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1300万无性恋,他们可能有性欲,但不会找性伴侣

中国有1300万无性恋,他们可能有性欲,但不会找性伴侣

2020年04月22日 10:53:53
来源:凤凰网知之 作者:一条

全世界有7000万“无性恋”,中国无性恋的人数是1300万。

他们天生感受不到性吸引,可能有性欲,但倾向于自己解决,会因性爱而快乐,但这些快乐和性快感无关。

他们时常被人误解“有病”,或“你只是没遇到对的人”,有性恋世界里心照不宣的信号,在无性恋那里却通通失效。

有性恋眼中的低欲望社会已经到来:“睡自己都没时间,哪有时间睡别人”,“中国每4对夫妻就有一对无性”,传统性交的成本正在升高,新一代年轻人可能是历史上性生活最少的一代人……占人口1%的无性恋再次受到关注。

我们采访了十几位,分布在全国各地的无性恋。他们谈起了眼中的有性恋和低欲望社会,“当有性恋开始能够理解无性恋,这种对人和人差异的包容理解终将使所有人受益。”

撰文 | 谢祎旻

日剧《下辈子我再好好过》里的无性恋女孩

“你应该是还没有发育完全”

20岁出头,本该是男生荷尔蒙最旺盛的年纪,于航(化名)却从未感受过性冲动。

高中寝室夜聊时,男生们讨论完好看的女同学“看到都受不了啦”,转过头去就调侃对床的室友“你是不是撸啦”。时不时来个荤段子和黄色笑话的大杂烩,于航为了合群表面上跟着附和,心底的疑惑却挥之不去:为什么我好像没有这种冲动呢?

在这之前,于航的脑子里从没有自慰的概念,男孩们津津乐道的AV他觉得无聊,隔壁班漂亮的女孩谁不喜欢呢,但他从不会联想到性方面。

他问自己的铁哥们,“我是不是不正常啊?”他们一开始当笑话听,后来感到惊讶,“不会真的没有吧”,再后来只能安慰于航,“你应该是还没有发育完全”。

为了排除这种可能性,于航专门从哥们那问来了自慰的操作,结果发现,生理器官是有反应的,但他体会不到快感,只觉得解压。过程中想着好看的女孩确实会促进生理反应,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把钥匙插进锁里的冲动,他发现自己卡在这了。

同样是在高中,男生小新发现自己喜欢同性,他本想去网上寻找同类,却再一次感到困惑:他们怎么会对性那么感兴趣?

聊天总是没几句就带到性话题,夹杂着性意味的脏话他们张口就来,有人会在朋友圈发布裸露上半身的照片,但小新对此向来无感。看成人电影时他更在乎主角的颜值是否在线,一出现单刀直入的性镜头就直接跳过,“没什么好看的”。

更让他纳闷的是,自己好像接收不到他人的性暗示。高考后的暑假他和相谈甚欢的网友奔现,在学校旁订了宾馆。对方问,晚上能不能去你那洗澡,他没觉出异样,两人同床共枕一夜,相安无事。第二天早上对方还曾故意触碰他的身体,朋友们后来都说这是直戳戳的性暗示,但他根本不会往那方面想。

小新生活照

22岁女生竹子的困惑来得更加复杂。她会自慰,但只在压力大的时候。她也会看小黄文,但从不会代入自己。高中时她就无法理解女生为什么如此热衷于谈论帅哥,曾有一个身材壮硕的一米九男孩追求她,她都无动于衷。

竹子一度怀疑自己喜欢女孩,和闺蜜尝试后她觉得自己仍然是异性恋,只是更看重精神契合。直到和相识多年的男性好友步入恋爱关系,她才确认自己对喜欢的人也不会有性冲动。

男友经常给她发露骨的动图,有一天还和竹子说梦到自己从后面注视着她白皙的脖颈,两个人的身体缠绵。竹子当下有点害臊,但更多是奇怪。她很确定,自己也会梦到对方,但都是温馨的画面,比如她在卧室睡觉,迷迷糊糊中听到他在厨房做早餐的声音,但连个吻也没有,更别说他的身体了。

为了排除是女性性梦几率低,她问了一圈认识的女生,有些人梦到过和喜欢的人接吻,有些人梦到过肢体接触,有些人说应该梦过但具体忘了。

男朋友的性梦像一个预警,两人都对这段感情异常认真,交往几个月后就已谈婚论嫁,但在这之前,竹子从未意识到她的爱人,终有一天会进入她的身体。而现在她只要一想到这一点,就抗拒得浑身起鸡皮疙瘩。竹子求助学心理学的朋友,朋友说她可能是性厌恶,推荐她去做金赛性向量表。

“多年来的疑惑终于完全解开”,结果显示竹子是无性恋。

“男友学来一堆前戏后戏,

我却只希望他三秒解决掉”

“无性恋就是感受不到性吸引的一类人,他们可能喜欢异性、同性、双性……或者谁也不喜欢,但不会有想与他人发生性关系的冲动。”致力于国内无性恋科普的小新解释。

早在大半个世纪前,“性学之父”金赛博士就曾发现有1.5%的成年人“没有性关系或性反应”,并将其视为不同于同性恋、异性恋和双性恋的类别单独提出。

2012年加拿大布鲁克大学的最新研究表明,全世界约有1%的人口,即7000万人,是无性恋者。

纪录片《恋爱圈外~探访无性恋者的内心》截图

无性恋并不是一种生理障碍。美国2016年发布的最新版《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明确指出,“那些自认为是无性恋的,不能做出性功能障碍的诊断”。2018年西南大学发布的国内无性恋群体调查也显示,超过一半的无性恋者有自慰行为,且将近五分之一的无性恋每个月自慰四次以上。

目前尚无科学研究表明,无性恋源于童年时的负面性经历。“无性恋可能有性厌恶,也可能没有。关键在于你究竟是因为厌恶去压抑了自己的性冲动,还是既厌恶又感受不到性吸引。”喜欢同性的无性恋男生小新说。

图片来源于网络

小新对性并不抗拒,大学时他喜欢上了一个有性恋,去到对方城市的那晚,他们发生了性关系。

过程中小新一直很清醒,朋友口中“脑子里放烟花”的高潮他体会不到,只觉得累。为了满足对方,他要努力模仿成人电影中的路数给对方回应,还要计算着怎样假装才能不露馅。唯一让他觉得享受的,是结束后和对方裸身拥抱的亲密,还有取悦对方的成就感,但都和性快感无关。

小新生活照

如小新所说,无性恋在性中体会到的是性快感之外的快乐。曾在美国留学的无性恋女孩Sunny,初尝禁果后更加确信自己是无性恋,却在之后的几个月里充满了性趣。

让她沉迷的是一种求知式的快乐。第一次和男友舌吻,她觉得爬进嘴里的东西黏糊糊的,很新奇,第一次赤诚相见时,她感受着彼此身体的碰撞,注视着对方微微晕厥的面容,觉得有点可爱。

之后的几个月里她们尝遍了各种性爱的花样,Sunny虽然感受不到快感,却始终觉得兴奋,每次性爱过后,她都会在脑海中回放场景。“这些都是我没有体验过的事,我享受性行为,更多是享受它带给我知识上的增长。”Sunny说。

尽管如此,她和有性恋男友仍然要面对双方性欲悬殊的现实。

男友是个身材高大的美国人,会让她发胸部自拍给他欣赏,也会直言不讳地赞美她的臀部很性感,但Sunny却说不出男友身上哪个部位最吸引她。

她从不会主动发起性爱,每当男友沉浸其中,抬头看到Sunny淡定的神情,就会条件反射式地以为自己做得不够,感到沮丧。

最初Sunny只是单纯想让恋人开心,后来她逐渐意识到每次周末相聚时,男友都对她怀有性期待。她甚至有了负罪感,“他是有性欲的,我怎么能不想这件事呢?”一个月2-3次的性生活成了她的责任,持续了一年多。

情绪在最后几个月里爆发,那段时间只要对方一提起性,Sunny就躲得远远的,连每天一次的电话她都不愿意打。关系结束的那一刻,双方都松了一口气,男友对她说,“我已经太久没体会过恋爱中那种身心合一的满足感了。”

“刚认识的时候他就知道我是无性恋,但他没有意识到和无性恋在一起,没有性才是常态,而我以为他明白这一点。”Sunny事后分析说。

美剧《性教育》第二季里无性恋的内容

有性恋世界里心照不宣的规则,在无性恋这里却通通失效,这让两者的结合充斥着困惑、不满和冲突。

大学生于航曾暗恋隔壁班一个好看的女孩,哥们帮他牵好了线,只等他去大胆告白,可他却在最后一刻放弃,“摆一个裸体异性在我面前有没有感觉我自己还不知道吗?”他为自己没有性欲而自卑,不想耽误对方。

27岁女孩帅帅有一任男友特别希望能满足她,不知从哪学来了一堆前戏后戏,但出于爱才和对方上床的帅帅,心底却希望他最好三秒解决掉。

92年生的叶楠(化名)面对性需求旺盛的前任,曾直言自己可能是性冷淡,对方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言下之意是“我都这样了,你怎么可能没性致?”结果让他郁闷的是,他抚摸叶楠时,她的身体会有反应,但整个人却明显不在状态,每次结束后,叶楠也完全没意愿和他交流感受。

美剧《性教育》第二季里无性恋的内容

“我总不能为了证明自己,

去把全世界都睡了吧?”

叶楠的这段恋情不到半年就结束,那之后她第一次从网上知道了自己是无性恋。她把新发现告诉一位已婚好友,对方却坚持认为她只是没遇到对的人,还劝叶楠不要找个标签,就把自己安进去。叶楠有点失望,“我总不能为了证明自己,去把全世界都睡了吧?”

占总人口99%的有性恋自然无法理解,对无性恋来说,遇到对的人有多难。

无性恋和无性恋的配对毫无疑问最省心,但可能性极低。“首先无性恋分布在五湖四海,相遇就很难。”

“其次目前也没有专门针对无性恋的约会软件,在两三百人的无性恋交友群组里,筛下性别、筛下性倾向,再排除掉感受不到浪漫吸引的,就没几个人了。”同志小新分析。

因此,绝大多数和无性恋走到一起的,都是有性恋。先不论双方性需求是否匹配,就无性恋自身的设定而言,两个人走不下去也是大概率的事。

和男女都谈过恋爱的女无性恋Lily表示,对有性恋来说,两个人从喜欢到交往再到性,一步步会更亲密,但她从来都是进入交往阶段后,便迅速感到厌倦,想要分手。“如果你觉得是我不够喜欢吗?倒也不是,交往前是很喜欢的。”

她知道很多无性恋都有过这种迅速厌倦的体验。究其根本在于,性是感情的粘合剂,而感受不到性吸引的无性恋,对伴侣三观、兴趣爱好、生活习惯各方面要求都会更高。一旦发现不合适,不像有性恋会为了性而妥协,而是果断分开。

而对年龄颇大的无性恋来说,若想和有性恋结合,不性,更是连入场券都拿不到。

今年36岁的娜娜自认25岁以前不缺男人,她学画画出身,大学时顶着一头黄毛,到处勾搭男人。她和有性恋们拥抱亲吻,同床共枕,但就是不性,男人们还是一个接一个地来。

二十五岁之后,小康家庭出身的她想认真结婚了。开始大量相亲后,她才发现男人对她没耐心了。相亲男不会和她磨磨唧唧,上来就要性,几乎个个如此,不性没有第二面。年纪大了,她也不好再拿处女作借口推脱,只能一拍两散。无性恋成了她在相亲场上的致命弱点。

娜娜十几年前的代码艺术作品

更残酷的事实是,有性恋面对的婚恋压力,在本就求偶困难的无性恋这里,只会有增无减。

在体制内工作的叶楠经常被同事催婚,有一次她实在烦了说自己就没想结婚,不料一个已婚男同事跳出来说“你长得挺好,不嫁浪费了”。她的已婚闺蜜也总劝她,女人迟早都要结婚生小孩,老了就会被年轻的淘汰。就连叶楠向母亲“出柜”自己是无性恋,契机也是母亲有天问她怎么还不找对象。母亲听完叶楠的解释后,觉得很心疼,但从此更担心叶楠无性恋不好结婚的问题。

在求偶困难和婚恋压力的双重夹击之下,无性恋的最佳归宿,是像同志小新那样,找到一个低性欲的伴侣,这需要运气和坦诚。

同志小新和现任从同性恋社交软件上认识,一开始他就明确告知对方自己是无性恋,而对方恰好是一个低性欲的人。小新热衷于社会科学的理论批判,而对方也是学术出身,做宗教建筑艺术史,为此他特地去补了几门艺术史和艺术美学的课程。

更让他感动的是,小新曾略带严肃地和对方说有件事会在合适的时候告诉他,而对方坦诚相待,“即便你告诉我你是HIV携带者,我也是OK的。”他们至今相处和谐,性的频率很低,在床上相拥入眠,也能有满足感。

美国动画片《马男波杰克》里的无性恋

更多的无性恋仍在单身和形婚中摇摆。有名校在读的男大学生发现自己感受不到性冲动后,再也找不到努力读书的动力。父母从小对他期望颇高,他已经能想到将来打光棍时的惨淡光景,“别人会说,你看他,高考考得挺好,到头来不还是讨不到老婆。”为了不让爸妈脸上无光,他甚至接受做个同夫。

无性恋圈子内部流传过大龄女和男同志形婚的故事。出身江西农村的女孩,在父亲不结婚就断绝关系的威胁下,和一名男同志在形婚QQ群认识。婚前说好领养对方亲戚家的孩子,结婚后男方突然变卦,向长辈暗示是女方有病才要不上孩子,联合双方父母逼她治病生娃。女孩一度失眠到神经衰弱,终于下定决心向双方父母坦白形婚的事实,这才顺利离了婚。

不止一个无性恋表示,宁愿单身也不接受形婚。今年28岁的叶楠生性乐观,“老了等老了再说,为了区区的老年生活而结婚,指不定谁照顾谁呢?”她已经做好了一个人过的打算,并开始培养自己每个月存钱的习惯。

但36岁女孩娜娜的经历似乎预示着另一种即将到来的现实。

“我三十到三十五这五年,也想大不了单身得了。但一到三十六吧,有一种生命焦虑,就算无性,也不能放弃。”

她很努力地发起最后一搏,做了各种数据、调整和细分,意外发现异地可以拖延男方的性邀约,却始终无法攻破无性这个难点,有一次还差点因此被一个家徒四壁的相亲男欺骗,娜娜的恋情始终停留在二十六岁。

那一次恋爱,对方是大她六岁的上海本地男人,他不仅接受无性婚姻,还让她做好婚后不育的准备。娜娜想念他身上的香皂味,以后哪还遇得到他这样干干净净,真心待她的人啊。

低欲望社会是个伪命题

这是一个主张性权利和性快乐的时代。当无性恋因“不性”“少性”备受压力的同时,越来越多的有性恋正自愿或被迫进入“无性”生活。

不断有数据表明,千禧一代是历史上最缺乏性生活的一代人。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2000-2015年中国人的“全性”》调查显示,18岁到29岁已婚或同居的年轻人里,男性每月性交少于一次的比例从7.6%上升到10.2%,女性则从3.1%上涨到14.3%。

据《华盛顿邮报》2018年调查,18至29岁的美国人,在过去一年内没有性生活的比例比2008年增加了一倍多,达到23%。

高强度的工作使职场人不得不“性爱降级”。2018年网易春风联合猎聘发布的《职场人性福指数大揭秘》显示,超七成的职场人对目前的性生活状态不满意,高达52%的职场人表示工作一忙就感觉身体被掏空,无力追求“性福”。有26.98%的互联网人表示,工作时间太长严重耽误了他们的性生活。有人调侃“睡自己都没时间,哪有时间睡别人。”

传统性生活的成本正在升高。互联网时代下唾手可得的成人影片和性玩具,让更多人愈加满足于“一人性”。芬兰的“Finsex”研究发现,芬兰人的性生活频率在下降,但同时自慰频率在上升。美国《大西洋月刊》2018年对性萧条现象的报道指出,从1992年到2014年,美国男性一周内有自慰的频率翻了一倍,达到54%,而女性的比例则增加了两倍多。

高压导致的缺觉和焦虑本身就会抑制性欲,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甚至不再对“性”感兴趣。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2000-2015年中国人的“全性”》调查表明,18岁到29岁已婚或同居的年轻人里,男性中没有“性趣”的比例从4.8%上升到12.1%,女性则从12.8%上涨到27.3%。

2013年日本生育规划委员会的调查同样表明,在16-24岁的女性中,有45%“不感兴趣或者厌恶性接触”。超过四分之一的男性有同样的感觉。

有性恋眼中的低欲望社会已经到来,我们的欲望,还能再提高吗?在无性恋看来,这是个伪命题。

Sunny认为,想要“性”而不得的人,才会抱怨没有性生活。“无性恋里也有性功能障碍的,但‘性’本身就不是我们生活中重要的部分,我们就可以忽略。”

“说实在的,我感觉低欲望只是一个幌子。现在衍生出来那么多形形色色的软件,可以解决生理和精神上的性需求,他们真的是低欲望吗?”叶楠说她看成人影片十分钟就会睡着。

而36岁的娜娜认为,在一个性化的社会,性真正困扰的始终是无性恋,而非有性恋。

已征战相亲场10年的她逐渐体会到,性并非关系持久的必须品。“从科学角度,一对正常恋人,荷尔蒙也就二年多。还有数据说,做十七次,基本就没啥新鲜感了。”娜娜对此颇有研究,“很多正常家庭,收入经济好,各方面都向上的,一样无性。”

“但性是一段关系的入口,不性,就很难得到关系。”娜娜说。

准备和朋友开设公众号科普“无性恋”的Sunny则期待,低欲望社会将成为一个对所有人都更加友好的社会。

“很多有性恋会经历性欲低下的干旱期,有些人可能性欲波动极大,开始能够理解无性恋。这种对人和人差异的包容理解,终将使所有人受益。”

在生活中,我们对“性”常常是百般禁忌又万分好奇。为了防止我们在性方面受到伤害,中国性学大师李银河教授,为我们带来一场性学观念的革新

《这才是你想要的性》

从心理学、社会学、生物、生理、病理、医学等多维度,全方位地解答人们各式各样、难以对他人启齿的性困惑,帮助树立科学合理的性观念,让生活更和谐、幸福。

找到合适你自己的方式,愉悦自己,享受人生

[责任编辑:王晓笛 PSY172]

转载请注明:《中国有1300万无性恋,他们可能有性欲,但不会找性伴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