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新型冠状病毒、fei典与生物战争

恐怖:新型冠状病毒、fei典与生物战争

老铁讲故事 1周前

春节临近,新型肺炎冠状病毒疫情引起全国关注!与2003年fei典事件相近的时间点,相近的病症表现,引起人们高度关注和恐慌。

距离2003年已经17年了,一代新人都成长起来了。当年的fei典,有一种说法:这是美国对我们的生物战。此话表面看起来很让人匪夷所思,有一种阴谋论的感觉。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身处乱象迷局,我们不仅要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这样才能高屋建瓴,预见未来,把握命运。

我们再来说一下事实:

一、武汉是全球最大学生注册地,又是中部交通枢纽,学生已放假回家,打工者春节返乡,形势很严峻。

二、武汉有中国甚至全亚洲唯一的P4生物实验室。

我们先从这个P4生物实验室说起吧。

一、印度疫情

2018年4月27日凌晨,印度总理莫迪突然低调访问中国,一天后便又匆匆离开,出人意料的是,莫迪此次访问地点并未选择北上广深,而是武汉。且莫迪在距上合组织峰会仅剩40天时突然深夜访华,显得很突兀!

中国和印度官媒对此次访问没有详细报道,只是象征性的透露两国领导人在武汉东湖畔林荫道散步。此次会谈具体内容虽未曝光,但通过当时的蛛丝马迹分析,我们就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武汉。

莫迪突然抵达中国

2018年4月,印度南部喀拉拉邦,爆发了罕见的尼巴病毒疫情,被感染的280人中已有211人死亡,死亡率高达75%。

此次印度爆发的尼巴病毒与14年前同样爆发于印度的尼巴病毒相比,已被证实属同种变异,但此次病毒的致死率相对于14年前,提高了整整35%,死亡率达到了骇人的75%!

病毒为什么会变异?一般来讲,病毒变异只有两种途径:自然变异和人工筛选。

自2004年之后,印度就再也没有尼巴病毒的疫情纪录。病毒的自然变异需要不断在宿主中进行繁衍,而印度这种持续性感染的疫情,在14年后突然复发几乎是不可能的。

答案很明显,印度爆发的尼巴病毒,只能是通过实验室人工筛选出来的,且始作俑者,只能是印度的“老大”的美国!

原因很简单:而目前全世界P4实验室除中国以外还有9个,分别是法、德、澳、美、英、瑞士、南非、加拿大、加蓬(法国巴斯德研究院),这些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影子:美国。而中国P4实验室,2017年才成立,要完成病毒采集和培植变异,短短一年时间内,绝无可能!

印度虽然是“英联邦”的成员国,美国英国的小弟,但近年来印度和美国矛盾重重,美国在经贸问题上频频打击印度,印度也对美实施报复性关税回击。2018年,美国太平洋司令部更是改名为印度-太平洋司令部,意图挑拨印度对抗中国,印度在发现被美国当枪使又惨遭抛弃之后,总算是彻底看清了“大哥”的真实嘴脸,因此主动投诚加入中国一带一路战略,此次爆发疫情,印度并未向欧美求救,表明他们已经分道扬镳。

那么至此,莫迪突访武汉的答案已经呼之欲出。我么开头就讲到了,武汉有中国甚至全亚洲唯一的P4生物实验室。什么是P4生物实验室?

简单说,就是按安全等级、病毒危险程度区分的一种实验室,P1实验室等级最低,危险度也最低,P4等级最高,但也最危险,如埃博拉病毒、尼巴病毒、鼠疫、fei典病毒等研究只能在P4实验室中进行。

更为巧合的是两国首脑散步的位置——东湖畔林荫道,刚好位于武汉P4生物实验室附近。因此,此次莫迪急匆匆访华就是有求于中国的!

二、艾滋病

近30年,全世界死于艾滋病的人超2500万,超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死亡人数。

然而,艾滋病的首发地美国有多少人死亡?仅1.7万人。

哪里死于艾滋病的人最多?非洲。目前,全世界艾滋病感染者约6000万人,70%在非洲。全世界已经死于艾滋病的2500万人中,80%是非洲人,非洲死于艾滋病的人数约2000万。

因为令人谈之色变的艾滋病来自美国的实验室,并非来自大自然。

猴子已经与人类共存百万年。为什么到现在非洲人还是会拒绝来自美国的转基因食品,宁愿挨饿都不吃。事实上,在艾滋病刚被确认不久,西方就有科学家指出,艾滋病来自美国的实验室,并非大自然。后来,人们发现,美国军方的秘密报告显示,艾滋病很可能与美国军方的秘密实验有关。

美国联邦特殊病毒项目负责人盖洛博士曾亲自承认自己创造了艾滋病病毒,这说明艾滋病病毒本来是在实验室里发明出来的。而不是很多人以为的那样是起源于非洲地区。他承认自己蓄意传播艾滋病病毒,目的是为了削减世界人口。美国将艾滋病病毒伪装成疫苗和血液制品出口到别国的时候,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一种生物病毒攻击。艾滋病诞生以后,因为其治疗难度巨大,西方大型制药公司在该领域占据了制高点。目前世界医药市场都被欧美大公司控制,医药行业是公认的暴利行业,欧美医药巨头每年攫取的利益都极其庞大。

艾滋病起源地美国佛罗里达州在南北战争时期就是著名的黑人奴隶州。美国在古巴生物战中投放HHV-6A病毒,从古巴逃离出的人携带大量的HHV-6A病毒,与黑人普遍携带的HIV病毒实现交汇。单独感染两种病毒中的一个是不可能致死的,携带HIV病毒更不会直接演变成艾滋病人,当这两种病毒通过体液交换传播时,它们就感染发展成了艾滋病人。于是艾滋病在美国开始爆发,这才是艾滋病爆发的真正原因。

上图是美国黑人分布图,下图是美国艾滋病人分布图

与此同时,受感染献血者的血液制品又被做成大量的疫苗接种给非洲数百万人。

无耻的是,种族主义严重的美国政府对此装聋作哑,并极力遮盖艾滋病发病原理,放任艾滋病带来的死亡蔓延。并将这种疾病本末倒置栽赃给非洲猴子,让全世界都认为这种疾病从非洲爆发,在他们眼中,黑人根本就不算人。就这样看着艾滋病向全世界扩散。

三、非洲埃博拉

1960年,刚果独立运动开始,比利时殖民地丢失,刚果皇帝被美国扶植,后刚果民主运动发展,美国在刚果利益丢失,然后在1976年,刚果忽然就爆发了可怕埃博拉的病毒。

当年苏丹发现284个埃博拉病毒感染者,117人死亡;

扎伊尔,有318个病例,280人死亡;

1995年,又有315人感染,244人死亡。

2014年,非洲再次爆发埃博拉。

更戏剧性的是,美国政府竟然能在短时间内快速把埃博拉疫苗以军用机送到西非,并马上为受感染的美国医生及义工注射,而且又奇迹地由将死回到好转,之后就将他们送回美国医院继续治疗!

埃博拉病毒

不觉得很奇怪吗?为何美国会预先就有埃博拉疫苗?要知道制造每一种疫苗是需要大量时间去研究、去试验去制造的!也就是说,美国政府早已开始研制埃博拉疫苗,为何?美当局早预计到未来有爆发埃博拉病毒的可能性?

原因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美国自己用埃博拉病毒制造生化武器,这是给自己人的一种“解药”,在全球放毒,刻意制造扩散,最终最赚钱的是美国药厂及供应商,真是一盘好生意!

当年,在世卫组织的全力扑灭下,疫情区域的一切病毒源都被进行了“灭活处理”,为了进行后续病毒研究,唯一保留的病毒样本,被送到了波顿丘陵P4生物实验室。

但是在沉寂了整整38年后,2014年,早已销声匿迹多年的埃博拉病毒,竟然从当年中非的刚果,凭空转移到了3500公里外的西非地区!并且死亡率提高了20%,这种情况,与印度的尼巴病毒简直如出一辙!

类似的事美国还做过很多:

1948年,美国军方在总统杜鲁门的授意下,对500多危地马拉人,进行了性病梅毒活体实验。

1945年,美国戴特里克工作站,全盘接收了日本731部队从中国带回的实验资料及研究人员。

2017年11月,俄罗斯总统普京对美军人员在俄罗斯采集“人体生物样本”一事,对美国发出强烈了质疑。

美军在俄罗斯采集生物样本

美军采集俄罗斯的人体生物样本,显然不会是为了帮斯拉夫人搞基因优化这么善意。

也许2017年10月26日美国国家档案馆流出的一份政府文件,可以对美国的种种做法给出答案:

“通过生物手段,在该国制造粮食危机,可将其掩饰为自然灾害。因此,不能采用化学手段,除非能不被人发现”。

四、马航MH17

2014年7月17日,马来西亚MH17客机在乌克兰与俄罗斯边界坠毁。机上283名乘客与15名机组人员共298人全部遇难。客机上超三分之一的乘客都是前往悉尼参加国际艾滋病大会的科学家以及卫生工作者,他们总人数为108人,这些人原本计划参加7月20日举行的第二十届国际艾滋病大会。

MH17

遇难者中有2人值得关注:

其中一人是阿姆斯特丹大学医学教授乔普兰戈。

乔普兰戈是著名艾滋病研究专家,也是国际艾滋病协会的前任主席。自从艾滋病1983年爆发始,乔普兰戈就一直研究治疗方案。他是推动几项关键的抗逆转录病毒疗法的关键性人物。之前,乔普兰戈团队已在非洲的艾滋病防治研究取得重大突破,携带艾滋病病毒一个母亲和2个孩子经过治疗研究后,身体中的病毒已经消失。但这次坠毁事件直接导致乔普兰戈本人及其团队的覆灭。乔普戈兰死后,他之前研究发现的艾滋病病毒消失的病历和相关研究的工作资料全部消失。他在艾滋病治疗方面取得了重大发现,本来是准备在第二十届国际艾滋病大会上宣布的。

遇难者另一人是世界卫生组织新闻发言人格伦·托马斯。

托马斯是世界卫生组织新闻发言人,他发现了在非洲的凯内马医院利用生物武器实验室中对埃博拉病毒进行人体实验的问题。

凯内马医院什么背景?表面上只是一家普通医

但事实上它却拥有高等级生化实验室资质,它隶属于美国五角大楼国防威胁降低机构(DTRA),与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和臭名昭著的杜兰大学合作在塞拉利昂研究埃博拉病毒。名义上他们使用试验性疫苗治疗,但实际上却故意将埃博拉病毒传染给了当地人。

亚洲金融风暴始作俑者、亿万富翁索罗斯的基金会多年来在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和几内亚的“埃博拉死亡三角”中进行了多项“重大投资”。其中凯内马生化实验室就是这个“重大投资”之一。

拥有世卫组织发言人身份的格伦·托马斯在查明该事件以后,拒绝将之隐瞒。MH17坠机前一天,托马斯刚过完39岁生日,7月17号他乘坐马航MH17参加世界艾滋病大会,正准备在会议上讨论艾滋病和埃博拉病毒是否“人造”的可能性。

一旦托马斯在大会上提出艾滋病和埃博拉病毒是否人造的话题,必然在世界医学界激起惊涛骇浪。

五、fei典

在fei典事件中,美国其实扮演了最大的嫌犯角色。

SARS病毒在中国的扩展有着太多的谜团。钟南山院士曾在电视上特别提出,感染SARS的中国病人有96%并无明确的接触史。也就是说,在国内感染SARS的病人,不像其他地区,如香港、新加坡那样可以找到传染链,而中国大多数的病人就是莫名其妙地得这个病的。患者与患者之间并没有明显密切接触。

而且美国人、欧洲人好像得到了fei典的格外关照,对fei典具有特殊的免疫力。在北美,加拿大、美国版的SARS则要比亚洲轻得多,美国称之为MARS,即良性尖锐呼吸道综合病症。

从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看,截至2003年7月11日,全球fei典累计确诊为8437人,而病人集中在中国内地以及香港、澳门和台湾等地,仅中国感染人数就达到了惊人的7764例,加上华人比较集中的新加坡,合计7960例,再加上加拿大华人,共占全球fei典确诊病例的96%以上。世界上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地区,合计不足400例。

全球fei典累积死亡人数为813人,中国内地、香港、澳门、台湾以及新加坡为762人,如果再加上加拿大华人死亡病例,华人的死亡率高达96%!

当年,除中国疫区,最大的疫区就是东南亚,报告中显示:新加坡206人、越南63、菲律宾14人、泰国9人、印尼2人。同为病毒源分布区的印度,感染仅3人,其中还有两人是旅居华人,至于其他国家,干脆没有一例爆发!而美国的75名非典患者也清一色华裔!

既不是病源地又是发达国家医疗水平的新加坡,本应是感染人数较少的,但实际情况是,新加坡的疫情远高于周边的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等地。

为什么会这样?血淋淋的事实就是:2003年那场SARS疫情,只钟爱“华人”。

中国人、新加坡人(华裔国家)、美籍华裔、加拿大华人,那场疫情中全部的感染者几乎共同围绕向一个特定的人类种群:拥有最独一无二的“O—M175”基因群的汉民族。

O—M175基因群

而在此之前的几年里,美国人和日本人多次在华秘密地收集中国人的基因血样。2003年10月fei典之后,北京大学童增曾撰写了一本名为《最后一道防线——中国人基因流失忧思录》的书。在书中,他向全体中国人发出这样一个警示:fei典可能是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1998年,我参加过一个‘中国西部老人长寿监测服务’的国际合作项目,发现美国、德国等一些机构偷偷地在中国采集老人的血样,从事基因研究。”

亲眼看见血样采集的童增,重述当时的情景时,仍然十分气愤:“美国人给中国老人采样时,一张滤纸,上面有5个圈,每个圈有1分钱硬币那么大,每个老人的血要将这样5个圈滴满才行,因此每个人至少滴11滴血。采样的要求十分严格,例如第一滴血不要、不用碘酒等等。“中国的基因流失让我感到中华民族受到的潜在威胁。这是把双刃剑,通过它控制人种是件可怕的事情”。中国的基因流失的事并非空穴来风。

上世纪90年代,在中国广东的深圳、东莞等地,有一些日本人办的企业,日方老板要求中国打工者定期进行体检,进行抽血。但打工者不是到当地的医院去抽血进行体检,而是在工厂里抽血。每年要抽几次,最后也不告诉你究竟有什么问题。日本工厂让中国打工者在自己厂里一年抽几次血究竟干什么?这个问题直到今天也没有答案。

还是上世纪90年代初,陆续有许多美中合作的人体实验项目在中国内地展开。常见的手段是美国的研究机构出钱,通过中国留学生回国做项目,在中国人中进行人体试验,然后把试验获得DNA样本送回美国本土进行研究。美国获取了许多中国百岁以上老人的血样带回美国进行研究。1995年,美国一个机构在中国北京、成都和杭州3个城市一共采集了300个老人的血样,然后送到美国。美国某机构大为惊喜,随后,由美国联邦政府出资,通过美国健康研究院进行资助,由美国杜克大学具体实施,策划在1998年至2003年期间,在中国22个省市进行1万个中国高龄老人的血样采集,进行中国老人的遗传基因研究。

因此,在汉民族聚居区内发现疑似病毒最高等级警戒的“SARS”(fei典),仅仅两个月后,中国的感染人数便从个位突破到了5000人,倘若再不采取有效的遏制措施,按照这种感染速率,最多三个月,中国将产生2500万fei典患者!最多半年,所有汉族人几乎将全部被感染!

但是,天佑中华,在全体中国人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奋斗下,我们不到半年就打赢了这场攻坚战!

2003年5月1日,在1300人民子弟兵连续7

2003年5月1日,在1300人民子弟兵连续7昼夜的鏖战下,北京小汤山fei典收治医院(实验室)正式落成,在以钟南山教授为代表的中国“生化战士”拼死抵抗下,关乎民族存亡的鏖战展开!至今,也不知道在那场50天的战争中,中国的“白衣战士”们付出了怎样的努力与牺牲。

钟南山院士

六、冠状肺炎病毒

据在医院工作的网友的说法:目前这个新型冠状肺炎病毒来势汹汹,没有确切有效药物治疗,包括奥司他韦(达菲)这类药对冠状病毒是无效的。本次疫情感染患者病程及演变很像2003,病情进展来自于自身免疫细胞对肺组织的攻击,目前没有特定触发因素。

很大比例患者没有严重症状,导致鉴别诊断困难,成为行走的传染源;病毒呼吸道定殖能力似乎比前期认识的要强,且潜伏期较长,这也是传播高危因素;低烧时候就具备传染性,且发烧时传染性最强,目前看来这个是难以防控的最主要原因,需要高度警惕!

在2003防护fei典出名的钟南山院士也发表了意见,其谈话要点如下:

1、确认可以人传人,基于武汉和广东案例。

2、有医务人员被传染。

3、源头目前不清楚,但有可能是竹鼠、獾这种野生动物(尽量别去碰野味)。

4、如无必要,近期不要去武汉。

5、有发热及时就医。

6、买不到N95,普通(外科)口罩也可以起到阻止飞沫传播的作用(该戴口罩戴口罩)。

7、勤洗手戴口罩,你好我好大家好。

武汉是全球最大学生注册地,又是中部交通枢纽,学生已放假回家,打工者春节返乡,每个省跑不掉,这真的很可怕!

当年的fei典的锅先让果子狸背,后又说是蝙蝠的锅,最后把锅扣在中国人爱吃野味的上面;这次的冠状病毒还是一样的套路,又是中国人胡吃,瞎吃,吃出的祸,多么熟悉的配方啊。

既然中国人有爱吃的传统,是有着悠久历史的,不可能到现代才开始接触这些野味吧。我们都知道人类在与某一种病毒的共存博弈期间,人体的免疫系统会自动产生抗体。那么在长期与这些野味的接触中,国人的免疫系统早就应对这些病毒产生了一定的抗体了才对,何至于对其一无所知的样子呢?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已经成为美国国家战略中的首要对手,不仅在地缘政治领域有激烈的较量,中美毛衣*战的激烈程度也前所未有,诸如颜色革命、金融攻击、数字战争、斩首战、生化威胁等手段更是应接不暇!

迅哥说过: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人性,不曾料到会凶残到这个地步!

同样,在大国博弈之时,我们也要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美帝,做最坏的打算,做最好的准备。

不用授权,欢迎转载[请备注上 (老铁讲故事, id: sheyingtt) ]

老铁三连:点在看,发好友,转朋友圈!

防失联加我微信:nova11s 备注:老铁,拉你进粉丝群。

转载请注明:《恐怖:新型冠状病毒、fei典与生物战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