侵入,到了该转移到下一个地点的时候了。

趁还没有开始卖臭豆腐,对方家胡同整治改造,把失败“文艺”癌彻底切除,北京市政府做得太好了!

在凤凰古城看到了一样让人省思的东西,我到现在还记得,一家餐厅门口的野味笼子,里边有一只鸡和一只猫,那只猫被鸡啄的遍体鳞伤。

 

性侵与潜规则

Q

如何看待一些公司对女实习生接受潜规则就有机会转正的暗示?女性碰上这样的处境,该如何应对呢?

 

首先我认为你问题里描述的这种情况不应该被称为“潜规则”,公司里一个男性职员以转正为要挟,向女部下索取性服务,这不应该叫什么“潜规则”,这叫“性骚扰”“性侵”。

职场“性骚扰”“性侵”不可以容忍。

除了你说的这种男对女的情况,换成女对男、男对男或者女对女的骚扰,也是同样恶劣,同样不可以容忍。

在任何一家靠谱的公司,“性骚扰”“性侵”都是触犯底线的事情。如果你被同事性骚扰,那么最规范的解决办法当然是按照公司流程上报,确保:一、对你造成伤害的行为立即停止;二、侵犯者得到应有的惩罚。

你会说:褚老师,你怎么开始唱高调了?

你说的没错,所谓“规范的解决办法”在很多时候是无效的。如果在一家公司里,你遇到了问题里描述的这种“性骚扰”,那么很可能这种事已经发生过很多回,那些形式上的公司制度、流程,并没有起到应有的警示、惩戒、遏制作用。

这么说吧,在一家严肃对待“性骚扰“的公司里,性骚扰其实极少发生,发生在你身上的概率也非常小。所以,根据贝叶斯定理(为简单起见,今天就不推公式了),一旦你真的遇到一起这样的事,那么在同一家公司里遇到性骚扰的整个概率也大大增加了。

也就是说,很可能这是一家垃圾公司。

在一家垃圾公司遇到性骚扰,你的最佳对策是什么呢?按照公司规范流程上报?当然不是,你的最优选择是立即离开。

 

说说“潜规则”。

你问题中的那种情况不应该叫“潜规则”,但这并不等于“潜规则”就不存在。而不幸的是,其是“潜规则”无所不在。

看过一个段子,大意思:公司里一个本来很低调的秘书忽然变得很跋扈,嗯,大家都知道他跟领导有什么了。

也许不都这么戏剧化,但我想,每个人生活中都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一个水平不怎么样的同事莫名其妙地得到异性领导的赏识和提拔,一个表面上职位并不高的人在办公室里颐指气使,大家都不敢惹。

这应该才是你说的“潜规则”。

潜规则绝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在潜规则和性骚扰之间还是有一道粗粗的红线的。

前者的前提是两个成年人自愿进入一种交易,交易双方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平等关系,你有我想要的,我有你想要的,各取所需。在交易中,两个人都获利,承受损失的是雇佣这两个缺乏职业操守的人的公司。

而性骚扰则是一方试图逼迫另一方进入交易,不管交易是否成功,两个人是不平等的关系。这有点像嫖娼跟强奸完了给钱的区别,假定所有人都愿意拿性做交易,是一种很没教养的行为,而利用自己的地位要挟别人卖身,则属于赤裸裸的欺负人。在这种交易中,受害者除了公司还有被骚扰的一方。

注意,我们不能假定在“权、性”交易中,主动的一方一定是有“权”的一方,被动的一方一定是有“性”的一方。事实是,在很多情况下,后者是交易的主动发起者和推动者。有时候还得跟大批有同样想法的人竞争,才能胜出,然后让交易成功发生。据说在演艺圈有很多这样的案例。

我们同样不能假定在这有一方不情愿的“权、性”交易中,受害者一定是“性”的一方。比如一个女的色诱男领导,或者一个帅哥色诱女老板,然后以此要挟,要求得到职场上的好处,这也是一种胁迫,也是一种“性骚扰”。

 

对昵称负责

Q

对于初识的一些人,怎么才能快速的从其光鲜外表中看出他们真实的内在?

 

在上海的一位朋友,不久前生了个儿子,朋友姓杨,孩子取名叫“杨一工”。

据说现在给男孩子取名字流行“轩、晗、睿、昊”,以及这几个字的同音字。如果按照这个趋势,那过几年,满大街都会是“睿涵”啊,“浩宣“啊什么的,感觉一出门,应该满眼哗哗哗的都是小鲜肉。想象一下,那该是多么壮观的场面啊!

等杨一工长大了,应该会感谢他的父母给他选了这么一个简单、低调、大气而高端的名字。跟他同学那些毫无辨识度的名字比起来,“一工”简直高大上的无可比拟。

据说杨一工这名字有三解:

第一解有关他父母:杨同学和王同学的后代一一“一”“公”是王字的拆解。第二解有关他的事业:一个工作者,没什么比这个更低调、更谦虚、更高贵的理想了。第三解有关他的生活:“一”字又可以当成数学里的减号,所以,“一工”可以作为“减工”解一一少工作、多生活,这个名字带着一工父母对这个孩子人生的衷心祝愿。太牛了!

 

一个人明知道好坏,他自己负不了责,要负责任的是他的父母。因为很显然,父母给你取名字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发呆,你叫什么,根本就没跟你商量。所以,从一个人的名字上,你顶多能判断出他父母的档次,但是判断不出他本人是不是有档次。

但是,还是有办法从一个人的“名字”迅速看出其光鲜外表下的真实存在。你需要看他在网上用的昵称,这是他自己起的。

据说是林肯说的:“Every person is responsible for his own looks after 40.”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40岁以后的相貌负责。同理,你可以不对你的名字负责,但是你需要对你自己起的昵称负责。

 

迈克尔·杰克逊有多牛

Q

聊聊迈克尔·杰克逊。

巅峰时期他究竟有多牛?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学校有个在日本的友好学校,叫“早稻田大学本庄高等学院”,我理解为“早稻田大学附中”的意思,一年一度早稻田大学本庄高等学院的同学们会来北京跟我校同学们搞一次“交欢”活动(不要胡思乱想,大家就是联欢交流一下而已)。

问题是,我们大都不会说日语,而日本同学也大多不会说汉语,所以大家除得面面相觑,只能使用第三种语言一一英语,进行交流。不像现在的小孩都是看美剧长大的,那个年代,北京孩子英语口语普遍很难烂。

好在日本人说话爱无原则的点头。所以,就算其实谁也没听懂说了些什么,但现场的气氛一直是热情、友好的,有一种在一系列问题上达成了广泛共识的感觉。

语言很重要。

 

有过这么一个实验,社会学家研究语言对人思维的影响,找了一批在美国出生的双语日本小孩做实验,这个实验的关键是“双语”,要求参加实验的儿童必须都是从小就使用英语、日语的,对两种语言的驾驭度都能达到母语水平。

然后,他们把小孩随机分成两组,一组是日语问卷,另一组是英语问卷。注意,问卷的语言虽然不同,但问题是一模一样的!比如都会问:“你父母不同意你留长头发,你会坚持自己的意见吗?”诸如此类。

当研究人员统计问卷结果的时候,他们发现,虽然都是同一拨孩子,问的是同样的问题,但是用日语问卷的孩子的答案,跟用英语问卷的孩子的答案有明显的不同!前者在价值观等方面的倾向更接近传统的日本文化,而后者更接近于美国人。比如上面这个问题,被用日语问到的孩子,明显没有被英语问到的孩子那么“爱自由”。

记住,实验是随机分组的。也就是说,从统计学上讲,孩子都是一样的,孩子问题也都一样,仅仅是换了一种语言,表现出来居然像换了一个人!

煽情一点的说法是,我们都是我们使用的语言的奴隶。

 

你注意到了吗?很多人一说英语,马上就表现得很奔放、很夸张,跟平时判若两人,估计就是就有那么点这个意思,比如《欢乐颂》里的安迪,一说英语就爱耸肩(后来发展到不说英语也耸肩)。不过这种情况跟上面的实验还是有很大的区别:实验里的孩子日语、英语都是母语,而安迪说英语时的表现出来的夸张可能跟刘涛英语的好坏有关。

反正我们跟早稻田大学本庄高等学院的同学们联欢的时候,不得不使用英语,而且英语还都不好。

英语不好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大家的交流很难深入,说来说去,容易一直局限于几个常见的、没话找话的“英语角”的话题。比如,你有什么兴趣爱好?比如,你喜欢音乐吗?(废话!)再比如,你喜欢什么音乐?

“What music do you like?”(你喜欢什么音乐?)

当我被一个看上去很腼腆的日本朋友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说:

“Michael Jackson! I love Michael Jackson.”(迈克尔·杰克逊!我爱迈克尔·杰克逊。)

“Oh, Michael Jsckson! I love Michael Jackson too!”(哦,迈克尔·杰克逊!我也爱迈克尔·杰克逊。)

日本帅哥用惊叹句回答说。

说实话,我一点也不喜欢迈克尔·杰克逊的音乐,准确的说,我试图喜欢过,但就是喜欢不起来。如果你用中文问我这个问题,那么答案肯定不是他。

我怀疑那个问我问题的日本朋友也跟我一样。

 

认怂(尸从)很重要

Q

有没有过自私和软弱的一面?或者有没有做过因为自己的自私和软弱而让自己特别后悔的事情?

 

你说自私和软弱的“一面”,让我想起美国导演希区科克老师的一段段子。

说有一次希区科克老师拍片子,一个女演员特别不好说话,总是嫌她没有拍出她最“美丽动人的一面”。后来希己科克被弄烦了,说:“我没办法拍到你美丽动人的一面,因为你正把那一面坐在椅子上。”

好吧,略有点不健康。

我想说的是,我的情况跟这个女演员正相反。她是美丽动人的“一面”难以被捕捉,而我自私和软弱的“一面”却无处可藏。这么说吧,我觉得我几乎每一面都是自私和软弱的,你要是问我“有没有过不自私、不软弱的一面”,那我倒还真得好好想想。

不过,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好。

宗教里有一个概念叫“罪”。这个中文字容易让人产生误解,让人以为跟杀人、放火、偷东西是一个意思。其实,“罪”指的不过是你跟神对你的期望之间存在距离而已。比如你爸希望你上清华,结果你考上了石家庄煤炭工程学院,哎,你有“罪”了。

 

关于罪,我听过最好的解读是在伊力诺依上学的时候,一个星期天做礼拜听牧师讲的。

那是礼拜之前不久,牧师刚从夏威夷度假回来,从我们所在的那个大学城去夏威夷要转两次飞机,先要在芝加哥转机飞往旧金山,然后在旧金山转机飞檀香山,他说,在旧金山等飞机的时候,他老婆开玩笑说:“唉,要不然咱们省点钱把机票退了,游泳游到夏威夷吧?”

他说他老婆是游泳健将,而他基本只会在游泳池里泡着,但是,他们两个谁都游不到夏威夷,从旧金山到檀香山的飞机要飞六个小时。他老婆能游出去几千米,而他能有几十米,但对于几千千米的大海来说,这都可以忽略不计。

他说,人与神对人的希望之间的距离,就像旧金山到檀香山的距离,别指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达到只能认怂(尸从),然后靠神的恩典。

认怂(尸从)很重要。

 

神对人到底有什么要求呢?哈哈,当然不是考清华这么肤浅。神对人的要求就两条:坚定不移的爱神,全心全意的爱周围人。

所以,“罪”就是不能坚定的爱神,不能无私的爱周围人,也就是你说的“自私和软弱”。

人都是有弱点的,别指望自己全改,认错就好。

 

国际的马拉松

Q

如何看待各城市的“马拉松”热?为什么很多人挤破头去报名?有的途中就出问题了,送医院抢救的也不少。这是一种什么现象?不是很理解。参与的人是什么样的心理?

 

一句话一一赶时髦。

马拉松这东西,在很多小白领眼里,跟喝咖啡、下午茶、过圣诞节同属一类活动,当然,自我满足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晒朋友圈。

这对装腔体验的另一个关键是一一“与国际接轨”,这一点很重要,你知道吗,波士顿的马拉松叫“波士顿马拉松”,纽约的马拉松叫“纽约‘市’马拉松”,而厦门的马拉松叫“厦门‘国际’马拉松”。

我一个朋友几年前问过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在纽约星巴克里打工的都是一些底层劳动人民,而在北京、上海的星巴克的工作人员里不乏相貌端正,甚至大学毕业的本地青年呢?

对于这个问题,我跟他说了一堆关于经济、政治、文化的大道理。耐心听完我的大道理之后,他讲了一个他的理由,他说,北京、上海(早期的)的星巴克大都在一些高档写字楼的底层,那些在星巴克打工的城市青年,每天早晨去国贸、金茂上班,跟金融男女挤同一线地铁,在同一站下车走,进同一座大楼,有一种自己也进入了高端白领圈子的错觉。

 

虽然这只是一个毫无数据支撑的猜想,但我觉得比我之前说的那一大套加起来都有说服力。

除了地点,对于爱装的小白领来说,名字也极为重要,不信你把“厦门国际马拉”松改成“厦门长跑比赛”,把“骑行”改成“骑自行车”,把“徒步”改成“走路”试试,看看还有几个人晒朋友圈。

 

用餐礼节

Q

如何看待这些所谓的“用餐礼节”(此处指的并不是“不可以吧唧嘴”之类最基本的家教,而是指“不可以吃全熟牛排”“必须用某种知识拿红酒杯才算有‘教养’”,或者“吃寿司应该用手抓着吃”之类让人感觉很装腔作势的行为)?

 

分答上有人问我,原话不记得了,大意思“怎么能在饭桌上看出一个男生的档次”。

有一条特别准的判断依据:那些一说起葡萄酒就滔滔不绝的,都在装腔。

准确的说,喜欢滔滔不绝跟你说葡萄酒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失败者,一种是刚刚摆脱失败者身份的前失败者。前一种装腔,但装的真诚,有一种人第一次坐电梯时的兴奋。后一种自己刚过一天电梯瘾,就非要给大家当老师,一本正经的讲“电梯的使用”“电梯的种类”,俨然一副电梯主人的样子,属于既装又傻。

据我观察,在这两个失败者的品种里,现在常见的是第二种。

更可笑的是,最近忽然冒出来的一堆什么“品酒师”,喝个酒还需要学,还需要买个证书。这帮人不知道,这种证书不但不能证明一个人懂葡萄酒,反倒证明了这人本来就没怎么喝过葡萄酒,现在买个那个证,准备凭证上岗行骗了。

你瞧,他们总是爱自证带自己的无知。

有一次一个人在微博上嘲笑奥巴马夫妇拿杯子的姿势不正确。他不知道,只有刚学会喝葡萄酒的入门者才会坚信拿杯子的方式有对错之分。

还有晃杯子,这明明是一种恶习,而可笑的是,他们还以为自己这样做很高端,学会了在空中晃的,还会嘲笑只会在桌面上晃的。

 

想起这么一个故事。

几年前,捷克刚刚加入欧盟不久,正好轮到当欧盟主席国一年,捷克以极大的责任心和热情开始执行欧盟的一系列人权条例,对老牌欧盟成员英法德开始像煞有介事地搞起调查来了。

记得我热爱的英国杂志《经济学人》说:一个俱乐部里的两种成员最烦人,一种是不拿规矩当回事的,一种是太拿规矩当回事的。

这两种人往往都是新来的。

 

从装牛到真牛

Q

如何成为一个有趣的人?

 

你听说过“图灵测试”吗?

这是英国数学家计算机之父艾伦·图灵在1950年提出来的一个关于如何判断机器是否有智能的测试。他说你可以通过一个键盘跟机器聊天,如果聊了半天,你也不能判断跟你聊的到底是一个机器,还是一个人,那么这台机器就是有智能的。

我想说的是,你本来是不是一个有趣的人其实不重要,只要你装的足够像就行了。

用一句套话说,你可以:“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 ”

我来试着翻译一下啊:“装牛直到真牛。”

翻译得太到位了,真崇拜我自己。

那你该怎么开始装呢?褚老师给你一个具体的、可执行的建议吧,一个很好的办法就是关注、复制瓦西里老师、许岑老师,或者褚老师的言论。

注意:在图灵测试里,很关键的一点是交流必须通过键盘和文字进行,这一点很重要,要想造出一个有血有肉、能以假乱真的机器人,那难度就大了。

所以,要在网上成为一个有趣的人是可行的,想在生活中像褚老师一样有趣,那基本没戏。

 

英语变牛的捷径

Q

最初看英文杂志时,如何快速有效的处理生词?

 

在纽约的时候,碰到过一个女生,中国人,刚认识的时候,觉得她英文挺好的,出去吃饭,点菜、跟服务员闲聊什么的,都很自然得体。后来熟了,我发现她的英文其实比我想象的要差得多,除了点菜之类的生活用语很溜之外,在朋友聚会上用英语聊天的时候,很多话题她完全插不上嘴。

我上大学的时候,北大还流行过一种东西,叫“英语角”,感觉所有人永远在重复同样几句话:同学,你是哪个系的?同学,你有什么业余爱好?

很多人以为快速提高英语水平需要所谓的“语言环境”,比如混英语角,交个外国男朋友、女朋友什么的,其实这是一种错觉,依靠环境学英语太慢了,而且最可能学到的都是一些简单、重复的套路。学英语最快最好的办法就是死记硬背。

这是褚老师给你的第一个建议。

那你该死记硬背一些什么呢?当年那个纽约女生也问过我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经济学人》。

第一次看到《经济学人》的时候,已经二十好几了,那年夏天,我在波士顿实习,公司里一个同事把有把家里看过的杂志带到办公室共享的习惯。说实话,我一开始看的时候,特别不喜欢,觉得这杂志怎么这么多偏见啊,说的每件事,都有强烈的观点,一点不像《时代周刊》之类的美国主流媒体,凡是讲究“客观、中立“。

回想我当年的反应,应该跟现在很多人看到我微博的反应差不多吧。我想你们的年纪应该还没有我那时候大,这么年轻就知道看《经济学人》,比我幸运多了。

 

我是后来才学会欣赏这种不掩饰自己观点的报道叙事风格,我跟那个女生说,死记硬背《经济学人》,除了能让你迅速提高英语水平,还能让你增加谈资,而最重要的是,能让你养成一种有趣的、直接的、优雅的说话习惯。

这是褚老师给你的第二个建议。

上面的两个建议送给你们,下面回答这个问题。

一、关于版面,我除了“中东和非洲”版面懒得看,其他都挺喜欢。

二、我从不查字典,不懂就瞎猜。

 

段子付费时代

Q

上学时非常努力刻苦,而成绩仍然比不上轻松学习的学霸,事实是这样吗?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学习有什么正确的知识和怎样学以致用?

 

这个问题我还真没听过,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刚才我搜了一下,全文好像是这样的:你用小米手机,穿凡客T恤,泡贝塔咖啡,听创业讲座,宅在家里看耶鲁公开课,知乎、果壳关注无数,36氪每日必读,BAT(中国互联网公司三巨头)大格局了如指掌,张小龙贪嗔痴如数家珍,肉夹馍只吃西少爷,约饭局去雕爷,喜欢罗永浩胜过乔布斯,逢人便谈互联网思维……如果上述条件都符合,那你应该每天还在挤地铁。

数了一下,一共是十二个条件,我中了一个。

幸亏原文里说的是“如果上述条件都符合”,每条都是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要不然我也得每天挤地铁了。

但是我觉得啊,其实原文的逻辑并不准确,除掉我中的那一条,其他的每一条都应该是充分条件。比如“BAT大格局了如指掌”一一那你应该每天还在挤地铁。还有,“每天挤地铁”,只不过是原来创作这个段子的段子手为了增加代入感而使用的一个修辞,他真想表达的意思应该是:活在创业梦里的失败者。

 

所以,完整、正确的叙述一下这个逻辑:

如果你对BAT大格局了如指掌,那么你应该是一个活在创业梦里的失败者;如果你宅在家里看耶鲁公开课,那么你应该是一个活在创业梦里的失败者;如果你逢人便谈互联网思维,那么你应该是一个活在创业梦里的失败者……

而且,你永远不会成功。

为什么呢?

褚老师帮你分析一下啊。

这个段子里的十二条判据,其实可以被归为三类:

第一类包括五条:

一、用小米手机;二、穿凡客T恤;三、泡贝塔咖啡;四、肉夹馍只吃西少爷;五、约饭局去雕爷。

这一类是你的生活习惯一一体。

第二类也包括四条:

一、听创业讲座;二、宅在家看耶鲁公开课;三、知乎、果壳关注无数;四、36氪每日必读。这一类是你的知识来源一一智。

第三类包括三条:

一、BAT大格局了如指掌;二、张小龙贪嗔痴如数家珍;三、逢人便谈互联网思维。

这一类是你的思维表达一一德。

 

分析问题的一个好习惯是,设想一个具体的应用场景,然后把各种已知条件放到这个场景里,看看推演的结果是什么样子,这往往比空洞的讲道理更要更有意义、更有揭示力。咱们今天可以考虑两个场景,一个是相亲,一个是见投资人。

先说相亲。

你的生活习惯代表的是你外在的东西,大概算是“体”吧。设想一下,如果你相亲,跟女生约在雕爷见面,穿着凡客T恤,然后掏出小米手机,你觉得结果会是怎样呢?如果你觉得成功的概率很大,哈哈,那抱歉,我真的帮不了你了。我只能说,女生都是很敏感的动物,他们一大本领就是,从一些你的生活细节来判断出你的能力和档次一一你暴露了。

 

再说见投资人。

如果你提到互联网思维、BAT大格局、张小龙或其他类似的任何一个,你会很快被赶走。因为这说明了:

一、你没有自己的想法,都是在重复网上看来的垃圾;

二、你情商低,低估了投资人的智力和见识,以为这些人忽悠他;

三、这是最重要的一点一一你缺“德”,低情商也就算了,你把网上看来的东西直接唾沫星子乱飞的搬运,属于很低端的剽窃,不会有任何靠谱的投资人想跟这种毁三观的人有金钱生意上的纠葛。

罗永浩好像说过,所有的问题归根结底都是智力问题。

你在“体”和“德”两方面的低下,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智”出了问题。问题就在于你的知识来源彻底错了:听创业讲座,宅在家里看耶鲁公开课,知乎、果壳关注无数,36氪每日必读,这才是你悲剧的根源。

 

这么跟你说吧,上面这些地方得到的所谓的“知识”都算不上是什么知识,真正的、有用的,能称得上知识的东西是:数学,物理,计算机,生物,医药,金融,法律,管理,你根本不可能通过这种科普性的碎片式的方式得到,唯一有效的办法是系统的、严格的再靠谱的大学学习和练习。

日语里把学习叫“勉强”,我觉得很贴切。

最近不是特别流行“知识付费”这个概念吗?一堆人傻呵呵的在网上买职场秘籍、理财秘籍,或者上什么“XX商学院”之类的。唉,让我说什么好呢?如果你真以为自己买到的是“知识”,那你真的一辈子得挤地铁了。

我觉得吧,把“知识付费”改成“段子付费”更为贴切。

转载请注明:《《升维》第四章 实现突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