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自称“十点半睡觉”的老前辈,为何被请来为发展“夜间经济”支招

这些自称“十点半睡觉”的老前辈,为何被请来为发展“夜间经济”支招?

2019 10/27 11:27 上观新闻 企鹅号 分享 评论 2

黄浦区有担当。上海“夜间经济”推进中,黄浦区推出了全市首位“夜间区长”和首批5名“夜生活首席执行官”。与此同时,黄浦区又将“南京路步行街改造提升和东拓”与“新天地活力街区商旅文体融合发展”作为未来发展重头戏,以助力“上海购物”和“上海文化”。

拥有老城厢的黄浦区,也很倚“老”。日前,黄浦区召开了一场商旅文联动发展专题研讨会,专门请一批退休市管干部来支招。这已经是今年黄浦区第二次邀请退休老干部进行“头脑风暴”。上一次座谈的主题,是有关黄浦区城市更新与能级提升。

他们都是原上海市、区两级领导干部,但都有在黄浦区工作的经历,包括了原卢湾区区长张载养、原市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姜亚新、原黄浦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施兴忠、原南市区政协副主席钱德敏、原卢湾区委副书记苏秉公、原卢湾区纪委书记胡瑞荣、原黄浦区委统战部部长王雅萍、原黄浦区政协副主席刘仲苓、原黄浦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朱登和等。

黄浦区这个上海“老底子”的中心城区,其商旅文家底实在深厚——论商业,其拥有南京路、淮海路、豫园、田子坊、新天地等著名商业街、商圈;论旅游,今年国庆长假,黄浦区接待游客数占上海一半以上;论文化,黄浦区中华老字号品牌达96个,占全市老字号品牌半壁江山,更拥有对标纽约百老汇、剧院剧场密度高达每平方公里14个的“演艺大世界”……

这些老领导,对黄浦区有着深厚感情,对区发展脉络知根知底,且激情犹在,十分乐于贡献金点子。

如原市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姜亚新,曾任黄浦区区长。他称自己“十点半就上床”,恐怕难以加入上海夜间消费大潮,但他对悉尼实行“周薪制”,即一周发一次工资、且每周四发的做法印象深刻。这种创新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夜间消费。他认为,黄浦区资源多,拥有其他区通过“造势”或都难以拥有的先天优势,因此必须以文化为“魂”,串起商旅文,讲好黄浦故事。

他说,今年8月他去哈尔滨,被一根冰棍惊到了——哈尔滨中央大街特色冷饮马迭尔冰棍,一年收入几亿元,大量游客即便是冬天去也一定要尝一口。这根冰棍之所以红火至今,在于讲了一个好故事。它是由一位法籍犹太人于1906年在哈尔滨创建的,距今100多年历史,但其名称“马迭尔”沿用未改。反观黄浦区,有“外滩源”,有“一大”会址等红色资源,对这些资源进行充分挖掘,用故事来吸引人,可达到花钱少、见效快、影响大、辐射广的效果。

姜亚新还提议,南京路商圈去年客流量已达1.5亿人次,应研究如何留好外地人、吸引上海人、召唤年轻人,尤其要关注个性化、小众化。“正是无数的小众化,构成了未来的大众消费,因此我们在商圈硬件改造时,务必考虑为今后不断装入文化和软件留出空间”。

原卢湾区区长张载养深感,而今谈“商旅文”,但事实上“文”应是第一位的。“有句广告词写的是‘喜欢上海的理由’,我们也要通过‘文’,给别人一个来黄浦的理由”。在他看来,黄浦区尽管区域小,却是没有边界的,因地处市中心,可以从四面八方吸引人流,“我们必须关注外来消费,把这篇文章做足”。

张载养曾任洋山保税港区管委会副主任。他说,他在洋山工作3年,深有体会,“当时上海港对标港口是新加坡,在集装箱量上我们很快变为世界第一,但还有一个中转率指标,新加坡港的中转率超过70%,上海至今仍在努力追赶”。同样,黄浦区也应研究这个“中转率”,因为本区或附近居民毕竟容量有限,而面向区外却有无限容量,也有利于提升黄浦区的国际化程度。

“走走逛逛其他路,买卖请到四川路”,原卢湾区委副书记苏秉公曾在虹口区工作,他反思这句上世纪90年代十分流行的广告语,“发现最大问题是,去掉了‘走走逛逛’,即去掉了文化,若只讲买卖,买卖就会一落千丈”。苏秉公退休后致力于城市文化研究,也有过几次“导游”经历,曾带着外地朋友在打浦桥集合,从田子坊走到思南路,逛周公馆、思南公馆,到雁荡路吃面条,再逛新天地和豫园。一路上,在思南公馆,苏秉公与朋友偶遇孔祥东,令外地朋友收获惊喜。但事实上,因思南路附近名人扎堆,偶遇实为大概率事件。而在南昌路《新青年》编辑部旧址,朋友们听弄堂居民讲陈独秀的故事,听得津津有味不忍离去。

通过这些亲身,苏秉公更深信,“文化是能够走到人心里去的”。他建议,黄浦区可在“延福绿地”(延安东路福建南路)建设“洋泾浜”遗址公园,因为这里是新中国成立前上海公共租界与法租界之间交界处,洋泾浜正是在此被填埋。又如原南市、卢湾、黄浦三区交汇处的八仙桥地区,是海派文化的起源地。再如淮海路明年是建路120年,可从路的改造、地铁贯通、业态调整等方面讲好故事,由此提升这一区块的文化价值。但苏秉公认为,讲故事过程中,一要注重雕塑规划,让人可停下来听故事;二要注重设施建设,让人有落脚处,可坐下来静心品尝黄浦历史文化;三还要注重培养懂故事、善讲故事的人才。

而原卢湾区纪委书记胡瑞荣和原南市区政协副主席钱德敏,则都谈及了老字号重振问题。胡瑞荣认为,传承老字号就要保证产品质量和服务水平,不能盲目跟风“网红”。

钱德敏认为,老字号童涵春堂针对年轻人想养生又没时间这一特点而推出“素膏方”,这一做法非常创新。她建议,黄浦区老字号在保持品牌核心竞争力的同时,可引入新的理念和机制,并适时推出黄浦区老字号品牌地图。

黄浦区将老干部当“宝”,在于老干部往往有高站位、宽视野、深思考,是支持推动黄浦区发展的宝贵资源。对于此次老干部所贡献的金点子,黄浦区委书记杲云表示,将认真研究、积极吸收采纳,以助力黄浦区成为海内外消费者和游客向往与流连的旅游胜地、人文高地、购物天堂。

转载请注明:《这些自称“十点半睡觉”的老前辈,为何被请来为发展“夜间经济”支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