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七重天

[cp]@_顺得_: 一小时阅读量139。 2019年7月13日,早上7:46。

天府七重天。

一、恒星照耀层。

二、人工智能ai监控层。

三、诗歌批处理描述层。

四、天府武侠话动层。

五、物联网运作层。

六、天府南河层(天府北河层)。

七、地府透子扫描层。[/cp]

转载请注明:《天府七重天

4 人吐嘈

  1. talkasme 文章作者回复

    ISO/OSI模型
    国际标准化组织(Internation Standard Organization)的开放系统互连模型(Open System Interconnection Reference Model)是一个七层结构。在这七层模型中,每一层各司其职,下一层都通过两层之间的接口(Interface)为上一层提供服务。在通信中,如果要从本系统向另一个系统传送信息,则应先从本系统的应用层开始,由上往下一层一层地加上控制信息直到物理层,再通过传输媒介传输到另一个系统的物理层。然后在该系统中由下往上,一层一层地去取控制信息,直到应用层,这样就完成了两系统间的通信。
    第一层:物理层(Physical)对通信的物理参数(如通信介质、传送速率等)作出规定。实际上,它就是在通信站之间提供“1”与“0”的能力(连接硬件—网卡)。
    第二层:数据链路层(Data Link)负责将数据切割成数据框,并将数据框传送到传输介质上。它具有链路控制、错误控制以及数据流量控制的能力(连接硬件—网桥)。
    第三层:网络层(Network)负责数据的打包及传输途径的设置。当几个局域网互联时,通过它进行路径的选择。本层还控制站间信息的传送(连接硬件—路由器)。
    第四层:传输层(Transport)提供两个系统间可靠稳定的数据传输,并负责数据流量控制和差错控制,保证端到端的可靠传输。
    第五层:会话层(Session)是用户进入网络的接口。负责把面向网络的会话地址变换成相应的工作站的物理地址,此层常置于操作系统中。
    第六层:表示层(Presentation)提供数据格式的转换及编码。它的功能一般由可由用户调用的一种库程序来提供。
    第七层:应用层(Application)提供OSI通信协议的用户接口以及分布式数据服务,如对用户录入、电子邮件协议、分布式数据的存取等的处理。

    • talkasme 文章作者回复

      15日回复编辑
      不管中国人有多聪明,网络七重天的ISO/OSI模型,足以把任何一个人搅糊涂。
      还不如“天府七重天”,容易让人理解。

  2. talkasme 文章作者回复

    看了新浪微博阅读量的推广广告。交了几块钱。然后没有什么反应。最后看到如下消息:

    [cp]#英烈人物#【饶惠谭:一生革命建功沙场】中国共产党成立98周年之际,湖北省大冶市殷祖镇南山村南山头革命纪念馆,一场特殊的红色文化宣讲活动正在进行。退休老教师代表为在场的教师、少先队员等40多人讲述了饶惠谭将军的英雄事迹,带领大家追忆那段可歌可泣的峥嵘岁月。在聆听了革命先烈的感人事迹后,少先队员们举起右手,在队旗下庄严宣誓……
      饶惠谭,1915年3月出生于湖北大冶殷祖镇南山村。1928年参加红军。1933年由共青团员转为中国共产党员。曾任湘鄂赣军区特务营连长、营政委,参加了湘鄂赣苏区反“围剿”和三年游击战争。
      全国抗日战争爆发后,饶惠谭所在的湘鄂赣红军游击队被编入新四军第一支队第一团。1938年,新四军一团在铜陵、繁昌地区开展敌后武装斗争。一次,为了摸清驻江宁县日军的人员装备情况,时任一团侦察参谋的饶惠谭乔装打扮成当地群众,和两位战友一起潜入日军设在莫石潭的驻点,生擒日军中队长,为部队提供了重要的军事情报。
      1942年2月,饶惠谭任新四军二旅第四团(后为四十八团)副团长兼参谋长,先后参与指挥了多次反“扫荡”战斗,以及长兴战役、周城战斗等,屡建战功。
      1946年,饶惠谭任华东野战军第六纵队十六旅副旅长。1947年,调任渤海纵队十一师(后改为33军99师)副师长,后任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三十三军九十九师师长。参加了淮县战役、周村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和上海战役。在渡江战役中,他首批渡江,冒着敌人炮火冲上南岸,指挥部队攻占荻港。
      上海解放后,99师改编为淞沪警备司令部公安第十六师,饶惠谭任师长。他和同志们一同担负起了以上海市杨浦工业区为主的繁重警备任务,不辞辛劳地为保卫新生的革命政权奉献自己的力量。
      1952年,饶惠谭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十三军参谋长。1953年3月21日,第二十三军指挥所遭到敌机轮番轰炸,饶惠谭壮烈牺牲,时年仅38岁。1955年,饶惠谭的遗骸从朝鲜迁回祖国,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
    英雄已逝,精神永驻。在烈士的家乡,人们不断传颂着他的英雄事迹。殷祖镇南山村村干部陈玲升说,南山村把南山头革命纪念馆饶惠谭故居作为新时代文明教育基地,组织村干部、老教师、老党员开展红色文化宣讲活动。下一步,他们将联合大冶市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积极开展红色文化宣讲活动,传承红色基因,建强农村基层文化阵地。(新华视点)[/cp]

  3. talkasme 文章作者回复

    从三个关键词看成都“未来之城”
    2019年07月26日 10:30
    来源:四川日报
    新浪QZone微信0 评论0 人参与

    从“两山夹一城”的逼仄到“一山连两翼”的开阔——
    锦城观察
      实际管理人口已超2000万人的成都,在两年前开始谋划“东进”——跨过龙泉山向东发展,推动城市格局从“两山夹一城”的逼仄到“一山连两翼”的开阔。
      白纸作画的东部新城未来什么样?
      7月19日,成都市委十三届五次全会审议通过了《成都市东部新城空间发展战略规划(2017-2035年)》《中共成都市委、成都市人民政府关于坚持新思想指引新理念导航高质量建设面向世界 面向未来的现代化东部新城的意见》。
      细读《规划》,有几个关键词令人印象深刻,“五级城市单元”“留白增绿”“公服优先”,透露出“未来之城”的营城思路、发展方式、建管模式。
    □王浚录本报记者罗向明

    建设中的丹景山观景台。朱建国摄

    五级城市单元
      规划提出,要规划“城市—片区—新镇—小区—组团”五级城市单元,覆盖不同人口规模,承担不同能级城市功能,形成“4城8片区31新镇”、约360个小区1080个组团
      与目前国内大多传统城市层级划分不同,在这一全新的城市单元设计中,没有街道和社区。
      “这采纳了参与东部新城规划编制的刘太格团队的建议,借鉴了新加坡城市‘族群’的理念。”成都市东部新城办相关负责人介绍,“城市”这个层级指的是东部新城;8个“片区”每一“片区”的规模约在100万人左右;而“新镇”这一层级,则是一个基本实现产城融合、职住平衡的单元,规模大约在20万人到30万人;“小区”不同于商业开发的住宅“小区”的概念,它是城市单元,规模大约在7000人到1.5万人,而“组团”更小,规模数千人,可以理解为一个10分钟或5分钟的公共服务圈。
      为了串联各城市中心及机场、铁路等枢纽,东部新城规划7条城市轨道,共320公里。为了突出内外交通分离,“新镇”要以“4×4”公里“快速路盒子”为边界,并且快速路全线控制开口数量,节点采用立体交通,承担对外交通和过境交通的功能。
      “每个方格大概是10—15平方公里,方格的外围就是快速路,方格内部划分为能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的不同单元,确保每个单元步行范围内就能提供配套完善的各类服务设施。”成都市东部新城办规划建设处魏鸿博士介绍,快速路是“盒子”边界,起的是快速到达的交通作用,而轨道则是直接贯通进入“新镇”,进入由快速路包裹的“盒子”的内部,连接中心。“这也正是破解大城市病的路径探索。”
    留白增绿
      规划提出,锚固绿色空间底线,严格保护生态敏感区、自然保护区以及维护城市安全的其他空间限制要素,充分考虑城市通风廊道和生态绿楔
      “生态优先是新城建设的前提与底线,关于水系和绿地的蓝绿空间规划是东部新城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东部新城办规划建设处负责人刘鹏介绍,新城将构建“一山一水四廊多湖”多生态格局,“2+3”通风廊道,明确生态用地的“不容挤占”,这就意味着建设用地必须有所退让。
      在这样的背景下,规划中还提出新理念:“战略留白”——在东部新城规划建设初期强化土地预留。
      一方面将强化功能性预留,重点支撑东部新城未来公共服务和产业发展新需要,共规划2处城市级预留用地,每处面积2.5平方公里;8处片区级预留用地,每处面积1平方公里。另一方面强化价值性预留,对各级城市中心、生态转化价值高等区域内的土地近期予以预留和控制,探索先租赁后出让等土地利用新模式。
      “留白就是东部新城迎接未来的韧性。”刘鹏介绍,从以往的经验来看,一方面城市建设“为之过当”,低水平重复建设时有发生,城市空间摊大饼式发展引发“城市病”;另一方面是规划对用地的控制过于明确,便会导致城市缺少余地来应对风险。
    公服优先
      规划充分研究东部新城重大公共服务设施、重要标志性建筑和重大市政基础设施需求,锁定49.3平方公里用地作为重大设施建设空间,占东部新城用地比例6.6%,达到现代化世界城市的水平
      根据规划,未来东部新城作为成渝城市群的核心城市,2035年,规划总人口385万,城市常住人口265万;2070年,规划总人口800万,城市常住人口740万。
      传统的城市一向是自然生长,当空间不够时再去改造。“公共配套、基础设施等公共资源跟不上城市的需求,就会产生一系列问题,导致大城市病。”魏鸿介绍,根据未来新城极限状态,此次战略规划中还提出了一个颇为前卫的策略:立足公共优先锁定重大设施。
      该策略意在让城市有条件在建城之初,就将资源预留、锁定。
      以重大公共服务设施为例。依照东部新城空间发展战略规划,重大公共服务设施包括文化展示、体育赛事、国际交往、教育研究、医疗卫生、政务服务以及商业消费类设施7大类20小类,共102处,将形成“一轴四核26节点”的布局,总占地面积39.7平方公里。
      其中,医院、学校等与民生息息相关的配套,是东进建设的先导工程。石室中学、七中等已经跟东部新城签订了合作协议。吉利大学、中国民航飞行学院、成都体育学院等高等教育资源也在向新城聚集。
      省社科院研究员盛毅认为,在建城之初就以人为核心,考虑产业和城市的协调发展,无疑将使这一“未来之城”更加吸聚人才,为新城成为成渝相向发展的新兴极核奠定基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