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去世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走了,曾预言中国成世界第一

2019年09月26日 21:13:17
来源:观察者网

【9月26日,法国前总统雅克·希拉克(Jacques Chirac)去世,享年86岁。希拉克被称作“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和好朋友”。】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郑若麟)

记得那是希拉克即将结束其第一个任期的最后一个新年团拜。那天,我接到参加爱丽舍宫邀请之后,就一直在想着,如何才能利用这个机会问问希拉克如何看待中国的未来。那是2002年春。

关键在于你在招待会上所待的位置。希拉克的新年团拜我参加过多次。他与密特朗不同。密特朗总是在团拜开始后不久,就会将部分与他比较亲近的记者引到另外一间小室里,与他们进行“不予报道和发表的交谈”。我在密特朗最后几年里也“混”进这间小室。其实没有太多的“秘密”,有的只是一些密特朗私下对其他政治家的评价。而希拉克则公开得多。他总是在记者群里兜一个大圈,回答所有人问的问题,包括平时不回答的问题。我知道,在前面,一般他都先走近他熟悉、甚至有一定交情的那些名记者——大多是电视明星记者和笔头非常厉害的一些“社论作者”——圈子。这个圈子我们外国记者是挤不进去的。但是在边上一个房间,那里往往是一些报道国际问题的记者,以及外国记者。当然,外国记者以美、德、英等国为主。他们也是与希拉克往往有很多交往。但希拉克对中国记者往往有着特殊的回应,因为他是法国总统中真正对中国非常感兴趣的总统。对于他来说,中国、日本是亚洲两个最重要的国家;而中国当然又比日本更为重要。他对中国的特殊感情有很多文章都详细介绍过,我这里就不再赘述。我知道,在总统府的这两间房间之间,我最有希望能够问希拉克一、两个问题。因为这是他离开法国记者、转向外国记者的关键位置、关键时刻。

果然,在招待会上,我选的位置起了作用。希拉克离开法国记者时,第一个遇到的就是我这个中国记者。我预谋已久的问题立即奉上:“作为法国总统,你一向热爱中国,重视中国。与此同时,你也认为未来世界一定是多极化的世界。我的问题是,在你看来,在未来的多极世界中,中国将占据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出乎我的所有预料,希拉克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说:“占据未来世界第一的位置!”

每年新年,总统总要邀请数百名法国和各国记者到爱丽舍宫拜年。随着总统府记者协会主席致辞、总统答辞之后,就是酒会。希拉克是一位喜欢聊天的总统,总要与记者们聊上一、两个小时。有的记者喜欢借机与总统合影留念,有的则渴望与总统聊上几句平时不可能的话题。我属于后者那一群中的一个。希拉克的回答令我吃惊。因为二十一世纪初的中国,经济总体实力还远远落后于法国。然而希拉克滔滔不绝地为他的“中国第一论”阐述了整整十来分钟。总统府拜年原则上来说是属于“私人性质”,因此在这种场合总统所说的话均属Off,记者们约定俗成,不予报道。但今天回想起来颇为可惜,因为这也许是西方国家元首中最早做出中国未来二十年将走向世界第一的大胆预测。历史似乎正在朝着希拉克所预言的方向在发展:我在2011年时曾写过文章叙述这段历史时曾写到过,当时西方很多学者认为,2022年前后,中国将超越美国……而事实上今天特朗普则认为,中国几乎已经超越美国……

2004年,希拉克访问上海。@视觉中国

这个细节证明一件事:希拉克是法国近四十年来最具全球目光和历史感的国家元首,是真正的戴高乐将军的传人。希拉克反对布什发动的伊拉克战争,使得法国在全球、特别是在阿拉伯世界的声望达到顶点。希拉克本人也因此名垂青史。法国在他的领导下,联合施罗德领导的德国、普京领导的俄罗斯,组成著名三国反战联盟……在希拉克时代,尽管法国国力已今非昔比,但在外交领域却始终发挥着一流国家的作用,对此,希拉克功不可没!

而希拉克对中国未来发展前景的预测非常准,是西方国家领袖中惟一一位早早就看到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一”的大国、强国的总统。仅此,我认为,希拉克就是一位政治天赋超过密特朗的法国政治家,尽管这绝对不是法国人的“印象”,尽管法国大多数政治评论家都会反对我的这一判断……

1978年,希拉克访华会见邓小平。

但在希拉克领导下法国国内经济却每况愈下,因此2007年希拉克任满退休时,法国人当时对他可谓“恨之入骨”,急不可待地催他下台。我记得,在他发表不再继任总统的电视讲话时,竟吸引多达2000万法国人坐在了电视机前,为的就是听他亲口说,“我不再争取连任总统”这句话。当时我曾在法国一家刊物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我写道,法国人可能不喜欢希拉克,但要是当时在全球进行民选的话,希拉克说不定是能够拿到最高票数的政治家呢!奥巴马在尚未当选时和入主白宫后,也亲自多次写信向希拉克致意。

不过法国人也是多变莫测。两年不到,2009年法国IFOP民意测验所为《巴黎竞赛画报》所做“最受欢迎的政治家”的调查中,退休的希拉克一跃而高居首位,成为受到74%的法国人青睐的元老级人物!两年之间,其实希拉克还是希拉克,发生一百八十度转变的显然是法国舆论。

说句实话,希拉克退休后远不如其在位时做出的成就大。希拉克搬出爱丽舍宫后,在巴黎塞纳河边上借黎巴嫩被刺总理拉菲克·哈里里家族的一套公寓安顿下来。为什么借这位外国政治家的公寓,令外人难解。据说希拉克“手头颇紧”。退休国家元首均为“宪法委员会”当然成员。这一职务为希拉克带来每个月12000欧元的收入。再加上三项退休金:五年法官生涯、三十年巴黎市长等民选职务、十九年国会议员和十二年共和国总统,希拉克共领取18781欧元的退休金。这两笔收入使希拉克年收入为24万欧元。这就远远比不上他的夫人贝尔纳代特了。去年五月,贝尔纳代特·希拉克应聘成为法国头号奢侈品集团LVMH的理事会顾问,其收入就不是退休总统所能比的了……

2005年9月9日,因血管问题住院的法国总统希拉克,一周后康复出院,在夫人贝尔纳代特陪同下走出医院。@视觉中国

希拉克退休后最引以为自豪的事,就是成立了“希拉克基金会”,宗旨是促进“可持续发展和文化间对话”。两年间,希拉克为基金会多次赴非洲访问,为拯救一些濒临灭绝的文化和语言而努力;还曾向尼日利亚、韩国等一些人物颁发“希拉克基金会”首创的“预防冲突奖”。希拉克还一直在撰写自己的回忆录。第一部《步步为赢》出版后大获成功,数周内翻印三次,销售量达40万册。并已经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出版,其中包括中文版。希拉克退休后曾来华访问。中国是希拉克非常看重的一个国家。希拉克同时也与日本、俄罗斯等国领导人关系密切。他已经应普京多次邀请前往俄罗斯访问。希拉克与日本的关系更是众所周知。所谓的“希拉克的日本存款”还闹得沸沸扬扬,甚至有人还出了书。希拉克喜欢日本相扑全球皆知,为此他还曾遭到萨科奇总统的调侃和讥讽……

如果比较我曾近距离接触过的四位法国总统密特朗、希拉克、萨科奇和奥朗德的话,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希拉克天然具有一种亲和力,他朝你伸出手来时,你会感觉到一种发自肺腑的感情扑面而来,似乎与你是多年相识的老朋友一般。而与密特朗握手,则如同与一尊石像握手,冷冰冰不说,而且感到一种遥不可及的距离。然而法国人却一度明显喜欢密特朗。原因就是密特朗在电视上的给人的印象,与希拉克恰恰相反:希拉克本人真诚,电视形象却显得冷漠,远不如密特朗来得亲切。这就使人感到,在电视时代的民选,多少有点扭曲。事实上萨科奇就几乎是一个靠电视而当选的总统。电视弥补了萨科奇不够亲民的性格弱点。由此可得出结论,希拉克可能是最后一位靠与选民握手、而非电视作秀而当选的总统。

2011年法国前总统希拉克被巴黎轻罪法庭以“挪用公共资产”、“滥用信任”和“非法牟利”的罪名判处两年监禁缓刑。从我对法国的认识来看,这可能是最“冤枉”的总统了。密特朗在售台武器问题上、萨科齐在太多的各种各样的问题,都很有可能犯过比希拉克严重得多的“错误”。然而结果却是希拉克被法国法律抓住当时他在当巴黎市市长时,用市政府的工资来雇佣右派政党的工作人员……这确实也是事实。只是,这一事实与其他总统被揭露出来、却不再有下文的问题要轻得多,而且他私人并没有获益……当时希拉克在被判刑后发表了一份声明,表示因“其缺乏足够的体力……来使真相大白”而不再上诉,但希拉克强烈质疑判决本身,认为这是不公正的。事实上希拉克这三项罪名均与其个人利益无关,而是以“巴黎市政府的资金雇佣其政党人员来为其竞选总统的政党服务”。由于法国当时在总统竞选资金问题上的相关法律规定并不完善,因此说希拉克从某种程度上颇为“冤枉”也是情有可原的。但另一方面,这一迟来的宣判如果是正确的,那么法国法律是否真正独立则是有疑问的。因为要是当年就出现这一判决,法国历史显然就要重写。就如左翼总统密特朗当年向公众隐瞒其身患癌症是否改变了大选结果一样,这已成为历史永远无法回答的问题。

9月26日,法国巴黎,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去世的消息宣布后,警察在他位于图尔农大街的家门前站岗。@视觉中国

希拉克下台后立即遭遇健康问题。十几年来他一直在与病魔作斗争。权力对于某些政治家、特别是西方的政治家而言,是一种生命的激素。一旦没有了权力,他们就失去了生活下去的理由,甚至失去了生活下去的动力……密特朗如此。希拉克亦然。

希拉克很有可能是继戴高乐将军之后、惟一一位真正热爱中国传统文化、尊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国总统。我对希拉克留下的基本上都是相对美好的印象。他的逝世是法国的一大损失,也使中国失去了一位真正的好朋友!

愿逝者安详!

[责任编辑:张博麟 PS038]

推荐460
最热评论

凤凰网友 [其它地区,中国移动其它网友]

中国人的老朋友!一路走好!

推荐280/回复/举报2019-09-27 07:47

张老兵_4fd19b4 [山西省,太原市网友]

法国好总理希拉克一路走好

推荐158/回复/举报2019-09-27 07:47

转载请注明:《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去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