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不会军事政变?美媒:特朗普正激化军政关系

美国不会军事政变?美媒:特朗普正激化军政关系

2018年09月01日 12:02:51
来源:参考消息

文章来源:参考消息

美国世界政治评论网站8月24日发表题为《美国政治乱局正危及传统的军政关系》的文章称,美国当前军政关系带来了潜在的危机,并暴露出基于不成文准则和传统做法的制度脆弱性。传统规范一旦被打破,就可能无法重新构建。

美国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文章称,1992年,美国陆军军事学院的《参数》期刊发表了一篇题为《2012年美国军事政变的起源》的煽动性文章,虚构了未来美军接管政府的场景,以此批评美国的军政关系状况。文章假定的前提是,政治领导人不尊重军人的专业精神,这必然挑起军方对政治体系的干预。这篇文章之所以引发轩然大波,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其作者查尔斯·邓拉普是美国空军的一名律师,但更主要的是因为军方干预美国政治体系的想法是如此令人难以置信。其他国家会发生政变,但美国不会。

文章称,诚然,美国的军政关系通常很好。军方无疑接受宪法规定的文官对军队的控制。文官也尊重军队的非政治职业精神,尽力避免武装部队的政治化。

问题在于,这种安排主要基于规范和传统。但如今,特朗普是美国总统史上最大的规范和传统破坏者。虽然这尚未立即使军政关系爆发危机,但带来了潜在的危机,同时提出了令人不安的棘手问题,并凸显出该体系固有的脆弱性。

特朗普破军政分开传统

文章称,两种趋势的结合使美国走到了这一步。一个是美国军队的明星化,这一趋势始于第一次海湾战争,并在9·11事件后得到强化。由于公众对军方的敬佩,政治领导人喜欢与美军和军方高官打交道,并利用军方的威望。第二个趋势是特朗普对传统政治准则的蔑视。“破除旧习”定义了他的总统生涯。但他似乎并没有认识到哪些准则和传统需要被摧毁,哪些应该被保留。通过纯粹从个人忠诚和恩惠的角度来治理国家,公务员和包括军方在内的国家安全专业人士的非政治性对他并无用处。

文章称,这就为军政关系危机创造了可能性。以特朗普与军队打交道的方式为例,所有总统都会访问军事设施,并喜欢让人们看到自己与海军、陆军、空军和海军陆战队在一起。但到目前为止,所有总统都小心翼翼地避免将这些访问政治化,因为他们尊重武装部队非政治性的职业精神。与此相反,特朗普则利用这个机会大肆宣扬他的政策和选举胜利,攻击他的政敌,鼓励支持他偏爱的政治候选人。

文章称,近期,特朗普对传统准则的蔑视导致军政关系进一步激化。在通常情况下,军方和情报界的退休高级领导人会保留自己的安全权限,以便受邀向当前的决策者和议员提供建议。由于一些退休国家安全官员的批评令他无法接受,特朗普感到愤怒,于是取消了中央情报局前局长约翰·布伦南的安全权限,并威胁要对其他前国家安全官员这样做。这促使美国退役海军上将威廉·麦克雷文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了一封惊人的公开信。他在信中说:“如果你也取消我的安全权限,我将视为一种荣誉,这样我就可以把我的名字写在公开反对你当总统的人员名单上。”

文章称,麦克雷文的行动得到了一些评论人士的支持,他们认为特朗普总统与传统准则和惯例大相径庭,因此像麦克雷文这样前所未有的行动是恰当的,甚至是必要的。但是,这也招致了一些现役军官的谴责,他们认为这违反了不可侵犯的军事专业原则。

文章认为,这可能是美国军政关系陷入更深危机的开端。

总统破坏准则难受制约

文章称,邓拉普想象中的2012年军事政变当然从未发生,而且很可能永远不会发生。然而,当前军政关系的混乱暴露出基于不成文准则和传统做法的制度脆弱性。最终,可以期待的最好结果是,国会和公众不断提醒身为总统的任何人,让现役和退役的军事人员保持与政治无关的体制至关重要,必须得到保护。正如国际战略研究所的科里·舍克所说:“对违反准则行为的最佳制约是总统的内阁和他自己在国会中的政党。”

文章称,在美国的政治体系中,传统准则与宪法原则同样重要。正如真正的保守派所知道的,当总统忽视他们时,危险便会出现。传统规范一旦被打破,就可能无法重新构建。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李伟男 PN140]

转载请注明:《美国不会军事政变?美媒:特朗普正激化军政关系

1 人吐嘈

  1. talkasme 回复

    白宫
    发言人办公室
    即刻发布
    2018年9月17日

    总统声明

    今天,经过七周的公示、听证和意见征询的充分机会之后,我指示美国贸易代表(USTR)接下来针对大约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额外关税。关税将于2018年9月24日生效,直到今年年底设定在10%的水平。1月1日,关税将增至25%。而且,如果中国针对我们的农民或其他行业采取报复性行为,我们将立即展开阶段三,对额外大约2670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征收关税。

    我们今天采取这项行动是USTR主导下为期超过12个月的301条款程序的结果。在详尽彻底的研究之后,USTR得出的结论是中国采取无数与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相关的不公平政策和做法—例如强迫美国公司向中国公司转让技术。这些行为显然对美国经济的长期健康和繁荣构成严峻威胁。

    几个月来,我们已经敦促中国改变这些不公平的做法,给予美国公司公平、互惠的待遇。关于需要做出何种改变,我们已经非常明确,并且我们已经给了中国一切机会来更公平地对待我们。然而迄今为止,中国一直不愿改变其做法。为反制中国的不公平做法,6月15日,我宣布美国将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25%的关税。然而,中国仍拒绝改变其做法—并且事实上于近期实施了新的关税以损害美国经济。

    作为总统,我有责任保护男女劳动者、农民、农场主、企业,以及我们国家自身的利益。当这些利益受攻击时,我的政府不会坐视不管。

    中国已经有过很多机会来充分着手处理我们的关切。我再一次敦促中国的领导人们迅速采取行动,结束其国家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希望这个贸易状况最终将得以由我自己和中国的习主席解决。我对习主席抱有很大的敬意和好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