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维》第二章 在工作中找对台阶

第二章

在工作中找对台阶

一一走向出众的多元化方式

 

职场四种人

Q

一个职场故事

 

首先声明一下,我一贯讨厌“职场”这个词,透着一股削尖了脑袋往上爬的是一小人嘴脸。就像“的士”,本来不太高级,但是一经宣传形成被广泛接受的局面,就变得越来越难以避免,不管多烦人,为了提高交流效率,你还是会选择使用。所以,虽然我在下面的答案里会用到“职场”这个词,但是每看到一次请脑补一次皱眉的表情,说到“职场”这个话题,这很难避免另外一个烦人的词一一“团队”。团队就是你跟什么人一起工作,它在职场里是很重要的部分,也许还是最重要的部分。

今天,褚老师就讲讲团队。具体来说,是讲讲一个团队里有哪几种常见角色。这可能是关于团队这个话题你能看到的最诚恳、鸡汤最少的答案了,看完以后,你会不由自主地按照褚老师的正确思路给,你的领导、同事还要你自己分类,然后……

老规矩,每看到一次“团队”,麻烦自动脑补皱眉表情。

一个团队里有几种典型角色呢?两种一一男的、女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错!老板喜欢的.老板不喜欢的?错!三种一一资深资历深的、资历浅的、资历中等的?错!搞开发的、搞测试的、搞项目管理的?这都是什么呀?

不管是什么领域的工作,互联网、高科技、广告、会计、金融、餐饮……不管是什么类型的企业,国企、外企、民企……不管是多大的规模,20个人、100个人、还是5个人,一个团队里只有四种典型角色:

 

一、 Direct commander直接指挥者

这一类通常很好识别,最常见的情况就是团队名义上的领导,比如经理、总监、副总裁之类的。团队里这种角色自己通常不需要直接参与具体任务的执行,而是通过发号施令来指挥、监督团队的工作。但是你知道吗?虽然“直接指挥者”看起来应该是整个团队里最重要的人,但实际上,他们往往不是最有影响力的成员。最重要、最有影响力的成员其实是第二种。

 

二、 Indirect commander间接指挥者

这一类人不管是什么头衔,还是什么,在外人看来跟团队其他普通成员没有什么明显差别,但是对于团队内部的人来说,这一类的人才是真正的指挥者,具体工作的方向、方法到分工,这个人都会有极大的发言权,命令可能是直接指挥者发出的,但主意是间接指挥者的。间接指挥者往往是一个团队里过得最滋润、状态最好的,领导听他的,同事也听他的,很多事情,他并不需要自己去做,而是可以分派给其他同事。

当然了,这么好的事谁,不想当呢?对吧。所以能扮演间接指挥者角色的人,通常还真得有两下子,同时得佩服你,老板得信任你。还有想当间接指挥者,你必须得有第三种人的帮助。

 

三、 Giver奉献者

奉献者是一个团队里最珍贵的物种,他们的业务水平不一定比间接指挥者低,但是出于性格、资历、年龄等原因,他们不跟间接指挥者竞争,而是选择依附于一个间接指挥者默默奉献。说白了,这类人就是干活的,一个团队里在执行层面上的主要工作都是他们做的。一个好的间接指挥者通常是非常善于发掘、珍惜、笼络奉献者的。

但是奉献者的工作一点也不滋润,干的活最多,得到直接指挥者的认可却不多,而且,还有第四种人给你捣乱。

 

四、Nervous pleaser焦虑的马屁精

这种类型的团队成员水平最低,不干活,是那种一心想着在老板面前加分的类型。任何一个团队里都有这样的人,在一个用人不善的团队里,有时候,这样的人还会是大多数。他们干活不行,但是抢功劳、推责任的精力却很旺盛。他们表面上往往又有一定迷惑性,很急于讨好领导和同事,甚至会让人误以为他人很好、很无害。

还有,这种人的一个特点就是爱看职场鸡汤。

最后总结一下,如果你是一个职场新人,那褚老师的建议是,你要先踏踏实实做一个奉献者,找到一个可以信任的间接指挥者,避免跟那些焦虑的马屁精纠缠。等你有了能力和口碑的积累,去寻找你的奉献者,做一个间接指挥者。

最后尽量别使用“职场”“团队”这种词。

 

第22个坑

Q

在事业单位工作,是不是要和领导搞好关系,才有更大的机会获得升职?工作8年没有升职,工作业务上没问题(计算机方面的工作’,在领导面前,表现能力欠缺,有些理想主义。我的问题出在哪里?请指点。

 

美式英语里有一个常用的说法叫“Catch-22”,专门用来描述那种不管你怎么选择,但都没有出路的两难境地。

比如你是一个外地人,想找个上海女生结婚,女生说“好啊,你在上海买了房我就嫁给你”,于是你去买房,卖房的说“好啊,你老婆有上海户口就可以买房”,结果就是,不管怎么做,你都结不成婚,也买不了房。

Catch-22这个说法的出处是美国作家约瑟夫·海勒(Joseph Heller)在1961年出版的一本同名小说,书里说第=次世界大战的时候,美军规定,如果你能证明自己是精神不正常,那就可以不上战场打仗,但是,如果你能证明你自己精神不正常,那你精神就足够正常,所以不管怎么样你都摆脱不掉上战场的命运。

这本小说后来还被改编成电影,中文翻译是《第22条军规》。插句嘴啊,Catch这个词翻译成“军规”,虽然跟故事情节有关,但是并不是很贴切。这个词在这里的意思是指那些隐含的对你不利的条件,翻译成“圈套”会更准确一些。

但是“圈套”还不是最好,这词太大、太严肃,我能想到最好的翻译是“坑”,要是让我翻译,我会把这部电影翻译成《第22个坑》。

 

现在很多人面临的状况就是Catch-22。

如果你在一个很有发展前途、靠谱的单位里跟一个值得追随的靠靠谱领导,那么升职是不需要送礼的。不仅不需要送礼,而且你千万不能送礼。如果你在这样的地方给这样的领导送礼,只能证明你自己低,能是势力小人,领导会觉得你傻。对升职没有帮助是小事,弄不好还会把你开除了,除了最好的情况也是在领导心中减分。

如果是另外一种情况,你发现周围的同事升职都是靠送礼,那为了升职,给你领他送礼的确是一个可行的方案。问题是,一个收礼才给你升职的领导,绝不是什么值得追随的靠谱领导;一个升职靠送礼的工作单位,也绝不是一个有发展前途的靠谱单位。结果是,你倒时升职了,但是有限的青春都浪费在一个糟糕的单位的一个傻缺的领导底下了。

所以不管你是送礼,还是不送礼,都不会有好结果一一Catch-22。

那你该怎么办呢?出路还是有的。

你一个外地人找了个上海女生想结婚,女生说“好啊,你在上海买了房我就嫁给你”,出路很简单一一分手。上海有的是重感情、脑子好的女生,找到这样一个女朋友,先结婚,然后买房子,一切不就迎刃而解了?

你一个“计算机方面业务没问题”的青年想发展事业,何必纠结该不该给领导送礼呢?出路很简单一一辞职。你所从事的领域可能是人才最抢手、跳槽最容易的领域了,换个好的公司不就柳暗花明了?

Catch-22作为电影名翻译成《第22个坑》还行,可当作日常用语,还是太啰嗦了,而且不知道典故的人会觉得莫名其妙,比如今天我一上来就说:你这是第22个坑啊!你肯定会觉得我有病。

想了想,但没想到中文里有什么特别贴切的对应说法,要不就叫“死胡同”吧。

 

如何识别“焦虑的马屁精”

Q

我们应该怎样去识别身边的潜力股和潜在的loser(失败者),从而找到自己的奉献者,远离那些焦虑的马屁精呢?

 

去年感恩节,分答上有人问我:如何判定“有心机的人”?我是这么回答的一一

今天是感恩节,褚老师先给你讲个鸡汤故事吧。

有心计的人从定义上讲就是那些善于斗心眼跟让你看不出来的人,所以一个合格的有心计的人是难以判定的。

那么你有两种选择。

一种你假定所有人都是有心机的,那这样,你也成了一个有心计的人。

你的另一个选择是,假定所有人都不是有心机的人,这样也许你能活得更轻松。

当然了,褚老师不是一个只会讲鸡汤的人。我今天给你讲一条具体的、可执行的有心机的人判定依据吧。

有心机的人的一大特点就是,在同性和异性面前判若两人。

那你怎么判定呢?

这条男女都适用,如果一个人的异性朋友数目远大于同性朋友数目,那这个人就是一个有心机的人。

 

今天是五四青年节,褚老师就不讲鸡汤了,直接给答案吧。

焦虑的马屁精的一大特点就是,在领导和同事面前判若两人。

比如,一个人平时会上发言不多,听别的同事做报告也很少提问,可是如果有领导,尤其是大领导在场的时候,他就像吃了兴奋剂,问题不断,感觉像换了一个人。这就是焦虑的马屁精的一种典型症状。

关于在会上提问,我再多说两句啊。

 

问题有三种。

第一种是真问题,这种问题是提问者给被提问者听的,提问者真的想得到答案。比如,你对报告的一个细节感兴趣,想让演讲者仔细讲讲。

第二种是假问题,这种问题不是给不是问给被提问者听的,而是问给在座的其他听众听的,提问者根本就没真想听到答案,对提问者来说问题有没有答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让其他听众,尤其是在座的领导,觉得提问者很高明、很有深度。对于被提问者来说,这种问题也不一定就是什么烂问题,你还是有机会给出合适的,甚至很出色的答案。

第三种问题是又真又假的问题,这种问题既是针对被提问者的,又是针对听众的,而且问题有没有答案对提问者来说很重要,从这一点来说这是一个真问题。但是,这类问题的关键是提问者想达到的目的不是听到答案,而是确保被提问者给不出答案,从而在听众和领导面前出丑,从这个角度来说来看,这同时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假问题。

焦虑的马屁精(这词太啰嗦了,下文缩写为“焦马”)尤其爱问第二种问题,一个聪明靠谱的领导通常一眼就能看出来这种拙劣的小把戏,结果往往是焦马弄巧成拙,所以这种类型的焦马对大家来说基本无害。当然了,如果碰上一个糊涂的领导,那这种小把戏还是能给交马加分的。

有公害的是爱问的第三种问题的焦马,这种人不满足于自己在领导面前加分,他在给自己加分的同时,还得给别人减分,就算领导英明看出他问这问题是成心给你难堪,但是如果你真答不上来,还是等于挨了这一刀。

所以啊,建议你下次开会的时候好好观察一下,是否按照褚老师说的,把问题归一归类,你们公司谁是焦马应该不难看出。不是有句话说吗: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是焦马总会暴露的。

你会问:要是碰上那种特别腼腆不敢发言的焦马怎么办?办法还是有的,这种焦马虽然不敢提问,但是他们中很大一部分还是爱在领导讲话的时候夸张的点头。

最后告诉你一个特别简单、特别准的判定依据吧:在一个有领导的在的同事微信群里,发言越多的,越可能是一个焦马。

 

拖延是个好习惯

Q

哪些优良的工作习惯、技巧让你受益匪浅?

 

我这个答案可能跟你平时平常听到的正相反,工作中,一个非常优秀的习惯就是拖延。

当然了,我说的拖延不是拖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那种拖延,而是说你拿到一件任务之后不是急着开始做,而是拖到再拖下去就完不成任务的时候再动手。

这样做有几个重要的好处:第一,这是一种高效安排时间的办法,拖延实际上是强迫你从截止日期倒推工作确切需要的时间,用你可能的最短时间去完成任务。第二,拖延不仅省时间,还能提高工作的质量。虽然你没有立即开始工作,但你大脑的背景里已经开始在思考解决方案了,所以最后得到的结果往往更成熟。第三,不少心理学研究都指出过,适当的压力会增加你的创造性和灵感。

所以,创造性劳动更需要拖延。

我忘了说了,拖延还有另外一个好处,那就是,你可以避免做得很多无用功。我想,你在工作中一定碰到过这种情况,就是你领导或者你领导的领导或者是你领导的领导的领导(这种情况后面两种人身上尤其容易发生),在听过你的工作汇报之后,忽然灵机一动,提出一个很“高明”、很具体的建议,你很认真地把这个建议记下来,然后迅速的开始调研、计划,并付诸行动,等到下一次汇报工作的时候,你兴冲冲的跟那位领导汇报进展,然后发现,那人居然对他给你布置的任务毫无印象,他会迅速打断你,然后提出一个新的很“高明”、 很具体的建议。

你瞧,如果你是一个拖延症患者,那么这一切都可以避免。

拖延症患者的做法是:把他的想法记住,但拖着不做,下一次汇报工作的时候,你主动提起,以示你对领导指示的重视,如果他还记得,那说明这是一个真实的需求,你再开始尽全力去执行,这绝对是一种高效率的、好的工作习惯。

另一种类似但不完全一样的情况是,你领导,或者是你的客户,或者是你的合作团队,给你提出一项新任务需求(这种情况也是在后两种人身上更容易发生),假定截止日期是一个月后,你很认真地 把任务的具体要求一条条记了下来,然后迅速的开始调研、计划,并付诸行动,等到一星期后开碰头会的时候,你兴冲冲地跟领导、客户或者合作团队汇报进展,结果发现,任务要求中的一些内容和细节发生了变化,你这星期白全白费劲了。

你瞧,如果你是一个拖延症患者,那么这一切也可以避免。

拖延症患者的做法是:当一个新任务出现的时候,先不急着动手,故意把事情拖一拖,放一放,因为几乎可以保证,任务的具体要求,以及完成任务需要的各种条件等,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是会有变化的,拖延到尘埃落定再开始动手,绝对是一种高效率的好的工作习惯。

拖延一一用《让子弹飞》里那句被用烂了的台词说一一让子弹飞一会儿。

 

怎么判断一个公司值不值得混

Q

怎么判断一个老板、公司有没有前途?值不值得混呢?

 

两个问题:一个是老板、公司有没有前途;另一个是这个公司值不值得你混。

很多“职场”新人犯的一个重要错误就是把这两个问题混为一个问题,一个老板可能是个牛人,他的公司很有前途,但是这跟这家公司是不是会给你发展的空间,这个老板值不值得追随是两回事。反过来,一个公司也许不会爆发,没什么光明的“前途”,但是,这个地方也许会给你很大的成长和发挥的空间,也就值得混。

从数学上讲,一个公司有没有前途,跟这个公司值不值得混,是两个不同的维度,这两个维度也许不是正交的,但相关性应该远小于1。

一个有用的思维套路是所谓的“2×2”矩阵,你可以把任何问题分解成两个维度,四个象限来讨论。我以前讲过咨询公司麦肯锡的三分法套路,这个“2×2”套路的爱好者是另一家著名的战略咨询公司一一BCG一一波士顿咨询公司。

 

上图有两个维度,横轴是值不值得混,纵轴是公司有没有前途。

这么一画呢,自然就出了四个象限,也就是四个选择:

第一象限:公司有前途,并且值得混。这是最好的一种选择,如果碰到这样一家公司,那你应该毫不犹豫的跳槽加入。

第二象限:公司有前途,但不值得混。这一种选择是最多人数栽跟斗的地方。有一些公司本身很有前途,老板也很牛,但是你在这个公司里却不会得到任何的栽培和发展。听说过“一将功成万骨枯”吗?你千万别去当那万骨中的一具尸骨。

第三象限:公司没前途,也不值得混。这是一个明显的选择,如果你在这样的一个公司里,那你应该尽早离职。

第四象限:公司没前途,但是值得混。这是另一个大家容易做错的选择,很多人会误以为公司没钱没有前途是最重要的判断条件一一大错特错。这跟我前一段在闹矛盾公众号里说的一样,一个人绝不应该因为社会大环境而去决定该不该结婚生孩子,这个尺度太大了,你优化的目标应该是你自己的人生。放到这个话题里,准确的说,你需要考虑的就是你这30年的事业,你应该去选择那些能够给你提供最大可能性的公司。

 

世界上就是存在很多这样的公司,也许从长远来看,这个公司命运未卜,但是你在那里的那几年,却能得到最大的提高和收获。

对于职场新人来说,如果你不能找到一个第一象限的公司,没关系,第四象限的公司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千万不要错过。

至干怎么判断一个公司值不值得混,我给你讲个小故事吧。

10多年前,我博士毕业找了第一份工作,记得我是5月底入职的,当时的年假好像是两三星期,到了快年底的时候,算起来应该也攒了一个多星期的假期了,然后11月吧,我去讪讪地找我的经理去请假,我说从圣诞节到元旦那星期,我想休年假,正好加上两头的法定节日。

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说:“不批准!”

还没等我辩解,他又笑着接着说:“从圣诞节到元旦从没人来上班,你为什么要浪费你的年假呢?”

这是一个值得混的公司。

我这么说,倒不是因为多蹭了两天假期,而是公司文化里对人才的信任和尊重。后来我当了小领导,也学习、理解、继承了这种文化。一个好的团队,应该是优秀的老板,找优秀的下属,然后一起做优秀的事情,优秀的人是不需要手把手的逼着干活的,更不需要那种对待懒人的所谓考勤。

再往深里讲,一个值得混的公司,应该是结果导向,而不是过程导向,你的老板应该给你创造出能发挥你最大才能的条件,然后袖手旁观。

 

甲方乙方

Q

从甲方跳槽做了乙方后,发现脾气有时挺控制不住的,很容易被一些大小琐碎的事情激怒,这种状态感觉好累。以前做甲方时,其实是有亲和力及脾气挺好的一个人,现在却有了臭脾气,在这方面,有一些什么心得?能通过哪些方法改善吗?

 

我跟你正相反。

我发现这么一个现象,我在上海的时候脾气很大,经常会看人不顺眼,跟陌生人发生摩擦。比如在饭馆吃饭,如果旁边有人抽烟,我一定会觉得烦躁不满,通常我会叫服务员去提醒抽烟的人,如果服务员不管,我还会自己过去说:“这里不让抽烟,麻烦你把烟掐了。”

再比如过马路,如果有车非得在人行道上跟我抢,那我绝对不会让他,碰到特别坚持、特别没礼貌的那种开车的,我气上来了,还会骂丫的。

但是,每次我回北京,一出火车站,我立刻就变得温和起来,就算吃饭的时候周围有人抽烟,我也感觉不到在上海的时候那种愤怒,至少程度要低很多。而只要一回上海,火气就又回来了。

是上海太撮火?还是北京太温暖?

 

我还真的认真的反思了一下这个现象,在考虑了一系列可能解释这一现象的假说之后,我现在基本倾向于一种非常简单的解释,这个解释跟上海和北京无关,而是跟我有关。

准确的说,这个解释跟上海或者北京的文化无关,而是跟我的身高有关。

这个理论是一个美女提出来的。她说:“这太好解释了,你在上海勉强算个高个子,可在北京你就是一个矮个子,一到北京你就(尸从),一到上海,放眼望去,你的火马上就上来了。”

我觉得还真是挺有道理的。

 

甲方通常指的是掏钱的一方,对吧?掏钱的都是大爷,火气大着呢。乙方按理说是求着甲方掏钱的啊,你说你一个收钱的哪里来的火呢?

这是人之常情。

但是也不排除极端情况,当双方地位悬殊的时候,“高”的一方,不但不会像我到了上海一样容易撮火,反倒会表现出超常的和蔼和仁慈。

 

想起我小时候跟一个叫严厉的同学去他家的大院看内参电影,那个放电影的小礼堂令人印象深刻,后面几排都是普通的椅子,只有第一排是几个沙发。电影开始之前,一个老头走过来,大家起立,他一下子就注意到我这个陌生人的存在,面无表情的问旁边的人说:“这是谁家的小鬼啊?”

“报告首长,严佳小胖的同学 不是咱们院的 姓……”

没想到,还没等他说完,老头就直接冲着我走了过来。我当时彻底(尸从)了,心想坏了,本来就是蹭个电影看,没想到被人家当场抓获了。

老头走到我面前,伸出手,然后……然后摸了一下我的脑袋,笑着说:“小褚,欢迎啊。”

长大以后我才知道,那老头本是一个以凶残跋扈出名的人,但是我当时完全感觉不到。我想,这是因为在他面前,我这么一个小屁孩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吧。

有些人是很牛的,这事情无解。

 

技术男又错了

Q

在这个社会中,有真才实学技术的人是否总体不如“非常会来事”的人混得好?混得好,主要是指财富、圈子、地位等方面。你觉得自己是有真才实学的那种人,还是会来事的那种人,又或者兼而有之?

 

我经常听技术男说这样的话:“我不想干别的,就想一辈子靠技术吃饭,靠手艺吃饭,这样安稳。”

愿望是美好的,但真相往往是残忍的。

从统计学角度看,人类大部分的重大科学发现都是发现者在35岁之前做出的,如果一个学者在35岁之前没有什么重大成就,那么在35岁之后再有什么发现的概率非常小,就连超级牛人爱因斯坦老师,他的主要成就也都是在35岁之前获得的,1905年是爱因斯坦最高产的一年,连着发表了一系列划时代的论文,包括现在尽人皆知的“狭义相对论”和“E=mc2”。

那一年爱因斯坦26岁。

想一辈子“靠手艺吃饭”,你不是会被机器取代,就是会被一个26岁的小青年取代。结局都是一样的,你越早意识到越好。

不靠手艺吃饭,那靠什么吃饭呢?

答案是:人。

只有一种技能是不会过时的,不仅不会过时,还会随着你的年龄、经验的增长而增强,这就是跟人打交道的能力,影响别人的能力,组织、协作的能力,也就是你说的“会来事”的能力。最后,告诉你一个简单、有效的判断成功的依据吧,你可以计算一下你每天花在开会上的时间占总工作时间的比例,比例越大的人越成功。

技术男还爱说:“我最烦开会了,浪费时间。”

技术男又错了。

 

站在过道里

Q

作为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技术男,一直很想提高自己在工作中“能来事”的能力。对这种能力的提高,能不能提供一些可执行的建议呢?

 

记得在刚开始读博士的时候,我去参加一个学术会议。那时候我还很年轻,没什么开会的经验,参加学术会议,除了紧张兮兮地把自己的报告做完,其他时间都是坐在各个会议厅里特别认真的听别人的做报告。在此之前,我刚换一个大牛导师,那是我当时他学生之后写的第一篇论文,并去参加学术会议。

我的导师跟我说:“开会的时候,别总是在会议室里待着,多在过道里站一会儿。”

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得到的最好、最中肯的建议之一。不记得我当时听到的时候是什么反应,我很想说我当时是“秒懂”,但考虑到当年我做过的其他一些有幼稚的事情,这应该不是事实。

这个道理是我后来才懂的。你知道在一个学术会议上,怎么区别怎么区分“学者”和技术男(女)吗?总是站在过道里的是“学者”。当然了,站在过道里不是为了站在过道里,而是为了增加跟其他学者相识交流的机会。那些论文你永远可以会后再读,但面对面交流的机会是不能错过的。

总结一下,这其实是美国职场声明一下无比讨厌职场这词的一句套话。It’s not what you know, it’s who you know.

知道什么不重要,认识什么人才重要。

这句话听起来很功利,但没办法,他说出了一个很重要的真相,这个真相你越早知道越好,而且,如果你不是那么玩世不恭的话,那么你会发现这其实是一个很真诚、很有道理的人生建议,远超绝大部分职场鸡汤。

你可能会问:你不是学者,就算站在过道里也不是学者啊?

我就知道。

只好再给你讲个跟参加学术会议有关的故事了。在上面说到的这次会议更早之前,我还在读硕士的时候,有一年夏天在波士顿实习,写了一篇现在想起来水平很低的论文,但是还被一个很不错的会议接受了。

我当时很紧张,一方面是缺乏做报告的经验,另一方面是我对自己要讲的论文质量很怀疑。我实习期间的指导老师,一位剑桥大学毕业的英国女性,跟我说了两个建议。她说:一、做报告没有经验没关系,咱们可以装有经验啊,最好的办法是把稿子写下来,然后死记硬背直到熟练到看起来自然为止;二、你是对你要讲的工作最熟悉的人,各种猫腻你自己知道,但听众不知道啊。

总结一下一一这其实是美国人的另一句套话:

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

装牛直到真牛。

站在过道里装学者,直到你装成真学者为止。

大部分牛人可能不会跟你承认,他们大都经过了这样一个从装牛到真牛的过程,很多到现在还在装,只不过不能让你看到而已。

写着写着,把我自己给写恶心了,我什么时候堕落成职场鸡汤贩子了?哈哈,鸡汤还有很多,等我哪天心情好了接着讲吧。

 

跳槽须知

Q

在年轻人跳槽方面,有什么观点或建议吗?究竟哪些因素是(不)值得重视和权衡的呢?在一个地方停留久了,是否羁绊也会变多,如何才能面对诸如上级的画饼、身边的人情世故、对企业的忠诚……这些纷扰时,保持清醒、理性的个人追求呢?

 

一、 频繁跳槽的都是loser

不信你可以观察不信你可以观察一下你现在公司里的管理、决策层,尤其是那些特别受重用的人,有多少是在各公司之间跳来跳去跳到这个位置上的呢?跳槽的原因基本就两个:一个是现在的工作钱不够,一个是现在的工作满足感不够。

一个最受老板赏识,在现公司内高速上升的员工,通常在钱和满足感方面都不会出问题,这种人跳槽的动力一定比那些混得不好的人要小,这是人之常情,就像一个家庭幸福的人,就算在社会上有比现在配偶更帅、更漂亮的可以选择,他离婚的动力也没那么大。

一个员工在一个公司混得不好,换一个地方混得好的概率也得打折扣。那种跳来跳去的人,最大的问题倒不是忠诚度什么的,而是这是他在前几家公司那里都混得不好的一个迹象。

也就是说,这人最大的可能性是一个loser(失败者),一个连环loser。

 

二、 从不跳槽的都是活雷锋

马克思老师好像说过,原话不记得了,大意是:封建社会劳动者属于某一个地主,而当今社会的一大进步就是劳动者不再隶属于任何一个雇主,从而解放了生产力什么的。但是他又说了工人虽然不属于一个雇主,但是你还是属于整个有产阶级的。

想清楚这一点很重要一一你的职业生涯通常不是隶属于某一家公司,而是隶属于某一个行业。你在一个公司内部的发展和职位固然重要,但你应该退一步站高一点,把你自己定位成这个行业的从业者,而不是某家公司的雇员,积累你在行业内的口碑。这样,当你有机会在同行业的另一家公司对这个行业做出更大贡献的时候,大家都会觉得很自然、很合理。

这样跳槽更像是从一个部门到另一个部门的升迁,而不是跳槽。这样的跳槽不仅对你的事业有好处,还会让你得到董事同行(包括你原公司老板、同事)的理解、羡慕和尊重。

 

三、 跳槽的时间点很重要

记得看过一篇《哈佛商业评论》上的文章,说从统计学的角度看,跳槽最佳的时间点是十年。这个数字远大于现在大家习惯的跳槽频率,是美国人出问题了吗?

首先,怎么定义“最佳”。那篇文章做统计时定义的“最佳”很具体,就是看一个人工作N年之后的收入。很多人通常的感觉是只要找到一份工资满足一定幅度的上涨的工作就应该跳槽,这种走一步看一步的优化策略在数学上叫“Greedy Algorithm(贪婪算法)”。

拿爬山打比方啊,贪婪算法的问题是,你虽然每一步都选择了眼前最陡峭的上升路径,但有可能你会一直在一个山沟里转悠,而登顶的路径可能需要你现在选择一条眼前回报不是最大的走法,但是从长远来看,你会爬得高得多。

后一种策略叫“Global Optimization(全局优化)”。

那种一两年一跳槽的,往往都是在同一层次工作上找工资稍高的选择,而对收入影响最大的通常是职责的变化。更深一层的原因是,这样的跳槽只看到表面上获得的经济利益,但忽略了一个重要的成本,就是你在一家公司里的人脉资产,这是一种无形资产,通常要经过五年以上的积累才能转化成有形的事业红利。每两年清零一次,永远在浪费这部分资产。

这就像一笔有5年等待期的股权,你每次都因离职而主动放弃了。

如果你相信过时老牌美帝商学期刊《哈佛商业评论》上的数字,这类资产回报最大的出售时间大概是十年。

 

以忙为荣

Q

该怎么分配自己的时间呢?工作比重的和个人生活各占都较为合适?你觉得一个人花多少时间去生活、花多少时间去工作才是合理的呢?

 

你们看过《唐顿庄园》吗?

电视剧一开始,本来是一介平民的“大表哥”稀里糊涂地成了贵族庄园的继承人,他第一次到庄园跟贵族亲戚们一起吃饭的时候,无意中说出了“job”,也就是“工作”这个词,结果餐桌上顿时一片惊讶,好像大表哥刚说了什么下流不堪的脏话一样。

而我必须工作,所以,按照唐顿庄园的标准,我显然不是个成功者。这个结论我说了很多次,可不知道为什么大家还是将信将疑。而且更不幸的是,我不仅需要工作,我的工作还经常很忙。如果非要我说我跟大多数人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可能就是我不喜欢忙,而且我不怕承认这一点。

记得我以前发过这么一条微博:

觉得“忙”是一种光荣的人,都是普通人。

结果有人跑来骂我,说我歧视他勤劳的父母什么的,现在给他们上一节逻辑课啊。我说的是:觉得忙是一种光荣的,都是普通人”,而不是“忙的都是普通人”,不知道他们的脑袋能不能想明白这两者的区别。

“忙”对于我这种人来说,只是一种无奈。

很显然,我属于一小部分。不信你看看微信朋友圈,“晒加班”简直成了一种竞技体育项目,一个晚上10点自拍办公桌,另一个就得晚上12点发加班吃剩的外卖,而这都比不上凌晨拍办公室窗外的日出一一文案很有可能是:

明天……不,今天,北京应该是个大晴天!

更不要脸的是,写上面这种文案太隐晦,生怕别人看不出他加了班,还特别解释说明:

啊!又是一个通宵的奋斗,感觉是多么充实,为自己加油!

王尔德老师在《非凡的爆竹》里说过:“我的观点一直是,‘忙’无非是那些无所事事的人的避难所。”

王老师说的很对。

不仅如此,以我一贯阴暗的心理推测那些晒加班的忙人,我觉得他们其实并不是真的以忙为荣,绝大多数不过是一些明明不想忙,而又假装忙给别人看的loser而已。

这种人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无能者”。

 

PPT是不是一个很没用的东西

Q

PPT是不是一个很没用的东西?常被领导安排做PPT,觉得浪费时间,也没效率,但貌似很多公司特别喜欢做PPT。关于这一点,怎么看?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老罗对质王自如的视频,特别精彩。你要是没看过,我建议你有空找出来看看。

那次对质,老罗毫无悬念的完胜,不管是从内容、态度、语气、表情,还是从反应速度、镜头、小动作的频率、对观众的把握、对现场局面的掌控,老罗显然比王自如高出了不知道几个段位。这两人同时出现在一个镜头里,对于王自如来说极为残忍,一个自信从容,一个抓耳挠腮,以至于让不少人产生出一种老罗欺负人的感错觉。

虽说老罗赢得毫无悬念,但是还是有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我记得几个回合之后,老罗不慌不忙的从地上拿起他预先准备好的一大摞大开本硬纸板,在那一刻之前,我想大家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一开始,我甚至根本就没注意到那个纸板。让老罗对着摄像机翻开纸板的时候,观战的人群爆发出一阵惊叹。

大家没想到,老罗居然自带了“PPT”参战。

就在老罗一张一张的翻着他的“PPT”面对电视观众提出疑问、分析数据、讲述观点的时候,王自如一直在低着头不停的翻他手里的笔记本,好像里边有什么他怎么也找不到了救命稻草。

这么说吧,老罗的胜利是实力的胜利,也是“PPT”的胜利。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这么几个道理:

 

一、“PPT”不等于PPT

什么是PPT?是微软的PowerPoint文件吗?不是。那广义点来讲,是苹果的keynote文件吗?也不是。

从本质上讲,“PPT”就是你在跟人交流的时候,能从视觉上帮助你更好地向听众传达信息,帮助你讲故事的图片文字和视频,形式可以适用PowerPoint或者其他或者其他的计算机软件做出来的演示文稿,也可以是老式的幻灯片,或者像在上面老罗的案例里出现的,干脆就是几块纸板。

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个好的“PPT”,必须是你整个presentation中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很多公司会把PPT当成一种用来阅读的文件,这是一种很差劲的做法。

告诉你一个判断PPT水平的简单办法吧,如果一个PPT你不需要听讲就能够完全看懂,那这通常是一个很烂的PPT,高手的PPT离开演讲者的是没有意义的。反过来,一个很牛的演示,要是你看不到PPT效果,也会大打折扣。

这就像一部电影,如果去掉音乐、对话、音效,你还能全看懂,那通常不是一部健康的电影。

 

二、 牛人都是“PPT”高手

你说老罗的PPT是谁做的?许岑老师?错!

记住,牛人的“PPT”都是自己做的,如果说老罗的PPT是一部电影,那么许岑老师应该是摄影师和布景设计师,而编剧、导演都是老罗。

老罗是这样,乔布斯是这样,我认识了很多牛人也是这样。他们不仅不会觉得做PPT是一种负担,反而有一种创作的冲动,把自己的想法有效的传播,从而影响、改变别人,绝对是牛人们热衷而擅长的一种技能。

一个人PPT做得好,其实是一种综合能力的体现,牛人通常都是PPT高手,而一个烂人,不管你PowerPoint玩得多花,也是白搭。

给loser(失败者)们泼点冷水吧,跟许岑老师学做PPT,是件对你有益的好事,但千万别以为你的作品能达到老罗发布会的水准。

 

三、 不做PPT的都是loser

我以前说过,技术来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说:不爱开会,开会浪费时间。

越是高端的工作,开会占你总工作时间的比例就越大。开会过程,说白了就是你讲故事影响别人的过程,而现在的办公场所很多会议都离不开PPT。也就是说,越是好的工作,越会需要你做PPT的能力。

不爱做PPT的,都是loser。

 

谈薪是个技术活

Q

如何体面地在面试时谈薪?

 

谈薪是个重要、严谨的技术活,褚老师今天不讲故事,直接讲套路,讲技巧、讲重点。

 

一、 你该在什么时候谈薪?

面试中一个常见的致命失误就是在错误的时机谈薪。这种案例我遇见过很多次,在面试过程中,应聘者忽然开始打听待遇问题。

一种极端的情况是刚刚还在讨论他的实习经验或者进公司以后可能参与的项目,但他忽然说:“能问问这个职位的工资待遇吗?”关心工资当然可以理解,但在这种时候提起薪水,给人发出的信号就是你对钱的热情比对这份工作本身要大。

正说工作呢,你忽然提钱,就好像你跟一个美女正要亲热,她忽然说:“哎,你每月工资多少啊?”

记住一个原则,不管是什么公司、什么工作类型、什么形式的面试,对应聘者的考察都可以归为三个维度:一、能力;二、动力;三、契合度忠诚度。

上面这个案例:第一,会让面试官怀疑你的契合度、忠诚度,就像美女的那个比方;第二,会让面试官怀疑你的能力,选择错误的时机提出待遇问题,跟在商务谈判中选择错误的时机讨论报价属于同一类问题,这人显然缺乏基本的商务感觉,就算应聘的是技术岗位,情商那么低的人也不好管理、合作。

一个失误导致在两个维度上减分,这种人在面试中通常会死得很快。

当然了,这是一种极端的案例。更常见的是在面试接近结束的时候,面试官问你:“你还有什么问题吗?”很多人会选择在这时候提薪水。那么这是一个好时机吗?当然不是!

这是你加强面试官对你的能力、动力、契合度印象的最后机会,这时候,你绝对不能提待遇问题,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上面那个案例那么傻,但是道理是一样的。至于在这个时候你该说什么,说来话长,而且不属于谈薪的话题,以后有机会给大家讲。

面试中间不让谈,面试结束也不让谈,那要不面试一开始先问清楚了?

哈哈,太菜鸟了,在这个时候,面试官根本不可能给出具体的对应你的待遇数字,面试还没开始啊,最善良的面试官也许会告诉你一个很虚的范畴。但问题就是,在应聘之前,你就应该对这个岗位大概的薪资范畴有了解,如果一个人都来面试了,但是还没有先调查过这个公司这个岗位的基本情况,那些人得多懒多慢吞吞啊。

开始不让谈,中间不让谈,结尾也不让谈,那什么时候谈薪啊?

答案是:有效、专业、愉快谈薪的时机,永远是在雇主表示决定给你offer之后。而且,就算是在这个时候,你还是不应该主动提起待遇问题。

你应该等着对方说:“你对薪资的期望是什么啊?”

这是开始谈薪的信号。

 

二、 你该跟谁谈薪

记住一件事,直接决定雇你的人,对你的薪资待遇能发挥最大的影响。这个人通常是你将来工作中的直接经理,同时,也是决定给你发offer的那个人,英文说法是hiring manager(直接经理)。

需要纠正两个常见的误解。

第一,你觉得薪资是人事部门定的,所以对你的待遇影响最大的是人事部。

没错,一个岗位的待遇范畴,在大多数情况下的确是人事部门定的,但是注意,这是针对这一类岗位的范畴,而且人事部门并没有为你一个人而改变范畴的权限。

也就是说,薪资的范畴是没有讨价还价的空间的,而你能够讨价还价的部分,是在这个范畴里争取到最大的可能。

也许这部分的讨价还价空间有限,但是这是你真正可以影响的那部分,别去拧那些拧不动的旋钮,拧那个拧得动的。

第二,你的offer是一个人事部之类的行政部门的人跟你对接发给你的,所以你必须跟他谈薪、还价。

注意,虽然表面上你的offer可能是一个人事部门的员工,或者是一个什么其他行政人员发给你的,但是他并不是做出给你offer决定的那个人。

你跟他废话没用。

这就像你想跟爱慕已久的女神登记结婚,你跟民政局管理婚姻的登记的工作人员搞好关系是没用的,而女袖对这事才有发言权(好吧,这个例子不是很贴切)。

牢记这一点:能够决定并且有动力替你争取更高薪资的人,不是那个跟你对接的人,而是你的hiring manager。

注意有时候hiring manager会踢皮球,说决定权不在他,或者和人事部门一起演“good-cop-bad-cop-cop-routine(好警察坏警察套路)。

如果你没听过“好警察坏警察”套路,那我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啊。这套路特别有用,学会了既可以帮助你识破这个套路,省得被别人套路了,也可以去套路别人啊。

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你去一家车行买车,比如说车开价30万,你说能便宜点吗一一25万?那个店员通常不会当面拒绝你,他会说:“你等等啊,我去跟我们经理商量一下”,然后他就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这人回来了,一脸抱歉的说:“哎呀,我们经理说25万太低了,你看29.5万行吗?我跟他说了半天,这是他能给的最低价了。”

这就是一个经典的好警察坏警察套路。那个跟你聊的销售人员扮演的是好警察,这个角色的关键是让你觉得他是站在你那一方的,处处为你着想。

但是总得有人站在对立面还价啊,是不是?这时候坏警察这个角色就要上场了。注意,在很多场景里,坏警察并不需要真正出场,甚至有可能根本就没有这个人,这就是个虚拟的人物。

比如刚才车行的那个店员说他去跟经理商量商量,其实他根本没有去找什么经理,最大可能是他跑到后面转了一圈,上了个厕所,抽了根烟就回来了。

所以啊,在谈薪的时候,如果你的hiring manager跟你说主动权不在他手里,而是在其他部门手里,你千万别信,关于谈薪的事情一定要尽可能的直接跟hiring manager聊。

当然,怎么聊是很有讲究的、很有套路的。

 

三、 谈薪时讨价还价的专业套路

咱们上面讲了,开始谈薪的一个常见信号是对方问你:“你对薪资的期望是什么啊?”

那你该怎么接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咱们先退一步思考一下,你说到底什么是“薪资”呢?

所谓的薪资,其实就是价格,一个商品的价格。这个商品就是你,更准确的说,是你一个月(或者一年)的劳动,薪资就是你劳动的价格。从这一点来看,薪资跟其他商品的价格没有实质的差别,而谈薪这个过程其实跟买菜、买车、淘宝交易过程中的讨价还价本质上是一样的。

面试本来就是一种商务谈判,而谈薪就是谈判中讨价还价的环节。幸运的是,商务谈判是一个很成熟的领域,有很多原则、经验可以照搬到谈薪这个应用场景。

记住,商务谈判中,讨价还价的第一原则就是:不先出价。

你跟客户谈项目,客户那边项目的目标、要求、交付时间,你这边的技术能力、类似项目的经验之类的都交流过了,双方初步感觉都不错,开始讨论价格。这时候,客户问:“这个项目你大概多少钱做得下来呢?”你在心里估算了一下所需的人力、材料成本,加上你想得到的利润,然后报了个数。

这样做,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去了!首先,你如果你报的数字高于客户的预算或者预期,那么你很可能会马上出局。如果你报的数目远低于客户的预期,那么他会心里暗喜,然后跟你假装还价一下就签约,这样,你白白损失了本来可以挣到的利润。

更严重的是,你定价的方式从根本上就错了,价格跟你的成本无关,而是跟市场供需有关。你应该从价格倒推成本,而不是反过来。关于定价,我以前写过一篇长文,在这里就不重复了,有兴趣你可以看看。

谈薪的时候,很多人也会犯这个错误。你一旦先出价,就必然在谈判中处于被动,如果你要价高于雇主的预期,那么你冒了还没有还价就被出局的危险。就算你后来接受了一个比你的要价低很多的薪酬,雇主也会对你的未来的稳定性产生疑问。

如果你要价低了,那么他可能会马上接受你说的数字,很简单一一你亏了。而且这个你买菜亏了一次不同,薪酬谈低了,可是天天亏啊。

不出价,那你该怎么说呢?

一个有经验、有水准的销售人员,最重要的本事就是套出客户的预算。不管是喝酒、唱歌,还是送礼、交朋友,一个很关键的目的就是得到客户预算的数字。有了客户预算的具体数字,你再报价,心里就有数了。当然了,褚老师不是让你去搞不正之风啊,而且,这一套在谈薪这个场景也行不通。首先,你没机会跟人培养感情;其次,搞这一套属于人品问题,求职时不宜暴露。

在谈薪这个场景下,最正规的避免先出价的回答是:这个岗位心智的范畴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的巧妙之处就在于,你没有直接问他你值多少钱,原则上也没有让他先出价,你只是问到一个价格范围,而且这是一个事实性的问题,跟你这个人没直接的关系。一旦他给出答案,那事情就好办了,你已经套出了客户的预算。下面的谈话内容就是把你自己的具体情况,包括经验、水平引入讨论,讨论你为什么应该接近这个范畴的上限。最坏的情况,你也可以有理有据地争取他给出的范畴的中间值,难道他想招的这个新雇员低于水平均水平吗?

当然了,不先出价这个道理很多人都懂,狡猾的雇主会努力避免回答这个问题,一个常见的反应不是不说,而是给你一个虚拟的范围,而且往往故意把范围说大,表示这个岗位很有前途。

他以为这样很聪明,但是你发现了吗?你已经成功地躲过了他的问题一一你没先出价!

而且,讨论顺着你的思路进入了讨论薪资范畴的话题。下面的目标就是把这个范畴变得更精确。你也可以顺势来点虚的,问:一个最适合这个岗位、表现最优秀的理想员工,能达到什么样的薪资水准呢?

注意,这个问题是关于一个虚拟的人物一一理想员工,而不是你自己。这问题听起来跟你第一个问题好像不同,但本质上一点没变,你还是在问他预算的上限。而且,听起来不仅一点不显得贪婪、烦人,还显得很上进。

不用担心谈判对象觉得你套路,如果我面试碰到这样的一个人,我会觉得他专业、有效、成熟,跟一上来就报数的孩子相比,已经加分了。

我不可能在这里穷尽所有的可能的对话,并给出标准答案,但是这个精神,你应该懂了一一努力不先出价,试图问出同岗位的薪酬范围,然后争取这个范围里中间值到上限之间的一个数字。

谈薪、谈判就这么简单吗?是,也不是。

上面的例子里只说了客户的预算,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维度我没提,那就是竞争,客户的预期一方面由他的预算决定,另一方面还有你竞争对手的价格!

还有,比“你对薪资的期望是什么啊?”这个问题更阴险的一个问题是:“你现在的工资是多少啊?”

 

中国丽人

Q

身边从大学生到40多岁的中年人,都在想着创业,请问他们真的适合创业吗?

 

美国电影《美国丽人》你们看过吗?我偶像凯文·史派西老师演的,好像还得过奥斯卡最佳故事片奖。

这电影讲的是一个步入中年的男的,本来在一家保险公司工作,忽然觉得人生没奔头,辞职、买跑车,还爱上了女儿的同学。对于这种行为,现在有一个很流行的叫法一一中年危机。

我一直觉得一些美国文化,从骨子里看是一种很肤浅、很不文艺、很缺乏灵感的文化,比如很多美国中学生为标新立异,玩“反叛“一一穿长款黑褂子、涂黑口红、舌头上打洞、裤子上挂铁链子,结果是每个都“标新立异”得一模一样。

连“标新立异”都只会标成统一的爆款,你说这帮孩子能有什么出息、有什么创意?

反叛了半天,结果弄得比谁都乖。

美国人就是这么乖,美式中年危机有一个很固定的套路:买两辆保时捷,交个小女友,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而我们有些人则爱好另一个套路一一创业。

不管是谁,危机的原因大都是一样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抱歉用了一句网络套话,不过好像用这里很合适,不纠结了),对工作不满,对家庭不满,希望与现实存在差距,大概是古今中外所有人生危机的根源。

对于危机的处理方式,其实大家也差不多,那就是逃避。

 

买保时捷不能解决对事业的不满,但能给你一种人生赢家的错觉;交小女友不能改变老婆坏脾气、孩子不听话的事实,但能给你一时重返青春的幻觉和满足感。

那么创业呢?

创业听起来很堂皇,但它的功能跟保时捷、小女友其实没有差别,无非是给你提供一个幻想、意淫的空间,一个逃避的理由。而跟保时捷、小女友不同的是,创立在自欺欺人这个维度上,要高出一级。买跑车有买跑车的单纯和真诚,而大家挂在嘴上的所谓创意,则有一种儿童式的幼稚和虚伪。

逃避是一种软弱的表现,而面对和坚持才是真正需要勇气。面对真实的生活,面对不加PS的现实,坚持把自己现在的工作做好,坚持爱父母、爱家人、爱孩子。对属于自己的世界负责,而不是放弃、逃跑,然后编造出“创业”这种傻呵呵的借口。

至于大学生创业,我只能说:你的中年危机是不是来得有点早啊?

转载请注明:《《升维》第二章 在工作中找对台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