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推翻的各国领导人

最近几天,央媒连续出现误判。

伊朗是大国的传统友好国家。我们不仅给他们援助,而且有大量的投资在那里。与这种官方友好往来对应的却是,伊朗民众再次走上街头,呼吁让哈没内衣下台。

这已经是最近以来的第二次了。上一次是因为国内汽油涨价50%,尽管涨价后的汽油价格也不高,但愤怒的人们掀起全国反对的声浪,当局不得不断网、抓人,外电报道有一千多人在那次反抗中被杀。据信被美国定点清除的苏莱曼尼参与了伊朗的主要行动。

这一次人们最初是为乌克兰民航飞机事件丧生的176人祈祷,进而迅速转化成声讨。

坏球时报闹了个大笑话,刚刚发表力挺伊朗的头版头条,伊朗自己先承认因失误击落了民航客机。

 

央视也没闲着,刚刚发布完韩国瑜在民调和辩论中完全碾压蔡英文的新闻,结果小英子以创纪录的高票、领先260万票的优势当选。

 

联想起美国和伊拉克开战时,一战成名的将军召忠,一直到萨达姆被绞死也没能迎来他的卫队像样的反攻,没有守城,没有巷战,没有地道战,什么也没有。

这些年来,这样的误判层出不穷,几乎达到了挺谁谁死的地步。是这些肉食者水平太低、素质太差吗?非也,是屁股在决定他们的脑袋。

多少暴君及其打手们,直到惨败的最后一刻,还在电视上喋喋不休地欺骗公众,离开直播间就收拾金银细软,逃跑到他们刚刚骂过的美帝那里去了。

这样的误判是有着悠久历史的。

去过阿尔巴尼亚的人都有一个印象,这个国家好像四处都有碉堡。怎么来的?这要从霍查说起。

恩维尔·霍查,阿尔及利亚的暴君。他在22岁大学毕业即投身他认为正义的事业,以推翻当时阿尔巴尼亚王室为最终目标,逐渐在中低层百姓中产生影响。

霍查年仅38岁时就上位、开启了其长达40年的统治。从50年代到70年代,大国对阿尔巴尼亚给与极大的财力物力上的无偿援助——因为苏阿关系崩裂,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这了这盏欧洲社会主义明灯,据当时的驻阿大使在回忆录中记载,大国拿出近百亿元人民币支援阿,折合每个阿尔巴尼亚人平均4000元/人。而直到70年代末大国一个农民的年均收入只有76块钱。

霍查拿着这些援助,一家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用来对付国内的反对派,从来就没想到过偿还。他对内宣称要防备外敌入侵,遍及全国地修了大约50万个碉堡——平均每5个阿国人一个;大国援助的飞机一直躺在仓库,近年才拿出来当废铜烂铁处理掉,连同那些碉堡,直到今天也没迎来一个真正的敌人。

苏东剧变之后,难以遏制愤怒情绪的百姓,将霍查棺木挖出进行鞭尸,进而直接牵连到其子女后代,其子女财产被没收,还以各种经济和政治罪名遭受迫害,生活凄惨。恩维尔·霍查更是成为阿尔巴尼亚的罪人,这也是阿尔巴尼亚历史上统治时间最长、被骂的最惨的暴君。

 

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是另一朵奇葩。这个家伙擅长演讲,然后被一声呐喊推翻,被当众打脸。局势最混乱的时候,央媒还在力挺他,希望他能够控制住形势。他和他的夫人经过匆匆审判后被押上刑场,她对士兵说:“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我是你们的母亲。”士兵们说:“你是我们母亲的敌人。”然后开枪把两口子打成了筛子。

当时的央媒前一天还在声援齐奥塞斯库,第二天只好换了说法、找个台阶下:“大国尊重罗马尼亚人民的选择。”

昂纳克,上点年纪的人一定经常在以前的收音机中听到这个名字。前东德总统。他被控告叛国罪及他在冷战的所作所为,特别是杀害那些试图逃避东德迫害的192位德国人。不过,由于昂纳克患有癌症,他被释放,不久在流亡中去世。

红色高棉是个神秘的组织,至今没有人知道它的正式名称是什么,只能以他们的民族和掌权颜色称之为红色高棉。这个组织短短几年时间杀害了国内三分之一人口,制造了许多骇人听闻的惨案,今天已经建成纪念馆陈列他们的罪行。红色高棉有几位著名的领导人:波尔布特、农谢、乔森潘、英-萨利等,后来他们除了波尔布特被内讧处死,其他几个均受到审判,受到反人类罪、酷刑、种族灭绝和宗教迫害等的指控。

为纪念红色高棉执政的结束,1979年越南军队攻陷柬埔寨首都金边的日子,每年的1月7日,后来成为柬埔寨被越南人解放的公众假期,称为“大图杀逾越日”——这也是极少见的把外国军队进入本国定为节日的案例。

那时的大国显然又误判了。当时我外交部跟随红色高棉的残兵败将逃窜到热带森林中,在支起的帐篷里办公,在大象粪中找粮食,如此同志加兄弟,真是连波尔布特这样的杀人狂魔也感动到落泪。

随后大国决定教训一下把他们赶到原始树林的越南军队。一场局部战争爆发了。

朝鲜皇朝和大国血浓于水……

这样的老朋友还有很多,下面简要列举一下他们的下场:

扎伊尔,蒙博托:因极权残酷统治和巨贪被赶下台后流亡海外死在摩洛哥医院。

中非,博卡萨:食人肉的暴君,被法国突击队推翻,判处死刑后逃亡,客死他乡。

乌干达,阿明:著名的食人肉总统,逃亡到中东后仍遭追杀,客死沙特。

菲律宾,马科斯:因威权、选举舞弊和巨贪被赶下台逃亡国外,客死他乡。

埃塞俄比亚,海尔-塞拉西:被废黜后让人用枕头闷死在床上。

埃塞俄比亚,门格斯图:被判死刑后逃往津巴布韦,后被秘密处死。

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被王储迪彭德拉开枪打死。

索马里,西亚德·巴雷:被推翻之后流亡到尼日利亚,病死(一说下落不明)。

巴拿马部队总司令,诺列加:因贩卖毒品、杀人等罪获刑40年,在迈阿密狱中服刑,假释后不敢回本国,害怕人民再次审判而获刑。2017年客死他乡。

南斯拉夫,米勒舍维奇:因种族灭绝罪被拥护他的国民送上国际法庭,死于监狱。

苏丹,巴希尔:因灭绝种族罪、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被国际法庭通缉,并被媒体称为“全世界最坏的毒菜者”。

伊拉克,萨达姆:因种族灭绝罪被后来的伊拉克法庭处以绞刑。

埃及,穆巴拉克:被推翻后长期受到审判羞辱,才到2014年才获释,但从此处于郁闷晚年时光中,已经92岁。

利比亚,卡扎菲:遭曾拥护过他的人民搜捕,并被乱枪打死。

这些老朋友多数已经灰飞烟灭、身名俱臭,但也有几个还活着或者留下了传人,如哈没内衣和马杜罗。

是误判,还是交友不慎?都不是。他们都是一伙的,产生于冷战时代,现在又快回到冷战时代,这就是历史惯性,当然结果也不会差太多。

一个国家有什么样的朋友与一个人一样,看看他的朋友圈,你就应该知道怎么做。

 

转载请注明:《被推翻的各国领导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